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剪会(1 / 1)

自申海开埠,成为通商口岸以来,它就一直繁荣鼎盛。

在远东大地,不管是它的名头还是经济,都已经盖过了其他城市,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远东明珠”。

这种大都会通常具备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在光明之下有太多见得人, 见不得人的黑暗滋生。

而帮会,就是黑暗滋生的最佳温床与源头。

不管是在租界里,还是在租界外的‘夏界’,都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帮会,他們的有的几个、几十人聚在一伙成团,有的则是有着成百上千号成员的庞然大物。

这些帮会组织深植这片土地,与官府、买办,甚至洋人勾结,沆瀣一气攫取利益,欺行霸市压榨底层百姓,再不就是从事营着各种不正当的行当、见不得光的生意,它们早已是申海社会中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剪会,正是其中之一,申海江湖上也俗称之为“剪子帮”。

起初,这是一个由手艺高超的剃头师傅号召同行们组建的,初衷目的是为了反抗帮会的压榨盘剥,团结起来互帮互助,维护行业环境。

可时至今日,这个组织早已经沦为与那些帮会别无二致的样子。

它们有着自己的地盘,有着自己经营的生意,也会为了利益对无辜者痛下杀手,与其他帮会发生火并。

剪子帮号称有“一千弟兄”, 在申海江湖中算得上名列前茅的大帮会,威势愈隆。

从有些喝高的黄让黄掌柜这里得知了这些情报后,刘胤的眉头狠狠皱起,一口一口嘬着烟。

洪门有“三十六誓”、“二十一则”、“十禁”、“十刑”、“十条十款”这些规矩。

就以剪子帮的这种性质,早特么违背不知多少条了!

这样一个百姓眼中的臭烂帮会,怎么能成为洪门的一个下属分支组织?

他这些年一直在海外,除了知晓一些海外洪门的事情,以及从叔叔那得知的关于洪门十大总部的部分信息之外,并不了解洪门在大坤国的具体情况,和发展分支势力的相关情报。

眼下了解了关于剪子帮的种种,他的内心非常恼火。

于是,他便又看向桌对面的黄让,问道:“黄兄,咱帮里,你可见来过洪门总部的人吗?”

“嗝...”

黄让打了个酒嗝,醉醺醺地在他面前伸出一根手指,道:“贤弟,别说传闻中总房的人了, 便是同属于洪门的外来弟兄, 我都没见过, 你是第一个,嗝...”

刘胤点点头,把烟头扔掉,用脚踩着碾灭火星,又蹭了两下。

“不过,不过咱帮里的老头子,他老人家,他可是正经的洪门中人,与贤弟你一样,听说也曾是一座山堂的香主...嗝。”

“哦?”

一听此言,刘胤来了兴致,连忙问道:“老头子?”

黄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似是借着酒意卖弄道:

“是呀,老头子当年创建帮会,招揽各路豪杰,剪灭各方对手,当真是英雄了得啊!当然,他现在也是宝刀未老,风采依旧。

每一个入会的弟兄都要在老头子面前敬茶,宣我洪门誓词,所以,你我是自家兄弟没错。

你有着海外这份资历,老头子定会对你青眼有加,怎么着也会给你个堂主的位子坐坐,今后你发达了,可不要忘了为兄今日的举荐情分呐。”

哦,破案了,怪不得你像个傻子一样,喝点酒就往外吐东西呢,原来是打着这种主意啊?

刘胤会心一笑,知道了他为何没醉偏偏装醉,原是想方便说这种话。

忠孝仁义礼智信,剪子帮一共七个堂口,号称“七字堂”。

在这上千人的大帮会里,七位堂主位高权重,可以说仅在帮主老头子之下。

刘胤若是入了剪子帮,成了堂主级别的人物,那自然身份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说好了,将来必然能得到提携。

更妙的是此刻说的是醉话,即便到时失了算,帮主对这位海外归来的同门并不看重,不开什么特例提拔,他们之间再见时也不会显得尴尬。

可以说啊,不愧是能被分来当掌柜的,人家有脑子,也会用。

对此,刘胤拍着胸脯表示:“黄兄你放心,今日之情兄弟我绝对不会忘!”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黄让大笑着,醉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与期待之色。

随后他举起酒杯,高声道:“来来来,再走一杯,走一杯。”

“黄兄好酒量,佩服。”

“哈哈,贤弟你也不差,我喝遍帮中无敌手,今下遇到了你,真可谓是棋逢对手啊。”

...

饭馆内堂里还在推杯换盏,饭馆外却来了一帮不速之客。

虎背熊腰的汉子站在门前,身后是五六个拎着刀棍的手下。

“力爷,进。”

伙计阿方在前头把门打开,侧开身引着一干杀气腾腾的人进去。

“这是...”

因为打烊,所以后厨的几个伙夫在前堂,有的在下棋,有的正躺在并于一起的椅子上,瞧阿方领着人到此,不由十分惊讶。

“在里面?”

阿力扫了一眼遮住内堂的门帘子,冷冰冰地向伙计问道。

“对,就和掌柜的在里面喝酒。”

伙计点头应答。

得了答案,阿力便径直走向内堂,身后人亦跟随而行。

“这是怎么了?”

一个伙夫立即询问伙计。

伙计面色有些复杂,但还是把自己听到的给他们描述了一遍。

方才还是贵客,现在却要成刀下亡魂?

店里的人算是明白伙计为何面色有异了。

当然,这是帮主老爷子的令,别说他们得听,掌柜的也得听。

碰上这机会,他们这些据点的喽啰也不想错过,几人立即去伙房取家伙,打算上个手,分润一二功劳。

内堂

“力爷,您这是...”

一干人的突然闯入,让正在喝酒的两个人一下子站起来,刘胤瞬间警惕,黄让瞬间清醒,但却不明所以。

阿力是帮主老头子身边的一员猛将,终年在身旁鞍前马后,虽然没有在帮中任职,但人人都不敢小觑,要巴结一二。

故此,掌柜的这个帮里的头目,叫他一声“爷”算是心甘情愿。

只不过这个阿力却理都未理黄让,而是直接盯向刘胤。

被他这么一盯,刘胤瞬间就闻到了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儿,那目光又凶又厉,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熊!

并且,观其宽大的手掌,肌肉隆起的臂膀,指结上的老茧,看得出,这人分明是个练家子。

虎背熊腰一身煞气,绝不是庄稼把式的那种!

当然,要比杀人养煞,他刘胤在战场血泊中打滚,宰的人不计其数,煞气要比对方更浓,只不过他早已学会了锋芒内敛而已。

刘胤在观察他,他也在打量刘胤,上下看了几眼后,便用冷硬的声音问道:“你就是那个从海外来的留洋学生,还自称是外海洪门香主的人?”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