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369章 同她生了隔阂

第369章 同她生了隔阂(1 / 1)

第369章 同她生了隔阂

陈默一愣,他显然没有想到路繁花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她说,她一直在骗他……

骗他什么?

路繁花原本就有些紧张,见陈默听了她的话之后沉默不语,愈发紧张了,不禁有些后悔……

她是不是……不应该在现在这个时候坦白?

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也没有再后退的余地了:

“如果我说,其实……我记得以前的事情,你……怎么想?”

陈默的手猛地一紧,她……恢复记忆了?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她想起来了多少?

之前她瞒着不说,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说了?

还有……她,会不会再变回以前的样子?

一想到这种可能,陈默只觉得心中猛然一紧!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他就是感觉不同。

他想和现在的路繁花在一起,想和她一辈子不分开,但是……却无法面对以前的路繁花,单是想想就觉得抗拒得狠。

陈默觉得自己这样想不对,失忆前的路繁花也好,失忆后的路繁花也罢,都是她。

他既然喜欢上了她,就应该喜欢她的一切,而不应该这样只喜欢她的好,却不能包容她的不好。

可是……

他就是无法跨越心中的那一道坎。

甚至只要想一想,路繁花有一天会再变成从前的那个样子,他都无法接受。

一阵窒闷的沉默后,他缓缓问道: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所有的事情……你都想起来了?”

“不是想起来……而是,我一直都记得。”

路繁花道。

除了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茫然之外,后面的很多事情她就都记起来了。

只是某些细节的地方记得不甚清楚。

这倒不是说,她没有继承原主的全部记忆。

正是因为某些事情,原主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她继承到的记忆里也会有含含糊糊的地方。

这都是正常的。

没有哪个人会记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没有丝毫遗忘。

陈默又是一怔,一时间竟然有点没明白路繁花说的意思。

什么叫……“一直都记得”?

路繁花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肯定还没明白过来,于是进一步地解释道:

“其实……从医院醒过来,你告诉我,你叫陈默,是我的丈夫的那一刻,我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我……没有失忆。”

这下,陈默终于反应过来了,也彻底明白了路繁花的意思。

他的瞳孔微微有些放大,诧异地看着路繁花:

“你是说……你没有失忆?”

这怎么可能?

如果没有失忆,她为什么会变得和从前完全不一样?

如果没有失忆,那她又为什么要骗自己,她失忆了?

路繁花点头:

“当时在医院醒过来,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错了,错得离谱。”

这话,路繁花倒是没有说谎。

从看见陈默在被原主那样背叛、伤害之后,还能不计前嫌地为她治伤,在医院里守着她、照顾她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原主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放着这样好的一个男人不要,却要和刘二林那么个人渣私奔。

简直蠢得不能再蠢了!

“可是……我也知道,你肯定对我失望极了。

不管我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单是我在你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离开你,我就对不起你。

“我想改变,想和你重新开始。

“但是,我又担心,我伤得你太深了,你不会想要我了。

所以……所以那个时候,你误会我失忆,我就、就顺水推舟……装了下去……”

陈默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她从来就没有失忆。

她只是担心,他会不要她,所以才假装失忆。

不,更确切地说,他更不能接受,眼前的路繁花竟然就是从前的那个路繁花!从来就没有什么失忆前和失忆后。

但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路繁花说的没错。

如果不是她那个时候装作失忆了,等她康复出院,他势必会同她离婚。

虽然,当初对于她同刘二林私奔的事情,他心里并没有多难过。

但他也是一个男人,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不在意这种事情,他当时是下定了决心要同她离婚的,要不然也不会写下那份离婚申请。

可偏偏那个时候,她“失忆”了。

她一个女人,什么都不记得了,又什么都不会做,同娘家的关系也不好。

他的责任心,让他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选择同她离婚,抛下她不管。

不得不说,路繁花确确实实拿捏住了他的心思。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眼前的路繁花就是以前的路繁花”这个事实。

“怎么了,你干嘛不说话?

生气了?”

见陈默又是半晌不说话,路繁花不由试探地问道。

其实,没有失忆这一事,她原是可以不说的。

但是,她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坦诚相待,那有些事情她自然应该慢慢向陈默表露。

所以,今儿个这一番话虽然说得冲动了些,她却也没有后悔。

只是不知道陈默是怎么想的,又会不会生气。

陈默终于回过神来,他缓缓道:

“没有……我没有生气……”

与其说生气,倒不如说别扭。

“真的?”

路繁花有几分不信。

如果当真没有生气,那他的表情为什么看上去怪怪的?

“真的。

你那个时候……也有难处。”

陈默能理解路繁花当时的选择,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那会子路繁花撒了这么个谎,也不会有他们的今天。

只是……理解归理解,他却无法忽视心底的那股别扭。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如今和他亲密相依的路繁花就是以前那个路繁花,他总是有些无法接受。

甚至有点不敢去看路繁花的眼睛。

路繁花还在定定地看着他,想要从他的表情里分辨出他话中的真假。

陈默有些仓惶地避开了她的视线,再一次道:

“我真的没有生气。”

但那语气中却带了几分心虚和不自然。

路繁花眸光一敛,心跟着沉落下来……

虽然陈默在竭力粉饰,但他目光中的闪躲如此明显,她如何看不出来?

他这是……同她生了隔阂?

心中有了计较?

他在怪她,怪她不该欺骗他?

最新小说: 锦屏春暖 若春和景明 天庭临时工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恣睢之臣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八零小确幸 听说我很穷 小狼狗饲养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