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剑之四义(1 / 1)

炎序挑眉:“谢枫?按照惯例,从你口中说出来的陌生名字,不是敌人就是死人。”

瞑苍焰耸肩:“一个下界飞升者,璇玑门的门主,最近在上界崭露头角的青年。”

“本王外出几年,天下日新月异,倒是变得很快。沉寂了无数年的第一诸天,竟然还有新鲜血液,这倒令本王有些惊讶。”

炎序说着,他双手握拳,仰视天空,眼波微微涌动,做回忆状。

“三年前,本王想加入魔宗,根据规则,需要投名状,也就是杀一个仙人!因为宇宙界壁只能困住纯仙根之人,而困不住魔,所以本王顺利下界。

“本王运气好,刚到尘世就遇到一个欺负弱小的下界魔族,似乎是个魔皇,总之非常废物,一剑杀之。那个弱小的小屁孩倒是活泼,还与本王寒暄,也不怕本王也杀了她!

“有了投名状,本王才顺利入宗,然后步步高升,做到魔王的位置……呃,突然说跑偏了,哈哈,往事只能回味,提起来倒显得无趣了。

“本王想说,那个下界的小女娃,体质很强,如果有飞升者,也只有她了。”

炎序轻然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瞑苍焰摇头:“这个谢枫是男的,两年前天门被他打开,也就此涌入许多下界红尘仙。你说的小女娃,可能也在其中,且随着人潮分散各地了。现在我们讨论的是,七星域与璇玑门的问题。”

“那…我们只有跟仙盟联盟了。七星域有个孟武曲,实在棘手,哎,若魔帝陛下在就好了。”

炎序低下头,气出丹田,轻轻一叹,他发丝无风自动,表情带着一分伤感,一分期望。

瞑苍焰说:“陛下向来随心随意,几百年不见踪影也是寻常,如今也不知浪迹何方。”

“魔王大人!陛下来信!”

话音刚落,门外一银发男子匆匆而来,他手持一卷蓝色卷轴,面带激动之色。

魔尊,白澜!

瞑苍焰双眼一亮,道:“快打开!”

白澜点点头,他打开卷轴,上面只有一行字:

【明年春暖花开,本帝回宫!】

字迹状若蚁爬,小而潦草,随心之至!

白澜看了看,忍了忍,实在忍不住,吐槽道:“陛下的字是真的…一言难尽啊……”

炎序斜睨了他一样,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知道你数千年都呆在魔尊位置上,不能晋升的原因吗?”

白澜疑惑地摇头。

炎序道:“情商太低!”

白澜:“……那我应该怎么说?”

炎序笑道:“你应该说陛下字如其人,潇洒不羁,个性出众,这是当下最流行的‘蚁爬’体,之后再号召全魔宗人学习,这样陛下就会心情好,心情一好就会提拔你了。”

白澜:“……”

瞑苍焰嫌弃地说:“马屁精离本王远一些,本王怕传染。”

炎序撇嘴:“切,这就是本王短短时日就能升职的绝招,你们这些木头人,就熬资历吧。”

“你倒是真坦诚呢。”

瞑苍焰无语,他又不禁心生感慨,自己与炎序共事这么久,也没有近墨者黑,说明自己为人实在是清廉方正啊!

……

绝天湖。

谢枫在山谷中继续深层感悟剑痕,受益良多。

静渊午休完,慢悠悠踱过来,突然就开始进入正题:“剑痕只是至高剑术最基础的一步,剑之四义你知道吗?”

谢枫回身,迅速适应她的节奏,摇了摇头。

静渊冷哼:“料你也不知道。”

谢枫:“……”

静渊板着一张仿佛谢枫欠她几千万的脸,冷冷地说:“剑术第一义:剑威!指的是剑的气势与威压!

“剑器有等级,最高为圣级,当器具等级达到最高阈值,如何判断双方剑术谁更高明?就是剑威!

“当剑器不同时,等级高者胜低者,当剑器等级相同,则是斗剑威!剑威有十品,威高者为胜,极致时甚至可以驾驭对方武器!”

静渊说着,让谢枫取出他的剑,讲解道:

“要想练就剑威,须身心下沉,意识深入剑中,感受剑锋深处的能量,强大自身心性,并驾驭这股能量!

“如果你不理解,我可以实地教学。”

静渊说着,随手从地下捡起一根树枝,她说,“剑修并非必须用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自然能迸发出剑意!”

说着,她猛然攻向谢枫!

在这一瞬!

树枝仿佛拥有了灵魂,无穷的剑气喷薄而出。

谢枫目光望去,树枝如剑!剑如树枝!铺天盖地的全部是剑之威压!

谢枫手掌微抖,他攥住惜樽剑,猛然挥斩过去,同时心沉剑中,努力去捕捉静渊所说的剑锋能量!

轰!

剑气如浪潮,滚滚而出,本来普通却强大的剑气中,突然迸发出一丝可怕的威压!

那是一种质的改变!质的飞跃!

好似从丘陵跨越到天地最巅峰的蜕变!

剑威!

惜樽剑在这一刻,被激发出强大的剑威!

他成功了!

静渊收手,她冷着脸道:“七品剑威!”

从修炼到成功,就是讲解的功夫,谢枫就从一窍不通到七品剑威!

恐怖的资质!

静渊沉默了,她突然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弟子是不是太笨了?不然为什么教谢枫这么轻松啊!

“你的剑术潜力已经超过君燃了,她天资愚笨,远不及你!”

静渊毫不留情地说自己的得意门生。

不远处。

一道青色身影僵住。

君燃十分无语,她只是想看看谢枫练剑情况,没想到刚过来,就被说愚笨!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什么体验?

静渊背着手道:“剑威有十品,剩下的给你时间去体悟!”

谢枫说:“不用了!”

静渊顿时眉头皱起:“你又学会了?”

谢枫说:“学会了!”

静渊:“……”

这他/娘的是个什么怪物啊?

她突然想起谢枫说的自学成才,也就是说,他师父都没好好教过!

啊!

啊!!

啊!!!

静渊内心在抓狂。

煮鹤焚琴!

暴殄天物!

她恨不得一把掐住穆兵行脖子质问!

狗东西,你有这么牛笔的弟子,为什么不好好教他?!

混蛋!

静渊气得想杀人。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