第47章 人心易变(1 / 1)

第47章人心易变

“你惹的事情,当然要你承担!难道,你还想要我们帮你担着不成?”

张红霞显然没有察觉到路繁花那一句“嘴下留情”的真正含义。

也或许,在她看来,陈默双.腿残废了,就是个废人。

她只是呈述了事实,根本不认为那是对陈默的伤害。

路繁花在心中一阵冷嗤,嘲讽道: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阿默也从来不曾这样想过,是婆婆你自己想太多了。”

简而言之,这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张红霞翻了个白眼,“哼,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一直被忽略的梅香突然开了口:

“你们爱怎么想,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家阿牛现在被你们害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听到她这口口声声索要交代的话,张红霞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她决绝地看着陈默,道:

“你也听到了,不是婶子狠心,如果你坚持要维护这个女人,我们这个家迟早都要被她拖下水!”

陈默皱了皱眉:“婶子这是什么意思?”

“简单,如果你一定要护着她,那么……”张红霞语一顿,眼里射出一抹阴狠,这才继续,“分家!你们分出去,从此以后,你爱管谁管谁,与我们无关!”

陈默瞳孔猛地一缩,怔然地看向陈富贵……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路繁花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置信,受伤,以及……浅浅的一丝期待……

她知道,他在等待陈富贵的回答……

但陈富贵却没有说话,甚至直接回避了他的眼神。

答案,不言而喻……

陈默紧抿着唇,虽然表情,但搭在轮椅上的一双手却握得死紧。

可见陈富贵的这番态度在他心里造成了怎样的打击。

他一向知道阿爹不喜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才能让一个当爹的对自己的儿子如此绝情。

他表面上虽然装得不在乎,但却一直在想办法做一个好儿子……

他从不吵不闹,家里说没钱供他读书,他便不读,安安分分在家帮忙干活儿。

陈长生出生后,他想着家里经济压力大,小小年纪主动提出外出做短工赚钱。

他以为,自己这样做,即便不得阿爹的喜爱,也总会记住他是他的儿子……

“呵……”

陈默低垂着头,忍不住嘲讽地笑出了声。

终究……是他妄想了……

“阿默……”

路繁花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生出一丝不忍。

是不是……她做错了?

她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

虽然她和陈默认识的不深,但是她却知道,他其实很在乎这个家,很在乎陈富贵这个阿爹……

可她现在却要逼他从这个家里分离出去……逼他同陈富贵决裂……

罢了,如果他舍不得,她又何必逼着他?

累赘就累赘吧……

有她在,她也不会任由张红霞这些人得寸进尺!

“我可以……”自己解决这件事情……

路繁花正预备终止原本的计划,却不想自己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陈默打断:

“就这样吧,既然爹也同意,那就分家吧。”

村里听说梅香在陈家闹事的村民,也恰恰在这个时候都赶了过来,齐齐围在陈家院子门口。

正好听到了这一番对话,顿时一片哗然。

怎么回事,陈大叔竟然真的要把默子赶出去?

默子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有人忍不住议论起来:

“这……陈大叔到底是这么想的啊?不管怎么样,默子也是他亲生的啊。”

“可不是?繁花就是做的再不对,人默子又有什么错?竟然要做的这么绝情?”

“陈大叔真是魔怔了,将来啊指不定怎么后悔!”

“……”

有人突然插了一嘴:

“你们知道什么啊?依我看呐,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

前头议论的人一下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那人,问道:

“你什么意思?这里头难不成还有什么坏水?”

“哼……”

那人不言,只神秘一笑,仿佛自己得知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等见大家伙儿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了过来,这才老神在在地道:

“你们刚刚没听到那陈婶子说的话吗?

“她是怎么说默子的?说他是个废人,自己都照顾不过来。

“默子先前受伤的事情,大家伙儿都是知道的,我看呐……指不定人家早就对他们不满了,就想琢磨个机会把人家小俩口赶出门呢,这回的事情不过是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借口……”

“不、不会吧?”众人下意识只觉得不可能。

虽说他们先头就已经知道了,张红霞根本不像她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爽朗大方,对繁花这个二儿媳妇更是苛刻至极。

但……默子可是陈大叔的亲儿子!

当阿爹的还能真嫌弃自己的儿子?

众人不由纷纷忍不住探究地看向陈富贵,却见他那张看似老实木讷的脸上此刻满是冰冷。

众人暗暗吃了一惊,平常看着老实巴交的陈大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这一瞬,大伙儿都迟疑了,难不成……他们看走眼了?这陈富贵还真是一个狠心肠的?

这样一想,众人看陈富贵和张红霞的眼神纷纷变了,有怀疑,有感慨,更有嘲讽。

他们中有一些老辈,仿佛还记得当年富贵将默子他娘带回来时的样子……

那分明是极喜欢的……

可谁能知道,默子的娘去了,他会这样对待默子娘唯一留下的这个儿子?

真是……人走茶凉,人心易变啊!

陈富贵木讷地看着众人,面色愈发阴沉。

张红霞望了望他,见他不说话,气得暗暗一阵咬牙,忍不住道: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怎么可能嫌弃默子?你们……你们说这些话真真是诛心呐!

“虽然默子不是从我的肚皮里面爬出来的,可他娘去得早,是我将他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就是养个畜生,那也是有感情的!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你们以为我和他爹心里好受吗?我们这是在割肉啊!

“可谁让咱家默子他命苦,摊上这么一个女人……”

张红霞说着,嘤嘤地抹了抹眼泪,当真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若是不了解她的人,只怕真要被她这副“情真意切”给骗过去了……

果不其然,有些人忍不住动摇起来……

最新小说: 八零小确幸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恣睢之臣 天庭临时工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小狼狗饲养计划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若春和景明 锦屏春暖 听说我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