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28章 恶心大伯的窥觊

第28章 恶心大伯的窥觊(1 / 1)

第28章恶心大伯的窥觊

这一刻,她终于完全确定了,眼前的男人真的不是“那个人”!

因为“那个人”,绝对做不出“洗手作羹汤”的事情。

其实,仔细看看,陈默虽然和“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陈默虽然冷冽,却刚毅,且一身正气。

“那个人”看似冷冽,骨子里却带着丝丝缕缕的血腥气,隐隐透着疯狂。

明明是早就已经确定的事实,但这一瞬路繁花心底还是忍不住涌现出一股失望……

爆炸发生的时候,“那个人”就在自己身旁,她死了重生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那……“他”呢?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这么多天以来,路繁花一直不愿意去深想这个问题……

“怎么了?”

陈默一转头,就看见路繁花一脸失神地看着自己。

那眼中的复杂,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似失落,似哀伤,又似怀念……

路繁花回神,她垂下眼帘藏起眸中的情绪:

“没事……剩下的我来就行了,这里油烟大,你先出去吧。”

陈默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厨房。

路繁花很快整理好情绪,动作麻利地做好了三道菜。

剩下还有一些肉沫没有用完,她拌入姜末,又调了些玉米粉倒进去,做成了肉丸子。

现在这个时代也没有冰箱,大夏天鲜肉无法保存,做成肉丸子用油滚一下,就可以存放好几天了。

新鲜的肉丸滚进油锅里,发出呲啦——一声,香气顿时溢满了小小的厨房。

别说,这个时代的猪肉就是香!

纯正的土家猪猪肉!

那是吃激素催长的猪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炸过肉丸子的那些油,她用小碗盛起来放到了一旁,打算下次炒菜用。

这个时代,什么东西都稀罕,油自然也不能浪费了。

全部做好,路繁花正准备喊开饭,就听到身后传来“呲啦——”一声,吸溜口水的声音……

她一愣,转身看见爱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厨房。

刚刚那一声……显然就是他发出来的。

“阿、阿爹叫我过来的……”

爱国涨红着脸,又羞又窘,有些不知所措。

他……他不是故意的……

只是……实在太香了,他没忍住吞了下口水……

没想到会发出声音……

路繁花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地指了指灶台上的菜,道:

“你来的正好,我刚做好,帮我把菜端出去吧。”

她话音刚落,爱国紧绷着的小身板明显一松,忙端着菜出了厨房。

两人一前一后,将所有的菜都端上了桌。

陈默眼底不由闪过一抹诧异。

虽然他还没有吃,但单从这几道菜的色和香来看,就知道味道肯定极好。

他一直以为路繁花根本不会做饭,却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好手艺。

看着面前的菜,他的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见阿爹没有动筷子,爱国也乖巧地坐在一旁,没有擅自动。

路繁花坐下来刚拿起筷子想要开动,却一眼看到了一动不动的父子俩,不由一愣:

“怎么了,看着做什么?吃啊。”

难道看能看饱?

陈默这才拿起筷子,他尝了一口酸辣土豆丝,动作倏地一顿。

味道出奇的好!

不算太辣,但却有一股很特别焦香,配上略略的酸味,顿时让人胃口大开。

爱国更是直接整个人都吃得趴到了桌子上。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

就连经常吃的土豆也特别好吃!

两菜一汤,被吃得干干净净,连汤水都不剩。

路繁花在一旁看得有点瞠目结舌,昨天……也没见他们这么能吃啊?

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眼神,陈默这才反应过来。

他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味道不错。”

路繁花眼睛一亮,所以……是因为她做的好吃,所以他们才吃了这么多?

终于能够为他们做一点什么了,路繁花也很高兴。

她笑了起来:“你们喜欢就好。”

“你手上还有伤,让爱国去洗碗。”

“好。”

路繁花也没有勉强。

她将碗筷交给了爱国,自己休息了一下,趁着下午太阳好,将挖来的草药处理好晾晒起来。

又找了个没用破瓦罐,将龙葵种了起来。

晚上,她摘了一握龙葵叶,和连须葱白一同捣碎后,给爱国的伤口敷了药。

陈默看着她轻柔的动作,眸光闪了闪。

原来……她带回来龙葵,是为了给爱国疗伤……

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微微地动了一下……

路繁花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异常,敷好了药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临睡前,她又练了一套五禽戏,打了一会儿坐,这才躺下休息……

第二天早起,陈默依旧不在屋里,她又带着爱国一起打了遍军体拳。

结束时,她已经气喘吁吁。

就在她闭着眼睛做调整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道异样的目光。

她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陈默异父异母的哥哥陈大为站在不远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落在自己身上。

放肆,又贪婪,如同一只躲在阴沟里的老鼠。

看到她看过来,陈大为舔了舔唇,呵呵笑道:

“弟妹,你刚刚这是在打拳?动作真好看。”

那双眼睛更是恨不得直接粘在路繁花身上。

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誘人……

白嫩的肌肤因为运动的关系变得绯红,就像一颗水灵灵饱满的桃,散发着誘人的甜香,让人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口耑息间,身前的浑圆一起一伏,隔着夏日单薄的布料,几乎可以想见里面的风采……

陈大为忍不住咽了咽口口水,一阵口干舌燥。

路繁花只觉得一阵恶心。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这个陈大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为大伯,却一直窥觊原主这个弟妹的美色。

她面色冷了愣,转身拉着爱国进了侧屋。

一直到陈默从外面回来,她才出来一起吃早饭。

吃过饭,她照旧背着自己的小背篓和工具上了山,却没留意到,从她进山的那一刻,有一道黑影也跟着她一起进了山。

就在她发现一株马兰,正蹲下去想要采摘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向她的后背!

最新小说: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顽烈 我的1995小农庄 冒牌天师 兼职漫画家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