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又见白衣人(1 / 1)

冕儿仰面答:“伤害无辜的就是坏人!”

蓑衣老人继续问:“如果是战争呢?好人就不会伤害无辜吗?你要怎么确定,你认定的一定是好人呢?”

“这……”

冕儿挠挠头,回答不上来了。

蓑衣老人道:“战争,从来没有好坏之分,人,也一样!有的只是立场问题!

“假使你的家园被侵犯,你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那如果…你是入侵者的一方呢?你会觉得自己是坏人吗?

“这种事太复杂了,在武道为尊的世界,如果‘法’不能庇护黎民。那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战争交给天命,把善恶交给权力!

“在芸芸苍生,在弱者面前,我们就是权力!

“真正需要帮助的,不是帝王将相那种强者,而是普通大众这种弱者。”

听了这话,冕儿若有所思地点头:“唔,我明白了。”

蓑衣老人也点了点头。

他加快步伐,道:“太阳落山之前,我们赶去下一个村庄,找个歇脚处吧。”

“好的!”

冕儿应了一声,忽然她眉头一皱,紧紧捂住心脏,表情变幻不定。

蓑衣老人察觉不对,忙问道:“怎么了?”

冕儿用心感应一下,说:“师尊,我的分身苏醒了,此刻它在一个人类手中!这个人类试图掌握它拥有的力量!”

蓑衣老人皱眉:“这是什么样的人类?”

“他给我很强的感觉!不是表面的强,而是内在的强大,他就是师尊所说的不需要帮助的强者!师尊,我要怎么办?”

“极道剑,即便是一缕分身,也不是任何人所能掌握的,他盲目接触,最终的后果只会灰飞烟灭!”

蓑衣老人面容严肃。

冕儿道:“很多人都想将我据为己有,但他们也都葬身在自己的贪欲中,这就是师尊您说的能力配不上野心!”

“强者自有天命,走吧,不用管他。”

蓑衣老人淡淡说道,随即迈动脚步,要带冕儿向前去。

在这时。

对面莽莽黄草中,一道人影若隐若现。

一袭白衣,飘然出尘,冷风拂动他的发丝,浓眉之下,是一双寒光闪闪的眼睛。

锐利如刀!

闪耀如星!

他出现在前方,如同煌煌大日,给人无穷的压迫感。

那种威压,让冕儿都心生忌惮!

她的心砰砰直跳,脸上露出严肃之色!

这个人…

很强!非常强!强得可怕!

白衣人走过来,每一步,都席卷起浩荡风沙。

噔噔!

冕儿忍不住后退两步。

蓑衣老人用身体挡住她,眼中充满警惕:“你是谁?!”

白衣人停下脚步,他单手负后,看着冕儿,微微笑了:“你就是极道剑?”

蓑衣老人语气戒备:“你的来意?!”

白衣人轻松道:“之前你们所说的人类,是我的徒弟,他想要剑中的力量。”

“他想要,我就给吗?”

“来,和我打一架,你们输了,把力量给他!”

白衣人毫不啰嗦,直接约战!

“如果你输了呢?”

蓑衣老人问。

“输了就输了,不然,你们还想怎样?”

白衣人露出奇怪的表情,仿佛前者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蓑衣老人:“……”

白衣人睨着眼,伸手指着两人:“一块上吧,免得说我欺负老人孩子…”

他忽然停顿,看了看对面,沉默一瞬,耸耸肩,“上吧!”

蓑衣老人面色凝重,冕儿走到前面,小手一握,顿时风云骤起,规则紊乱!

天地元素凝成一柄巨剑,剑中蕴藏着毁天灭地的能量!

剑出!

万千道则随之崩裂!

白衣人岿然不动,他嘴角扬笑,自信的笑!

他轻轻推出一掌!

浩浩荡荡的能量狂涌而去!

砰!

两势相击,天地震撼!

能量摧枯拉朽地粉碎了那极致一剑!

嗤!

一道小小的身影倒飞出去。

冕儿被余波攻击,后退百万里,脚丫亦在地上犁出一道百万里深沟!

她退到地平线上,身后黄昏浓烈,夕阳残斜。

她捂着心口,那被能量攻击过的部位,烫得骇人!

甚至那股巨大的热量,通过她的身体,进入意念里去了!

“冕儿!”

蓑衣老人急忙过去,搀扶她!

白衣人凝视着他们,讽笑道:“极道剑就这?看来你是被吹嘘得太过了!这么弱,令人失望!”

蓑衣老人皱眉,拳头攥起!

不是他们弱,而是面前这个白衣人,强得过分!

“愿赌服输,你们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白衣人说完,潇然离开。

荒原之上,只有两道单薄身影!

冕儿情绪十分低落,甚至有些怀疑人生。

她竟然接不下白衣人的一掌!!

她可是极道剑!

蓑衣老人一脸凝重,自言自语:“他,究竟是谁?”

……

山谷。

在刺眼的光芒中,谢枫手指缓缓抓住剑柄。

这一瞬间!

他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力量涌向自己!

从四肢百骸到灵魂深处!

那是浩大的能量!

也是在这瞬间,他的修为从圣人九阶,一跃达到了圣王三阶!

他惊呆了!

极道剑也惊呆了!

“主人竟然让我服从?!而且!还有一股不属于主人的力量,通过我,渡给了你!”

听了这话,谢枫心头震动。

仔细体会,刚才他被灌注的能量虽然恐怖,却暖洋洋的,没有任何威胁感。

那种温暖的感觉,竟让他想到了师父!

是师父…

在默默守护他吗?

那日师父血战雷霆,情况不妙,不知现在是否脱困了?

不行!

他必须要变得更强!

然后去追寻师父,去攀登武道的最高峰!

极道剑不情不愿地说:“既然主人发话了,那我就勉为其难跟着你吧!

“不过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虽然我是极道剑,但只是一缕分身,无法发挥出全部剑道之力!

“而且我刚刚睡醒,身体虚弱,按照目前我的状态,一年之内你只能使用我五次,多了我就受不了了!

“如果我承受不住,很可能会陷入沉睡,或者爆炸!”

谢枫点头,他想把极道剑收起来。

极道剑却说:“我跟你的意识相排斥,只能外附,不能内存!”

谢枫问:“那你要怎么做?”

极道剑略微晃动下自己,旋即化作一个银剑图案,印在了谢枫右边袖口上。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