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极道剑(1 / 1)

“这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静渊面色冷漠,自光团中取出一柄剑!

银光湛湛,朴实无华!

如长虹,如幻影,如极光,光芒无比闪耀。

剑出,山谷内顿时风云暗涌,万千道则压来。

仿佛只要一道剑光,就能让无数生物灭亡……

好强大的剑意!

即便是修炼到剑名境界的谢枫,都不免心头震动。

在这一瞬。

嗡!

一丝颤音在他意识中响起。

是惜樽!

当这柄银剑出现的刹那,他的惜樽剑,发出一丝不可抑制的颤抖。

仿佛在忌惮!害怕!

这可是惜樽圣剑啊!

连它都这般模样,可想而知那银剑有多么强大……

银剑出现,仿佛它就是剑道帝王,俯瞰一切,拥有绝对的力量!

谢枫拧眉,凝声问:“这是?”

“极道剑!

“众所周知,天有大道,大道为尊,而在大道之上,又有极道!

“意为极致的大道,这柄剑,就是诞生自极道中,隐含着极道的能量!

“这是当年我误入一个名为‘云梦海’的所在,捡到的这把剑。

“只是它剑意桀骜,我用了三万年的时间都无法将之驯服。你是个不寻常的人,也许,你可以拿回去试一试。”

静渊抬手,银剑飘悠悠来到谢枫面前。

“前辈,这是极道剑,当真要给我?”谢枫问。

“哼,我用不了才给你,你不要自我感动!”静渊冷哼一声。

“即便不能驾驭它,这剑锋也足以斩断一切圣级武器!”

谢枫微微一笑。

这前辈看似冷漠,实则是个面冷心热之人。

静渊不耐烦地说:“快点收好,努力驾驭它,别在这说废话!我要闭关了,现在不要打扰我!”

她说完甩袖就要走。

“前辈!”

谢枫忽然开口,他心念微动,一柄银色尖钩赫然在握,正是烽云钩!

他把尖钩递过去,“这是师父的东西,我现在用不到,就送给前辈了。”

静渊凝视许久,冷然道:“你在可怜我?”

“投桃报李而已!极道剑换烽云钩,我还赚了呢。”

谢枫笑容和煦。

静渊终于伸手,接过尖钩,她手指微动,转瞬间烽云钩化作一只银簪。

她把一头银灰色的发丝挽起来,用银簪固定住,微微一笑,竟有几分优雅端庄之韵。

她眼眸有些朦胧,又带着些许追忆。

在此刻,她仿佛又变成年轻时明艳无双的大美人,俏生生立着,跟在穆兵行身后,一声声喊着“穆哥哥”,声音如黄莺般甜美,直撞人心头……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谢枫忍不住,开口念了句前世的诗词。

静渊很快收起笑容,又变得凶巴巴的,她瞪着谢枫:“别念了!快做你的事去!”

说着,她甩袖而去。

谢枫:“……”

死鸭子嘴硬,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吧……

明明很喜欢,偏口是心非!

这时。

静渊声音传过来:“臭小子!说谁死鸭子嘴硬呢?要不是懒得挪动两步,铁定揍你!”

谢枫:“……”

静渊离开后,谢枫回到山谷,在瀑布前坐下,他把极道剑横放在膝上,闭上眼睛,沉下心来。

他的意识进入剑中,那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周围漆黑一片,不断闪烁着奇异的光点,剑之道则铺天盖地,灌满整个空间。

他意念化作人形,站立在空间中。

不远处。

一道光芒浮现,光芒缓缓褪去,正是极道剑的模样。

不过,它十分虚幻,灵气滚滚外溢。

剑魂!

谢枫走过去,毫无声息的,剑魂忽然动了!

它发出声音:“你是谁?你要做什么?我在哪?”

声音很特别,带着一丝滑稽感。

谢枫想到前世动画片中懒羊羊的声音,噗嗤,没忍住,他笑了。

“你!你笑什么?!”

剑魂感受到一丝莫名的侮辱。

谢枫道:“咳,不好意思。”

剑魂气呼呼地说:“你为什么会进入我的意识空间?我要找主人!”

谢枫眯眼:“你的主人?”

剑魂环顾四周,问:“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谢枫道:“第一诸天。”

“第一诸天?呃,听不懂,总之!我不应该在这里!我被主人扔在一片海中历练,我睡了三万年,期间总有个声音不停唠叨,吵死了!”

剑魂不满地摇晃自己,晃出了道道残影。

谢枫眉头一扬:“历练?你不是极道剑吗?剑也要历练?”

“废话!人类为了成长会到处历练,我们来自极道的存在,自然也需要成长,也需要历练!”

剑魂用剑尖咣咣戳地,充分表达着嫌弃。

如果它有五官,此刻肯定是在翻白眼。

谢枫双手抄袖,姿态放松,他盯着极道剑,问:“你的主人是谁?”

“呃…忘了!”

“你刚才可没说你失忆了。”

“哼,我就不说!”

“怪不得前辈说你桀骜不驯,你有极道之力这是比大道还要强大的力量,怎样才能为我所用?”

谢枫双目灼灼,开口问。

剑魂围着他绕了两圈,摇晃下身子,很毒舌地说:“你?不行,你不够强大!为你所用,会拉低我的档次诶!”

谢枫冷冷笑道:“你告诉一个方法,我去做,成功了不就行了?”

“自大狂!”

“你不说,那我只好自己摸索了。”谢枫说着,一步步往前走去。

“你要干什么?你、你别过来啊!!”

剑魂发出尖叫。

谢枫伸手往剑柄摸去,在这一瞬,强烈的光芒迸发出来,那是足以焚毁万物的力量……

……

同一时刻!

某空间。

朝阳落幕,夕阳无限。

天空被晚霞渲染成斑斓的暖调色彩,几点孤鸿飞过,成了点睛之笔。

有两个身影,一老一少,在夕阳下行走。

老人蓑衣布鞋,面容慈祥。

少女梳着两只羊角辫,天真可爱的模样。

她背着双手,慢悠悠走着,嘟着小嘴说:“师尊,我们刚来到第三诸天,您就杀了几个村霸。

“可是,师尊您为什么不杀帝王将相呢?为什么不让冕儿参与那些王朝或者宗门大战呢?

“如果我出手,绝对会让坏人永远消失!”

女孩天真地抬起头,信心满满一笑。

蓑衣老人眼中泛起意味深长的波动,他笑问:“你怎么判断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