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洪拳(1 / 1)

刘胤上前一步,微微抱拳,正色道:“不错,就是我,海外洪门柏鲁士国分会,飞猊山,胜安堂香主刘胤。”

柏鲁士国乃是西洋列强之一,西方陆地军事强国。

基本上在海外讨生活的夏人, 凡有洪门的地方都受洪门拂照,他曾在自己叔叔的引荐信下加入飞猊山,后因在军校杰出的成绩被山主看重,把他收为关门弟子,精心传授武艺,并让他任一堂香主之职。

黄让这时候也跳出来附声道:“凤阳贤弟可是人才呀,此次归国,必得帮主重用...”

“住口!”

只不过这话还未说完便被阿力一口打断。

迎着黄让错愕的目光,刘胤眯起眸子的样子,阿力脸上浮现狞意,厉声道:“帮主有令,斩了他!”

“啊?”

黄让大吃一惊。

刘胤内心当即震怒万分。

斩我?为什么?

难道怀疑我是冒充的?

但即便是怀疑,也还未经过审讯拷问,这就要杀,未免太不讲道理了吧?官府抓人还要上公堂审一审呢。

关键是,这很没理由。

打手们可不会管刘胤有什么疑问,脑袋上有多少问号,他们得了命令,立即举着刀棍狞笑向前冲。

刘胤想也未想,抬起一脚猛地一踢,桌面当场被他给踢翻过去。

哗啦啦碗筷碎了一地,暂且挡住了对面人冲的势头, 接着迅速撤步,拉开距离。

黄让也接受了事实,摇摇头退到阿力身边去,心叹这次白做无用功,更心疼这一桌子酒菜。

房间不大,刘胤想退也退不到哪里去,两个喽啰怪叫着跳过狼藉地面,举着刀棍朝着刘胤劈砍下去。

在场人都以为刘胤这下必然凉透,不死的话被刀棍加身也要重伤。

但哪知退到那张床前的刘胤却猛然间似变了个人一样,目光凶厉,陡然闪过欲噬人之光,一脸狞色周身煞气升腾,出手更是快的离谱!

蹭的一下窜出去,双臂各抓住了两只握刀棍的手,左拳轰在右脸上,右拳砸在左脸上,把两个打手击倒,且还夺了一把砍刀在手。

这其中或许是有误会,但他也听见了, 这是剪子帮帮主下得令, 恐怕没有回旋余地,束手就缚才叫白痴。

因此,他果断下杀手,一刀插下去,洞穿了脚下一人的脖子,鲜血溅了他一脸他却眼都不带眨,抽刀又是一插,入了另一人后背,使其发出一声厉声的惨叫,手脚一抽一抽的还在颤动。

“啊,你...”

对面那在阿力身边的黄让脸色一白,指着刘胤的手指直颤,并失声叫了出来,而后更是退了几步。

这两人的惨死也让跟来的余下打手和闯进来要帮忙的饭馆之人大吃一惊,他們本以为杀刘胤这个看起来似文人多过莽夫的家伙会手到擒来,却没想到他一瞬间就变得这么凶残。

刘胤的目光扫向黄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甩在地面,冷笑道:“怎么,许你们杀我,不许我杀你们?”

手下们的畏缩令阿力心头一恼,他明白自己这次看走眼了,不晓得刘胤是有本事的。

想着刘胤方才招架劈砍,夺刀杀人的动作行云如流水,暗道这不人不好解决,便决定让手下们继续耗一耗他的体力,最后自己再出手。

于是他便向着手下们恶狠狠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斩他呀!”

手下们也不傻,两个同僚凉的这般快,对面明显会武功,不是自己等人能轻易拿下的,弄不好冲上去马上就会步惨死同伴的后尘。

但帮规森严,畏敌不前、不听命令那是要受重罚的,因此虽不想上,他们也只能咬着牙硬冲。

当下这剩下的四人外加三个饭馆里的就叫着号子鼓劲,哇呀呀怪叫着持械杀向刘胤。

“既然你们找死,那就成全你们!”

厉喝间刘胤再度出手,因地形不便的原因这些人绕不到他后面去,只能正面冲到他眼前,这就给了他大大的帮助。

那把插在死人背后的刀被瞬间拽出来带出飞溅的鲜血,持刀人横刀发力一扫,磕飞一把短棍,脚步前踏身体拉开,一抹刀锋在背后滑落劈中空气。

这短短时间内招架躲开了两柄武器,却还有阴险的一刀似毒蛇出洞一样插过来,距离他的身体不到半米。

侧身一避,险之又险躲过刀尖,而手中的这把刀却已经在横扫中精确与一人的喉咙进行了亲密接触,使一抹鲜血飞出,中刀者捂着喉咙瘫软倒下,死不瞑目。

“啊——”

顺势收刀后转身一个侧劈,又一人在长声惨叫中倒下。

而这时前赴后继的敌人又已经把刀砍了过来,来不及躲之下只能横刀猛挡。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中,刘胤手中的那把刀已经断成了两截,他用半截刀精准推进了一人的胸膛后抽身猛退,一把刀空了他刚刚所在的方位。

“唔唔...”

被断刀刺穿胸膛的人喉咙里发着声,满嘴都是血沫子,脸部狰狞扭曲,靠着墙壁的身体无力倒下。

“啐!”

吐了一口溅在嘴上的血,刘胤怪叫一声,脚下发力反冲过去,一拳击中了一人的胸膛,令目标身体骤然失去自主能力飞出数米远,还把躲闪不及的两个同伴撞倒在地,让三人顿时滚作一团。

再然后他手臂缠住一人胳膊,反手一扭掰的那人骨骼发出断裂的脆响,也使持棍者脸孔扭曲的叫出声音,棍子脱手时被他一只手接住,握紧后抬起来以握住处猛地扫向这人太阳穴,直接又给砸死一个!

这时,屋子里站着的便只剩下刘胤与阿力了,黄让已经吓尿似地缩于墙角。

阿力脸皮铁青,暗骂了一声,立即退出屋子,刘胤扔掉手中的棍子,快步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饭馆的大堂后,四目相对。

“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怕你吧?”

阿力冷冷盯着他,微微扭动脖子,大有一种现在才要彰显本领的既视感。

“你说的不可不做说啊。”

刘胤同样盯着他,他倒想看看这个练家子有多高武功。

别看他方才大显神威一连杀了好多,但他根本没费什么力。杀几个人而已,就和杀鸡一样,要是没这点能力,他早就死在残酷的战场上了。

“哈!”

阿力扯后一步,双拳一前一后摆出拳架,整个人像是一张拉满的大弓,蓄势待发,气势不凡。

他之所以刚才不出手,不仅是因为想用手下消耗刘胤体力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那房间里地方狭隘,刀棍招呼不方便拳脚施展对拼。

眼下自己的手下死了,对方的体力被消耗了,他认为自己胜算非常大。

“洪拳?”

看对方明显的起手式拳架,刘胤的唇角微微上扬。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