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发现古墓!(1 / 1)

第46章发现古墓!

她记得……原主有一本医书,是小时候太姥爷送给她的……里面记录了不少草药和配方。

也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关于鹿回草的记录……

看样子……她要抽时间回趟原主娘家,找找那本书才行……

路繁花暗暗想着,等陈默回来时,她已经重新调整好情绪,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吃过早饭,她照例背着背篓上了山。

因为有了空间,路繁花也不怕再找着了好东西没有地方保存,她也就没有收着了,一门心思地寻起宝来。

等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进了深山。

她抬头看了看日头,发现已经是正午当头了,赶紧折返身往回走,却在经过一个土坑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她仔细查看了下周围,这不正是她当日和爱国一起掉进去的那个土坑吗?

当时她一心只想着赶紧带爱国下山,倒是没怎么留心四周的环境,现在这么一看,她才发现了异常。

这土坑的形状十分不自然,一面的壁面十分整齐,根本不像是自然坍塌的土壁,背后倒更像是有什么物体。

路繁花立刻释放出灵识查探四周的环境,不由一惊,这哪里是一个土坑啊?分明是一座坟墓!

看这体积,还是一座巨型墓!

这显然不是这里的村民们的墓地,更有可能一座古墓!或许,墓地的主人身份还不一般!

通过灵识,路繁花还在古墓里感应到了一些生命体的存在。

那显然不是人类。

她一下想到了阿牛腿上的伤口。

他当时就是在寻找她和爱国的过程中,因为被东西咬到才感染了寄生虫……

她知道,有很多古墓,为了防止其他人破坏墓地或者盗墓,会在墓地里设置一些机会,或者投毒。

蛊毒,也是“毒”的一种。

或许……当初阿牛感染的寄生虫,其实就是“蛊毒”?

看来……这座墓地不能被人发现……

一旦被人发现了这座墓地的存在,指不定就会有贪婪的人想要去盗取墓地里的宝藏。

可这座墓地的危险程度,根本无法预料。

万一有人闯入不小心放出了里面的蛊毒或者毒素,导致感染,甚至大范围扩散……

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可能不仅仅只是凤凰村,甚至连周边城镇和其他村庄也都会波及,最后极可能造成非常恶劣的后果!

她虽然不是什么仁善的人,但也不能眼睁睁看到这样的人间惨剧发生!

暗想着,路繁花利用自己的空间储存能力,先将大量的土吸纳进自己的空间,然后再将它们转移进土坑,将土坑填了起来。

又在上面遮盖了一些草,将翻新过的痕迹掩盖起来。

做完这一切,她才安心离开。

当她回到家中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家中的气氛很不对劲,阴沉沉地,有些压抑。

她背着背篓走了进去,还没摸清屋里什么情况就看到一道身影直直地朝自己冲了过来:

“路繁花!你这个骗子!你居然还敢回来!”

路繁花脚下一转,侧身避开了扑过来的人。

来人一下扑空,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转身又朝路繁花扑过来,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陈默一把挡住。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梅香。

见陈默拦着自己,她愤怒道:

“默子,你让开!这件事情和你无关,我一定要找路繁花算账!”

陈默没有说话,只是坚定地挡在两人中间,将路繁花护在自己身后。

看着他因为坐着轮椅而显得并不高大的身躯,路繁花一阵失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这个男人第二次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护在他的身后……

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

一道厉喝却猛地打断了路繁花的思绪:

“你这个孽障!事到如今了,你竟然还不知悔改!一心护着这个祸害!”

说话的是陈富贵。

路繁花这才留意到,原本应该是生产队干活儿的陈父、陈大为等人都在家里。

一群人见到她推门进来,齐齐地朝她的方向看来。

看来……是要准备“大堂会审”了……

路繁花心中冷嗤了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

“爹,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陈富贵没有开口,倒是一向寡言少语的陈默抢着先开了口:

“这件事情是谁都没有办法预料的,不能怪路繁花。”

他话音刚落,张红霞立刻冷哼了一声:

“呵,你这话说的也是有意思,不怪她怪谁?

“没听说过那句话吗,‘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她非要上赶着给人家阿牛治伤,现在给人治住毛病来了,阿牛的腿残了!要截肢了!不怪她怪谁?

“你难道想要为了这样一个祸害连累我们全家吗?”

原来,在今天路繁花背着背篓上山后,村里就传出了“阿牛被路繁花治坏了腿,这辈子只能瘸着一条腿过日子”的消息。

没多久,梅香就找上了门。

张红霞一听,路繁花果真把人家的腿给治坏了,一旦陈家认下这件事情,少不得要照顾阿牛一辈子!

她当即心中一冷,开什么玩笑!?

他们一家怎么能被路繁花这个小贱人连累?

她立刻去生产队,将陈富贵等人都叫了回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路繁花刚好从山上回来了,这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陈默沉声:“路繁花是我的妻子,自然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张红霞立刻反驳:“那是你的事情!我不承认!我绝对不容许这么一个不守妇道、整天只知道招惹是非的贱人,连累我们全家!!”

“我不会连累你们,我会一力承担。”

“呵,说的好听!你承担?你怎么承担?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废人,你连自己都养不活,你拿什么……”

听着张红霞对陈默毫不留情的羞辱,路繁花只觉得心口一阵火燎:

“够了!”

她厉声打断张红霞,嗤笑了一声,道:

“这是我招惹出来的事情,我自会承担,绝不连累老陈家,还请婆婆嘴下留情!”

陈默微微一愣,诧异地看向路繁花……

她刚刚……是在为他感到生气?

随即,他自嘲一声,其实……又有什么所谓?

从他坐上轮椅的那一天开始,像这样类似的话他不知道听了多少,那种异样的目光又不知道看了多少,他……早已经习惯了……

最新小说: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外室 我的1995小农庄 开局幕后签到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顽烈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