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第十三章 治手

第十三章 治手(1 / 1)

从镇上到村子并不远,六七里地的样子,苏承崴了脚,尽管他说可以走,苏小小仍是去雇了一辆牛车。

是隔壁村的,老李头今日不在。

一家三口坐在牛车上,苏小小忽然问:“五爷是谁?”

方才与那伙人群殴时,听到有人口中喊——“姓苏的,你这么做就不怕得罪五爷吗?刀哥可是五爷的人!”

“对啊,五爷是谁?”苏二狗也很好奇。

苏承一脸若无其事地说道:“道上混的,在府城有些小势力。早年打过交道。”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苏小小说。

苏承道:“你别听张刀瞎吹,他搭不上五爷的!”

“万一要是搭上了呢?”苏二狗问。

苏承哼道:“搭上就搭上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他被揍成那副德行,怎么也得躺床上养好几个月的伤!等他去告状,黄花菜都凉了!”

苏二狗弱弱道:“那要是不凉呢?”

苏承一巴掌拍上他的大脑门儿:“你哪边儿的!”

苏二狗委屈。

赶牛车的人将苏家三口送到杏花村附近,临走前,苏小小交代了他一句:“劳烦你转告何童生的家人,我不管是他来,还是他家里人来,总之,三日期限一到,不见银子便见血!”

那人吓得浑身发抖地走掉了。

苏二狗对苏小小竖起大拇指,他姐,有气场!

“不过,姐,他好像不是何童生那个村子的,是东边杨柳村的。”

苏小小:“……”

……

一行三人进村时,三个小豆丁像三只嗷嗷待哺的小雏鸟,朝后扑棱着小胳膊,巴巴儿朝村道上张望。

看见他们,三小只呼哧呼哧跑过去。

“大虎小虎二虎!”

苏二狗眼睛一亮,把三小只截了胡——肩上扛一个,怀里抱两个。

黑了脸的三小只:“……”

小吴氏胆怯地走到苏小小面前,小声说:“他、他们要来这里等……”

村口风大,挺冷的。

她很怕苏胖丫怪罪她没照顾好孩子。

“今天多谢了。”苏小小并没觉得小吴氏有哪里做得不妥,“他们没闹腾你吧?”

小吴氏迟疑了一下:“没闹腾我。”

就是弄哭了半个村的孩子……

苏小小莞尔一笑:“我就知道,他们很乖的。”

小吴氏硬着头皮:“……嗯,你儿子很好带。”

不是我儿子……算了,解释不明白的,等卫廷康复了,自会带几个小家伙离开的。

“这些点心你拿回去。”

苏小小从镇上买了几盒点心,自然,不是锦记的。

小吴氏不要。

“收下!”

苏小小凶道。

小吴氏战战兢兢地收下了:“没、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苏小小望着她落荒而逃的小背影,心道,瞧把人吓的。

“也是个可怜的。”一旁的苏承叹了口气,难得没抠搜。

小吴氏嫁的是刘山的长子刘平,刘平的娘生他时难产去了,后来刘山又娶了个续弦大吴氏。

虽同姓吴,不过小吴氏与大吴氏并没有任何亲戚关系。

大吴氏生了一儿一女,女儿出嫁了,儿子是牛蛋的爹。

大吴氏只疼自己亲儿子这一房,加上小吴氏的肚子里只生出两个闺女,连带着刘山这个亲爹也更偏向老二了。

刘平与小吴氏,一个在镇上做苦力,一个在家当牛做马。

……

到家后,苏小小去照例给卫廷送了药。

不知是不是被自己的尊容打击到了,卫廷比起前两日自闭了许多,一句话也没和苏小小说。

他emo,她就开心了!

苏小小笑着去灶屋做了晚饭——煎荷包蛋、葱油手擀面外加一碗大白菜烧五花肉。

嗯……这么吃下去,会不会不等腊肉腌好,就提前吃完了呀?

白日里与人干了一架,三人体力消耗巨大,食量杠杠滴。

三小只也吃的不少,像三只吭哧吭哧的小松鼠。

她特地多煮了一锅饭,想着若是吃不完,明早就做锅巴饭。

没多会儿,大锅见了底。

一家子……全是干饭人呐……

夜里,苏小小端着一盆热水去了苏承屋。

苏承正躺在床上嘶嘶地抽凉气。

许久没和人这么干过架,他骨头都快散了,尤其是右手与右脚踝,一个麻痹不已,一个钻心的疼痛。

“爹,我进来了。”

苏承一秒结束抽气,端直地坐起身。

“还没睡呢?”他正色问。

“等下再睡。”她端着热水来到床前。

“干嘛?”苏老爹吸了吸鼻子,一股中药味儿,“你买药了?”

她当然没买药,这些是上次从基地药房装进急救包的中药,有消炎镇痛、活血化瘀的功效。

卫廷暂时用不着。

……用得着也先给苏老爹用!

苏小小面不改色地说道:“昨天去镇上顺便买了点儿……伤药,你把脚放进来泡一下。”

苏承摆摆手:“给女婿就成了,我这儿用不着。”

“你老想着他做什么?”苏小小凶巴巴地说道,“让你放进来就放进来!”

苏老爹乖乖地把脚放进了木盆里。

他的脚踝只是单纯的扭伤,养几日便可痊愈,麻烦的实则是他的右手。

原主的记忆中,苏老爹的右手是有旧伤的,到了阴冷潮湿的天便会发作,轻则疼痛,重则麻痹失去知觉。

村里曾来了个江湖游医,给苏老爹开了几服药,吃过之后有几年没发作了。

今日是与张刀干架,才再次损伤。

这次若是不能治愈,苏老爹的右手就只能彻底废掉了。

见女儿一直捧着自己的右手发呆,苏承清了清嗓子,抽回手道:“没事儿,不疼!”

苏小小正色道:“我会想办法医治你的手,在那之前,这只手不许再使劲儿!”

苏承只当女儿是要去镇上请大夫为他治手,不赞同地说道:“说了没事,花那些个银子做什么?”

他的手他自己清楚,没用的,就连当初那个医术高明的游医,也只是让他的右手不再疼痛而已,却并没恢复原先的力气。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好起来了。

……

从苏老爹屋子出来,苏小小又去了一趟苏二狗的屋。

苏二狗去茅厕了,三个小豆丁正站在桌边,踮起脚尖往桌上瞅着什么。

“是想吃点心吗?”苏小小走过去问。

三小只抬起圆乎乎的小脑袋,眨巴着眸子点点头。

“想吃的话,要说。”苏小小拿起一盒桂花糕,蹲下身看着三人。

三人不吭声。

苏小小:“说了就能有哦。”

依旧无人吭声。

苏小小想了想,把桂花糕拿开,从自己屋拿了几个糖葫芦过来。

三人的眸子瞬间看直了。

果然,糖葫芦的魅力比桂花糕大呀。

苏小小循循善诱:“糖、葫、芦。”

她寻思着是不是太长太难了,简化了一下,“糖。”

三人:“娘。”

苏小小:“???”

最新小说: 娘子可能不是人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