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再生疑窦(1 / 1)

第385章 再生疑窦

这股热流来得迅猛而狂烈,叫她几乎克制不住!

路繁花拿着筷子的手没忍住一个颤抖,筷子吧嗒一声掉在了桌上。

“怎么了?”

陈默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却见路繁花紧蹙着眉,原本白皙的脸上此刻一片通红,红得像是天边的火烧云。

这红分明不正常!

“没事……唔……”

路繁花原还想忍耐过去,但话才刚一出口,一只大手就巴上了她的额头。

陈默用手探了下她额间的温度,顿时被那滚烫的触感给惊到了:

“怎么这么烫?

你发烧了?

你等着,我去叫医生过来。”

说完,他就急急地推着轮椅想要出去。

“等等……”路繁花察觉到他的动作,急忙一把拉住了他,“别去……我唔……”

她想说,她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但是这一次的能量暴涨不知道为什么异常凶猛!

那股突然暴起的热流在她体内横冲直撞,随着时间的流逝非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还在源源不断地加剧!

刺激得她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心脏像是超负荷般疯狂地跳动着,发出“咚咚”“咚咚”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承受不住的炸裂开来!

陈默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她白皙的太阳穴间凸起的青筋,一鼓一鼓的,好似有什么活物在里面窜动一般!

饶是他见惯了各种枪伤、刀伤等等不同的伤口,也被眼前路繁花的这个模样给吓到了。

“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他面色阴沉发狠,语气里带着抑制不住的怒气!

他是真的气狠了!

她都这样了,还说什么没事!没事能是这个样子吗?

她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陈默幽深的双眸中一片阴婺,犹如黑云压境一般!他说完话,也不等路繁花回答,便手一抬将路繁花打横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路繁花立刻就明白了男人的意图,他这是要直接抱她去看医生。

但她现在的情况,不是看医生就能够解决的。

她急忙阻止:“别!阿默,等等……你听我说……”

陈默冷硬地拒绝:“先去看医生。”

现在她说什么都没用!任何事情都等看完医生以后再说!

“不是……你别这样,你先放我下来……”

路繁花一边要应付体内还在源源不断暴涨的能量,一边要同陈默解释,简直无语。

眼见着他就要将自己带出门,送去看医生,她实在没办法,终于开了口:

“我这样……看医生没用!”

陈默动作一顿,表情阴郁得难看:

“什么意思?”

什么叫看医生没用?

难道……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可是她才刚刚告诉他,他的身体没事!

她一直在骗他?

一想到,路繁花极有可能得了什么难以治愈的病,甚至还一直瞒着不叫他知道,陈默只觉得好似闯入了那烈火中的冰窟窿!又冷又如火中烧!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停下动作,哑着嗓音问道。

“什么?”

原本还在挣扎着想着,想着如何安抚好陈默,叫他放开自己的路繁花,猛然听到这么一句,一下愣了。

什么“什么时候”?

什么意思?

她有些不明所以,茫然着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陈默将她的迟疑看在眼里,却只觉得她是被自己猜中了隐情,心虚,一颗心登时就沉入了谷底。

“是什么病?

你放心,现在医术高明的医生很多,我带你去县城看病。

如果还不行,我们还可以去市里,去首都,总会有办法的。

“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嘛,你最讨厌没有求生意志的人,只要你对自己有信心,我们一定可以治好的。”

他一句一句地说道,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只知道,他不能失去繁花!哪怕只是想一想,整个人就如同坠入了阿鼻地狱一般,绝望痛苦,找不到一丝光亮。

听着面前男人的自说自话,路繁花彻底傻眼,连身体里那一股股蛮横的热流都顾不上了:

“谁、谁说我得病了?”

还是得了那种不能治的病?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怎么自顾自误会成这样的?

她不让他带她去看医生,是因为她的情况看医生也没用!

啊!

“不能治”的病,可不就是“看医生也没用”么……

但她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路繁花好像终于明白了这场误会是怎么造成的了……

陈默却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路繁花:

“你、你不是得了重病吗?”

路繁花无辜:“没有。”

陈默呐呐:“那你刚刚……”

“我说看了医生没用,是因为……不需要看医生……唔……”

路繁花还想继续解释,突然的能量却突地又是一阵猛烈的暴涨!

“你先……抱我去床上……”

她压制着愈发混乱的气息,赶紧道。

陈默虽然还是没有弄明白路繁花到底怎么了,但是也渐渐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大概是误会了。

但见她确实十分难受,听她想要去床上休息,他也没再继续追问,赶紧抱着她,将她放到了床上。

路繁花却并没有躺下,反而盘腿而坐,闭目开始调息!

她必须马上打坐调息,消化体内的能量暴涨!否则,再任由那些蜂蛹的能量继续这样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下去,她只怕就要爆体了!

陈默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但是这盘腿而坐的姿势他却认得,她……在打坐?

他倒不是对打坐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只是……一般只有那些和尚、道士才打坐。

请原谅,这个时代还没有所谓的瑜伽,和冥想养生之说。

所以,他只能联想到那些“方外人士”。

可是,路繁花她为什么要打坐?

而且,她刚刚的样子……也很不对劲。

如果不是生病,那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陈默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他那后娘曾经说过的话——巫术!

路繁花会巫术!

随后,他又想到了路繁花那异于常人的治病手法……

难不成……繁花当真在修炼什么巫术?

陈默定定地看着闭目打坐的路繁花,眼神骤然变得幽深暗沉……

最新小说: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开局幕后签到 外室 顽烈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