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动了恶念(1 / 1)

第27章动了恶念

路繁花感觉到她的目光,身子一抖,装出害怕的样子:

“婆婆,你为什么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

“是不是还在怪我刚刚踹了你一脚?

“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突然冲过来要打我,我还以为是山上的野猪冲下来了……”

这话……当然是假的。

以她的动态视觉能力,早在转身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张红霞。

她那一脚就是故意的!

“你……”张红霞气得脸都青了,“你说我是野猪?”

“婆婆怎么会是野猪呢?我是说,我没有看清楚,以为是野猪……婆婆如果实在生气,要不……你也踹我一脚吧?”

路繁花说着,闭上了眼睛。

她手里还抱着刚刚王禄送给她的篮子,纤细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明显在害怕,却还要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

原主原本艳丽无双的容貌,因为受伤的缘故寡淡了不少,加上体内换了一个灵魂,眉眼间的俗艳之气也渐渐被清冷替代。

她这样站着,整个人如风中青荷,纤细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挡在羽翼下细心呵护。

陈默的手指尖不觉抽了一下,他又想到了那个意外的吻……

王禄是个糙汉子,更是被激得豪情万丈。

尤其路繁花还是他们家的大恩人,有人要打大恩人!这怎么能行!?

他大喝一声,愤怒道:

“陈婶子,你这就太过分了!

“人家繁花又不是故意的,她只是看错了一时失手……不对,失脚……你怎么能真的打回来?

“繁花这么瘦,哪里经得住你一脚下去?这不是害人吗?”

一旁的狗娃奶奶也赶紧帮腔:

“就是啊,繁花年纪还小,你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做长辈的,要多学会宽容。”

张红霞听着两人的话,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颤!

可偏偏又不能发作。

她咬着牙,赔笑:

“你们误会了,我怎么会打繁花呢?她又不是故意的,我当然不会跟她计较!”

“这样就对了,家和万事兴,一家人就要和和睦睦的。”

狗娃奶奶欣慰地笑了笑,再次向路繁花道谢后,带着王禄一同离开了。

等他们一走,张红霞脸上的笑就落了下来,阴沉沉地瞪着路繁花,一脸狠毒。

路繁花直接无视了她,对陈默和爱国道:

“你们吃中午饭了吗?”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路繁花有点意外,她早上出门前明明交代过,不用等她吃饭。

刚刚她踹向张红霞的时候,她手里的篮子掉到了地上,里面的饭盒和筷子也摔了出来。

很显然,她刚给陈父等人送饭回来。

这说明早就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他们父子俩怎么没吃?

特意等着她?

路繁花的心中划过一抹暖意,她举了举手中的篮子:

“正好,狗娃奶奶送了这些过来,等下我多做几个菜。”

说完,她像是这才想起张红霞,啊了一声道:

“婆婆应该已经吃过了吧,我就不准备你们的饭菜了。”

然后,也不等张红霞有机会开口,便直接端着狗娃奶奶送来的东西进了屋。

张红霞铁青着脸,眼中一片狠戾!

路繁花这个小贱人,今天受到耻辱,她迟早有一天会找回来!

陈默看着面目狰狞的张红霞,微微皱起了眉。

他对杀气一向感觉敏锐,他这个后娘对路繁花分明动了恶念。

看来,她们两人的关系当真不像他之前以为的那样沆瀣一气。

相反,张红霞还处处看路繁花不顺眼。

眸光沉了沉,他推着轮椅进了屋。

屋里,路繁花正在整理篮子里的东西。

刚刚她也没细看,等她把里面的东西腾出来,她才发现篮子底下竟然放了一块肉。

这真真是个稀罕物。

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就是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得到肉。

你还得有肉票!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上一次吃到肉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这样一想,路繁花突然就有些馋了。

唔,正好,她还挖了些野菜,可以弄个野菜肉沫汤。

然后再炒个酸辣土豆丝,鸡蛋……就做个芥菜炒鸡蛋吧。

打定主意,路繁花端着食材就要去厨房。

一转身,却看见爱国站在一旁,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肉,他自己手里还捏着两个梨——想来是张红霞突然回来,他还没来得及去洗。

她将食材放进厨房后,打了盆清水进来:

“洗吧。洗了就在房间里吃完了再出来。”

说完,她转身又去了厨房。

爱国还拿着手里的梨,没有动。

陈默见他这样,默默从他手里拿了一个梨,洗干净之后再重新塞回他手里:

“吃吧。”

自己则推着轮椅去了厨房。

路繁花的手上还受着伤,怎么做饭?

而且,他也不认为路繁花会做饭。

可别把厨房给烧了。

爱国看了看手里的梨,终于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然后瞬间就被野梨甘甜的滋味勾住了。

好甜!

好好吃!

他放下手中另外一个没有洗的梨,双手捧着自己的梨,一口接一口地吃了起来。

很快,小小的野果子就被他消灭殆尽。

他舔了舔唇,有些意犹未尽,却并没有去动另外的梨。

那是留给爹吃的……他不能动。

另一边,路繁花才刚准备动手备菜,就听到了车轱辘的声音。

她一愣:“你怎么来了?”

陈默并没有回答,只扫了一眼面前的菜,问道:“打算做什么?”

“额……土豆丝,芥菜炒鸡蛋,然后是野菜肉沫汤。”

“嗯。”

陈默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也不再说什么,将篮子抱到自己腿上择起菜来。

显然是要帮她。

路繁花犹豫了一下:“要不……还是我来吧?”

陈默的声音淡淡的:“你手上还有伤,不能沾水。”

路繁花这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伤的事实,真是……麻烦!

做什么都不方便。

路繁花皱了皱眉,没有再拒绝。

陈默择好了菜,又拿去洗,然后切好了一碗一碗地分开盛放起来。

甚至连所需要的配料都一一洗好了,切好了,拿小碗装着。

也就是说,路繁花只需要负责最后一道步骤,炒菜即可。

路繁花看着陈默熟悉的脸,和有条不紊的动作,不由有些失神……

最新小说: 我自地狱来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重生之心动 望眼欲穿 都市医仙 岂言不相思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