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叫娘(1 / 1)

苏小小:一件衣裳而已,不至于吧……

苏承鼻尖一酸,喉头哽咽:“这是你第一次给爹做衣裳……”

“买的……”

“都一样。”

可是我觉得很不一样。

苏小小看着苏老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作天作地的杏花村一霸,收到女儿送的棉衣竟然是这种反应,你这让我没法儿往下接呀!

苏承老心甚慰,眼底泪花闪动:“成亲了就是不一样,闺女长大了。你放心,我会对女婿好的。”

不是,这又干卫廷什么事?

她买的衣裳!

那家伙连根手指头也没动!

你对他好什么?揍他才对!

“大丫,时辰不早了,你去歇息吧。”苏承对苏小小说。

“哦。”苏小小道,“那你也早点睡。”

苏承点头。

苏小小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带上的一霎,里头传来哇的一声!

——赫然是苏老爹在屋内抱着女儿送的棉衣……莽汉哭泣!

苏小小的小胖身躯一抖!

这副身体的易哭体质……该不会就是遗传了苏老爹吧?

乡亲们知道你是这样的苏恶霸吗?

苏小小又去了后院找苏二狗。

苏二狗在后院冲凉水澡,这是苏承教他的,说冬天洗凉水澡能提高身体素质。

苏二狗从八岁起便再没洗过热水澡,身体果然棒棒的!

——苏小小严重怀疑苏承只是懒得给苏二狗烧洗澡水而已。

“二狗。”

“姐?”

苏二狗刚自己头上淋了一盆凉水,就发现苏小小过来了。

寒风凛冽,他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湿漉漉的裤衩子。

苏小小看着都冷。

“我给你买了棉衣,放你屋里了,一会儿洗完澡你试一下,不合身的话告诉我,我拿去镇上改。”

“好嘞!”

苏二狗爽快应下,继续端起木盆冲澡。

他见苏小小没走,仍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由地问道:“姐,你还有事?”

苏小小谨慎地打量他道:“你,想哭吗?”

“嗯?”苏二狗一愣,摇头,“不想啊,我为啥要哭?”

苏小小摆摆手:“那没事了,你赶紧洗了进去,别着凉。”

看来全家只有苏二狗不是易哭体质,憨憨有憨憨的好啊。

苏小小去了苏二狗的屋。

三个小豆丁正盘腿坐在床上玩木块。

是原主与苏二狗幼年时玩过的,今日苏承废了老大的劲儿从箱子里翻出来,有些类似于七巧板,只是没那么规范。

几个孩子不哭不闹的,没人看着也能自己玩,比隔壁的牛蛋好带多了。

苏小小抱着衣裳走过去。

三小只抬头看着她,眼神萌萌的,有点小害羞。

苏小小的姨母心都要溢出来了。

虽然有个不靠谱的爹,但三个小豆丁是真可爱呀!

比她前世买过的橱窗娃娃都可爱!

苏小小将一叠崭新的衣裳放在床头,拿了三套小的给三人换上。

她早上给他们穿过衣裳,差不多知道他们的尺寸,买的棉衣全都挺合身。

“站起来我看看。”她说。

三人乖乖地站起来,在床上蹦来蹦去。

裤子大小也正合适,不踩脚,也不会往下掉。

“好了,今天就玩到这里,该睡觉了。”

苏小小把床上的玩具收了,被子铺好,给三人脱了衣裳,一个个塞进被窝。

她不知道三个小豆丁怕不怕黑,她小时候是怕的。

她在桌上留了一盏油灯,检查了一下几人的被角。

就在她要转身出去的一霎,三人中不知是谁,忽然叫了一声娘。

苏小小一个趔趄差点栽了!

“谁叫的?”

她错愕地看向被窝里的三小只。

三人无辜地看着她。

她严肃地纠正道:“不可以乱叫,知道吗?我不是你们娘。”

三小只依旧只是这么看着她。

她叹了口气,算了,他们还小,听说小孩子刚学说话时都是乱叫的。

前世就有不少学龄前的小朋友会把陌生女孩子叫成妈妈。

他们应该也是这样的。

苏小小最后才去卫廷的屋。

她对卫廷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将衣裳往他身上一扔。

卫廷都快睡着了,一下子又给惊醒了。

“你——”

“哼!”

苏小小傲娇地扭过头,头也不回地走了。

……

翌日,苏小小依旧努力起了个大早。

她揭掉手背上的敷料。

这种敷料与皮肤的质地接近,不凑近了看是看不出来的,因此家里没人发现她受伤。

“科研大楼的新药果然好用啊,那么长的口子,一晚上就愈合了。”

“看样子,再过两天就能恢复如初,并且不会留下疤痕。”

这真是意外之喜。

她换了一片新敷料,去灶屋做早饭。

令她意外的是,除了卫廷那个病号,其余人也全起了,且全都换上了苏小小买的新棉衣。

小孩子醒得早不奇怪,可苏老爹与苏二狗不是不到日上三竿不睁眼的么?

昨儿她把苏二狗捞起来,费了老大力了!

“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转转!”

苏承说。

“爹说的对!”

苏二狗说。

三小只也点头点头。

苏小小道:“还没吃早饭呢。”

“回来再吃!”

说罢,苏承就带着苏二狗与三个小豆丁,雄赳赳地出门了。

碰到的第一个乡亲是去地里挖萝卜的周婶子。

周婶子拽紧了篮子叫道:“我没钱了!”

苏承嚣张地走上前,拍了拍自己的袖子:“新衣裳。”

周婶子一脸的莫名其妙。

苏承:“我闺女买的。”

苏二狗:“我姐买的。”

三小只:娘买的。

周婶子:“……”

……

镇上的一间医馆中,大夫给张刀处理完最后一处伤势。

苏小小那一下造成的伤害可不轻,他的肋骨足足断了三根!

要不是他是常年习武的身体,这会儿只怕已经是个废人!

“大哥!”

另外两个小弟也晕了一个,瘸了一个。

说话的是后者。

张刀眼底闪过凶光:“苏承,你养的好闺女!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题外话------

早安:)

最新小说: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娘子可能不是人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