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收获(1 / 1)

回到了自己入住的旅社后,刘胤第一时间就退了房。

剪子帮死了人,而且还不是一个,是整个据点都被灭了,这种事发生,剪子帮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不管是为了在江湖上的脸面,还是为了报仇,他们一定会追查他这个“凶手”的下落。

以剪子帮的规模和实力,搞不好还会买通官府,对租界之外进行排查,所以他不得不防。

因此,他直接钻进了公共租界,找了一家洋人开的酒店入住。

这里虽然比租界外面的旅店要贵很多,但更安全,不容易泄露踪迹,并且他相信剪子帮的手也摸不到这里来。

“来看看我都搞到了什么?”

打开包袱后,刘胤开始盘点自己的收获。

有三根小黄鱼、数百块银元、几十枚银元宝、十来张银票、几卷洋钞、一大堆碎银子。

小黄鱼不用说,这是好东西,不论国人还是洋人,都会为之疯狂。

蛊格兰的货币叫做兰镑,亚米利加的货币叫做米元,这几卷钞票有五百兰镑,两千多米元。

银票是申海本地钱庄的,共有三千两。

为了搞清楚银元宝和碎银子的价值,刘胤去酒店外面买了一杆小秤,称量过后得出:现银有五百多两。

数百块银元里有属于朝廷铸造的龙洋,也有洋人国度的银元,大概相当于二百多两银子。

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刘胤十分满意,因为他还从未拥有过这么多的钱。

在他得到这笔财富之前,他兜里仅有的钞票换算成银子也就十几两而已,甚至之前在考虑主要事情时也还想过,钱花光了怎么办?

现在好了,短期来讲完全都不用担心了。

并且,这次的收获还让他找到了持续获得更多财富的捷径。

“有了钱,很多事情就都好办了...”

他感慨着,把那柄木剑拿到了手上,低下头打量。

这玩意儿,就是金手指如意指引自己找的“宝”,也正是因为去找它,他才寻至了那座饭馆,从而遭到了剪子帮的围杀。

这柄木剑不知是用什么木所制成的,剑身长三尺,也就一米左右,并未开锋,上面雕刻着古朴的纹络,看起来制作的年头也有些久了。

就当他心神都放在木剑上,寻找着木剑的不凡之时,他脑海中十分突兀地蹦出来一段信息:

————————

【雷击木法剑】

以三百年树龄之古树,被雷击后剩余枝干材料所制成,后被供奉于道观神像前二十余年,蕴含一缕‘天雷’气息,具备‘辟邪镇宅’效果,能对妖邪魔物、鬼祟怪异造成杀伤。

————————

此信息一出,刘胤当场瞪大双眼。

“还带鉴定术?不,应该说是鉴宝术,寻宝得手后给鉴定一下,似乎很解释得通。”

他认为,这段在脑海中十分突兀出现的信息,就是金手指的杰作。

若不然,除此之外,还有何解释?

“嗯,一柄...法剑?”

想清楚原因后,他摩挲着剑身,内心仍旧翻滚如云,不能平静。

“对妖邪魔物、鬼祟怪异造成杀伤...这么吊?”这条信息不光确认了手中木剑的确是一件宝物,更让刘胤浮想联翩。

‘真有传说中的妖魔鬼怪?我这些年可都没见过呀,不会是假的吧?’

想到此,他又连忙摇了摇头。

‘假不了,假不了,我都没喝孟婆汤呢,想必妖魔鬼怪也是有的,并且我还获得了神奇的金手指,这足以证明一切。应该说,很多东西存在,只是我从前不了解而已。’

确认了这个想法后,他又萌生了猜测:‘这妖魔鬼怪和降妖除魔的法剑都出现了,那存在修仙者不过分吧?有得道升仙的修炼法门也不过分吧?’

一时间,他有些激动,什么想法都抛之脑后了,心中唯独剩下一个念头——我要修仙!

是的,练武哪有修仙好?

而且这练的武还不是那种飞来飞去带轻功的武,又怎么比得了长生不老的诱惑力?

激动了好一会儿后,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修仙,虚无缥缈,或者说没地去找。

但金手指,就在眼前!

这一柄法剑是如意指引他找到的,也就是说,最大的机缘其实就在自己身上,求谁都不如求自家的金手指。

于是他闭上眼,在心中呼唤道:‘如意,我要修仙功法!’

但是没有回应。

“难道是姿势不对?”

睁开眼,他眉头微皱。

于是脱了鞋子,来到床上,盘膝而坐,摆了个正经打坐的模样,再次闭眼心中呼唤:‘如意,帮我寻找修仙功法!’

还是没有回应。

身子一趟,手肘一撑,呈睡梦罗汉姿势,再次呼唤:‘大哥,我也不求别的了,来本武侠版的《睡梦罗汉拳》就行。’

依旧没有回应。

这让他有些坐不住了,猜测道:“会不会是口诀的问题?”

“如意,给我一个有修仙机缘的方向吧!”

无。

“嘿,我就不信了哈,咳咳,金手指...大爷,你在吗?”

“我求求你了,显显灵吧!”

“如意大老爷,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再次给我指明宝物方向。”

...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说打开的方式不正确?”

一连试了好多次,如意都没反应,这不禁让他变得有些惆怅。

“不会显了一次灵,然后就坏掉了吧?”

他伸出手,在自己手腕处摸了摸,原本的那一块长条形胎记自从如意彰显过一次神异后便消失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再来一次,让我想想...如意如意,顺我心意,快快显灵,快快显灵啊!”

最寄予希望的一句口诀,却还是没用。

“唉...”

对此,他也只能叹气。

金手指的事情先放到一边,他开始琢磨更为不解的事。

“那剪子帮的帮主吴瀚龙,这老家伙为什么要下令杀我?只因我是留学生?只因我是海外洪门的香主?我活着对他有什么威胁吗?但我们之前从未见过面呐,我初来申海也从未得罪过谁,真是奇哉怪也,不可理喻...等等。”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上午刚下船时,教训了几个见财起意的混混,废了他们一人一条手臂,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不像,完全不像,不说吴瀚龙没道理为几个地痞出手,就说是的话,也应该逮到抓起来,而不是直接下令做掉。

“可,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又是什么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这其中有不可告人的事情,若不解开这个谜团的话,对他绝对没好处!

“按照推理来说的话,排除其他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尽管最不可能,那也一定是了。那么在这件事里,什么才是最不可能的呢?会不会是...”

思索中的他眸中闪过一缕惊异之色。

最新小说: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