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圣魔天 炎序(1 / 1)

静渊带着谢枫来到一片荒僻的山谷,此处群山环绕,无比幽静。

山谷对面,是一座漆黑的山崖,巍峨耸峙,直入云天,山崖上有着道道白痕,蕴含着神秘道则。

静渊单手负后,指着山崖道:“用剑,劈向它!”

谢枫握着惜樽剑柄,横斩过去,剑势猎猎,劈在漆黑神秘的山崖上,剑光迸射,而山崖毫发无损!

谢枫皱了下眉:“这是?”

此地颇为不凡!

连圣剑都不能在上面留痕!

静渊说:“这是留痕崖,用很特殊的材质打造,当年曾有许多剑者在此论剑,他们留下了道道剑痕,供后人参悟。”

谢枫点了点头,他凝神望去,目光快速浏览着,留痕崖上的每一道痕迹,都承载着一段过去的光阴,那是云谲波诡的风云,是快意恩仇的佳话。

静渊说:“你在此参悟,直到能够留下剑痕,明天,我再来!毕竟没个三五日,你不行!”

谢枫从山崖上收回目光,淡声道:“不用了,我已经学到了很多。”

说着…

他一剑向前挥去。

剑势悍然无比,比之前更为浩大锐利!

嗤!

山崖上出现一道长长的白色痕迹。

一剑留痕!

静渊:“……”

打脸来得竟如此之快……

这家伙,令人惊讶!

她教过许多弟子,君燃是她的得意门生,然而即便是君燃,当初一剑留痕也花了足足半天时间!

谢枫收剑,表情淡然地望着她。

静渊默然片刻,道:“你有很好的学习禀赋,能够留下剑痕,这代表着迈入了至高剑术的第一步,已经入门了。”

谢枫笑道:“多谢夸奖。”

“哼,入门而已,骄傲使人自大!”静渊瞪了他一眼,凶巴巴地说,“在剑术上,你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谢枫:“……”

师太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好凶啊…

罢了!

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毕竟…

好男不跟女斗嘛~

“斗?呵呵,以目前你的实力来说,你斗不过我!”静渊冷笑一声,面露轻视。

谢枫:“……”

这人会读心!

以前只有他探听别人心声,现在竟风水轮流转了?!

这就是绝对的大佬吗?

好!

我忍!

“忍就对了,在我面前,最好别胡思乱想!”

静渊冷哼,她突然攥起拳头,盯着谢枫,恨铁不成钢地质问,“你资质不错,一路走来想必有不少机缘加身,可是…为什么你只是圣人?为什么你这么不济啊!”

谢枫愣了一下。

他?圣人?不济?

这还是第一个明目张胆瞧不起他的人!

静渊怒问:“你来上界多久了?你多大?”

“两年,二十六岁。”

“混沌圣体不该这么弱啊!哼,是你师父没有尽心教!这家伙要耽误一个好苗子吗?”

静渊越说越气愤,她狂怒道,“小子,从现在起,你留在此地,我来教你剑术!”

对于她怨师父的话,人家“两口子”的事,谢枫实在没法插嘴,只能装聋作哑。

只有听到最后一句,他点头道:“好!”

静渊又生气了:“不会恭敬些?我欠你的吗?”

谢枫愣了,他迷茫眨眼,道:“要不…我给您磕一个?”

“不用!”

静渊怒而拂袖,转身离去。

谢枫说:“那个…不是说要教我剑术吗?”

静渊摆手:“现在是我的午休时间,一个时辰后我再来,你自己玩吧!”

说罢,大步离去,很快消失在山谷尽头。

谢枫一脸无语,他从没见过这样喜怒无常的人,换个心态不强大的人,可能会崩溃吧!

突然…

他就理解师父离开的原因了……

这就是只阴晴不定的母老虎啊!

这种话,谢枫也只敢想想,若当面说出来,估计又要挨揍……

他调整心情,继续望着留痕崖,更深层次地揣摩那一道道剑意。

……

第二序列。

圣魔天。

北部地区,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

一座座黑色的城池林立,悬浮在黑焰之上,城池上燃烧着绿油油的鬼火,土地浩荡无尽。

魔宗!

最深处的位置,是帝都魔罗城的所在。

森森宫阙,气氛幽邃。

那两大魔王之一的绿袍男子瞑苍焰,此刻立在大殿上,双手负后,剑眉微蹙,正在沉思什么。

旁边站着几名魔宗之人,皆面带忐忑之意。

就在刚才,属下告诉瞑苍焰一个坏消息,魔宗四大长老在拦截璇玑门时,被李蜉蝣杀死了!

“黑魔与赤魔被杀的这件事,本王原以为长老们就能处理好,然而出动了四大长老,却纷纷丧命!

“啊,本王着实无语,平常这种事交给魔尊和长老去做便可,但现在看来,事态似乎更加严峻了。

“不知是因为谢枫,还是七星域,哼,一丘之貉!魔宗宗旨,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不管他的名字叫璇玑门还是七星域!”

瞑苍焰他眼波深沉,冷冷道。

“哎哟,瞑大人怎么了,动这么大火气?稍安勿躁哦~”

忽然,门外走进一人,笑呵呵地道。

他面容沉静,两颊上点缀着青蓝色鳞片,神秘妖异,头上顶着两只霸气侧漏的幽蓝色犄角。

他一袭银蓝色袍服,双手背在身后,狭眸眯起,发丝飘飘,身后蓝色披风随着脚步移动而猎猎飞舞。

他走过来,倨傲地抬着下巴,如同神明俯视凡人。

他身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两边下属急忙抬起胳膊,害怕被闪瞎了眼。

他走过来,在大殿中央站定,双手叉腰,摆出岿然不动的姿势。

两大魔王之一,炎序!

瞑苍焰:“……”

md!

几年不见,这货还是一如既往地装比……

瞑苍焰动了动嘴:“黎长老他们四个被七星域的李蜉蝣杀了,而且七星域放话,动谢枫就是向他们宣战!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与蔑视!我魔宗不可能善罢甘休!”

炎序眼珠转动,微微转头,45度角仰望大殿,高贵冷艳地道:“本王回魔罗城之前,发现青萍府的君燃秘密去了紫微宫,而且独自一人!那是温渠夫人的宫殿,她们要做什么,大有深意。”

瞑苍焰皱眉:“这个谢枫究竟什么来头?为什么七星域会如此看重?仅仅是万仙大会的第一?恐怕还不够吧?或者真的是他与孟武曲有交情,所以才让七星域力保?”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