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周密(1 / 1)

“...老家伙要杀我,会不会和我叔叔有关联?叔叔神秘失踪,三年不见音讯,就连我都找不到,这其中必有重大缘由!

若他没死,而是躲藏了起来,那他的仇家想要置他于死地,因此抓住我这个他的侄子逼他现身就范,倒是不错的计划...”

想到了这一点,刘胤越捋越顺,愈发觉得会是这个可能。

洪门,起源于前朝末年。

当白山黑水之间的渔猎民族入主中原后,那些不愿接受坤廷统治的人暗中组织、秘密结社,一心反坤复洪。

一个组织的架构必有其核心存在,而“前五房”和“后五房”,这十房便是整个洪门的核心指挥机构,凌驾于一切山堂、分支组织之上,号称“十大总房”。

他叔叔刘青山,便是当今洪门第六房的大龙头!

刘青山曾与他讲过自己的故事,说他少年离乡,闯荡江湖,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纵横南北武林,被好多江湖人所推崇,得了“义薄云天”的虚名。

后在一件大事中救洪门于危难,因此被洪门看重吸纳入会,与其他九房大龙头义结金兰,得掌大龙头位置空缺的第六房,后来外号就成了“洪门老六”。

‘...洪门老六不好对付,敢对付他和他身后洪门的人也一定很强大,因此很可能有渠道知道他的侄子就在柏鲁士留学,还回到了申海。’

但下一刻他又把这一个猜测给推翻:‘也不对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活着的我明显才是最有价值的,死了的我反而一丁点用都没有,可这吴瀚龙上来就要斩我,不像是那么回事...’

思绪杂乱,疑云重重。

初至申海便遭“自家人”围杀,仿佛有一张看不见的大网笼罩而来,他就像那一头冒然闯入蛛网中的蝇虫一样,陷入围困和迷茫当中。

“哼,我不是虫子,也不能是!”

刘胤脸色一沉,目光凶狠。

“现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到吴瀚龙这个老贼,把他抓起来,给他大刑伺候问上一问,然后就什么都清楚了。”

他冷冷一笑,脑子里已经有了上百种折磨人的方式。

只不过,一想起那个被他所杀的阿力临死前说的话,他又有些踌躇,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虽然练武的之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具体境界划分,都是要双方打过了后才知道谁更强,但只要有拿得出手的战绩,就会被人给划到一个固定层次。

在武门中,有登堂入室、武林高手、武林名家、江湖传说,这四个层次一说,基本上已经把全天下的武人给囊括了。

那等把拳路练的精熟,能实际运用到实战当中去的,就算是登堂入室的武人。

如他这般掌握一门拳种的精髓,能熟练打出明劲暗劲的,那就算高手级别的武人。

名家的层次,他知道自己不是,还没触摸到门槛,传说就更不用提了。

若这吴瀚龙是一位武林名家,恐怕他找上门去还真不一定是对手!

既然打不过,那还要去送人头吗?

况且,人家是帮会大佬,手底下上千号人马,身边的保卫力量也必然强悍,这就更增加了上门抓人的困难性。

“事情就是因这老贼而起,找突破口也必须找这老家伙!但眼下还不能轻举妄动,需要从长计议!好的是,现在是我于暗处,他于明处,这世上的事,向来是有心算无心,不是无心算有心,只要我藏的好,不露马脚,就有的是时间和他斗,有的是办法去找他麻烦,搞清楚他下令杀我的原因。

嗯,还有我这名字,不管是否已经暴露,但从现在起就不能再对外人讲了,我得换一个。哦,还需搞一条辫子,方便示人。”

...

乞丐这玩意儿,不管是在哪里,在什么时候,始终都会有的。

即便租界的工部局三令五申,要求警务处下的巡捕房人员把涌入租界内的乞丐全部给驱逐出去,树立公共租界的整洁良好形象,但此事却一直无法做好。

巡警们也喊冤,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这件事完全禁止不了。这边他们刚发现一伙乞丐给拘捕捉拿带回了巡捕房,那边巷子里又冒出了一撮开始向人乞讨,乞丐就像地里的野草一样,割不尽、除不完。

只因为,但凡还有没饭吃的人,那就一定会有乞丐!

租界是整个申海最繁华的地方,有钱人多的是,乞丐们想乞讨,那自然也是会被引过去,就像野狗看见骨头,苍蝇瞧见破了的蛋一样,这是天性使然,就和人类趋利避害一个道理。

时间一长,巡警们也麻了,只要乞丐不在租界政府机关的附近晃悠,不在繁华的街上冲撞了贵人,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

再加上,这很多乞丐也不是真乞丐,而是一些帮会的收入来源,在利益的趋势下,帮会和巡捕房相互勾结,要是能驱逐得了才怪呢!

现在也不是以前了,租界不允许夏人进入。

自当年小刀会起义一事终结后,那一堵堵防止夏人进入租界的墙多数都被拆除了。

想真正让租界里没有乞丐,那只能是再度把洋界和夏界给分开。

当然,如今租界和夏界之间各种关系相互错交织错乱,早已密不可分,有太多纠葛,那法子根本实现不了。

正因为这些乞丐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多不胜数,无人问津,所以刘胤才把主意打到了他们的头上。

一条阴嗖嗖的巷子里

“真给钱?”

“给钱。”

“么框人?”

“么框。”

望着眼前这个压低帽子看不清脸的男人,乞丐还是有些狐疑不信,他怎么都想不清,怎么会有人来买辫子,而且还是一块银元的高价。

“不卖就走咯。”

男人说完这话,转身欲走。

“等下,卖!”

乞丐咬咬牙,还是决定割辫子卖掉。

虽然大坤朝有国法在,不允许百姓剪辫,但对于他这种饥肠辘辘的乞丐来说,国法不能当饭吃,有人花钱买辫子,为何不卖?

这里又是租界,大坤朝的国法管不到这儿,等以后长回来就是。

“唉?!”

答应的瞬间,就见那人猛地冲过来,吓得乞丐一声惊叫。

按住脑袋,小刀一割,在乞丐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辫子就被人给拿走了。

“吃顿饱的去吧。”

干脆利索的转身而去,一枚银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正好落到了乞丐的眼前。

待乞丐抬头看去,已经不见了人影。

“嚯,么框我,真的!”

乞丐拾起银元盯着瞧了瞧后,才给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贴身口袋,而后低语一声:“怪人。”

按照这般方法,刘胤收了数十条辫子。

但他收辫子的地方,不止是一处,而是涵盖整个公共租界,每一处都相隔甚远。

而且,不止在公共租界,其他租界也去了。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混淆视听,就算有人找到了一处询问卖辫子的乞丐,也无法通过这一点锁定买辫人的大致活动范围。

做事必要谨慎小心,行动必要周全把握,谋而后定、三思再行,预留后手、有备无患!

这是刘青山曾多次告诫他的,始终被他严守牢记。

...

翌日

刘胤出门,还是一身洋装,头戴礼帽。

只不过这次他脑袋后挂着一条辫子,看起来和那些洋行的买办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并且就算摘下礼帽看,也完全看不出什么。

现在已经不是大坤国立国早期了,辫子的样式必须是那种金钱鼠尾,也不是前百十年逐渐演变成的阴阳头。

如今只要脑袋后有条辫子,就算整个脑袋上都有头发、有鬓角,也无甚大碍,官府不会追究。

他大模大样的离开租界,去了一条街上,来到一座茶楼喝茶。

茶楼、酒肆、赌坊、烟馆、勾栏、娼点...等,这些地方人流量大,是探听消息的好去处。

他一边静静喝茶,一边看着茶楼下流动的人群,同时耳朵也竖起来,几乎一上午就这么悠闲的度过。

终于,有一桌后来喝茶的客人之话让他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

“嘿,也不知谁触了剪子帮的霉头,让这帮子杀千刀的疯了一样到处找人,听说啊,要找的是什么留洋回来的学生,还是穿洋装没留辫子的人!”

“还真敢说呀?留洋回来的咱不知道,没留辫子的咱也不知道,但咱知道那些穿洋装的,多是洋行的大班,最好找,他们敢去找吗?”

“呵呵,瞧兄长你说的,那些大班们一个个手眼通天,别说他们这种货色不敢,就是咱头上这官府也不敢乱来呐。瞧,那边不就有一个吗?帽子,手杖,这做派,啧啧,不看脸还真以为是个洋人呢,我说他八成就是个替洋人办事的。”

“嘘,小声点,别惹祸上身。”

刘胤听了个真切,暗道果不其然,剪子帮这是开始发力寻找他了。

只是,做了这么多准备,只要他自己不站出来高喊一声“就是我”,怎么可能被他们给找到?

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也不多坐了,把茶钱放在桌上,戴上帽子后径直离开。

“爷,您慢走,望您下次再临!”

“嗯。”

二楼正好有伙计瞧见了他放钱的一幕,老练的眼神一下子便看清楚了那钱要比刘胤点的茶钱多,不由笑容满面,高声相送。

“我呸!假模假样的,真给咱祖宗丢脸!他怎么就不弄顶那洋人的头发给戴上呢,以为穿上了洋皮就成洋人了?”

“就是,咱大坤国啊,就是因为有了他们这些坤奸,才会败落到如今这般田地的,世风不古,世风不古呐。”

刚一走那两位就开始数落唾骂起来,痛心疾首的样子瞧的伙计一脸无语。

最新小说: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的遂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