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346章 她不要他了……

第346章 她不要他了……(1 / 1)

第346章 她不要他了……

娟子她……心冷了……死心了……

她不要他了……

怪谁?

怪他……怪他……

“哈哈哈哈……”

都怪他……

“哈哈哈……”

是他……

明知道娟子受了委屈,却不管不顾……

是他……

明明知道阿娘因为宝儿对娟子不喜……故意磋磨她,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只叫她们母女俩一让再让……

是他一次一次的冷漠和无视,彻底寒了娟子的心……

都是他!

“哈哈哈哈哈……”

大柱突然仰起头,好似疯了一般又哭又笑……整个人如癫似狂……

看得众人一阵毛骨悚然……

大柱仿佛没有看到众人一般,他哭着笑着闹了一阵后,突然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

众人也都吃得差不多了,被大柱这样一打趣,宴席也就这样结束了。

等到众人都散得差不多后,路大山几人来到了路繁花面前。

意外的是,几人之中路方氏最先开了口:“你没事吧?”

她问的时候,语气并不是在做戏,而是真的带了几分真切的关心。

似乎自从路繁花替路大山治好了病之后,她对路繁花的态度就日渐改观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真爱”的力量?

路繁花暗暗想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路方氏表情一松:“没事就好。”

路大山不会说话,听了两人的话也只是连连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倒是路方氏,看了路繁花和陈默两人一眼,突然道:

“看到你和默子现在这个样子,我和你阿爹也就放心了。

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她这一句“任性”,说的自然不会是陈默,而是路繁花。

虽然路繁花私心里觉得她根本没有资格对自己说教,不过到底还是认真应了一句:

“我知道。”

既是真心为了她好,她也能虚心受教。

也幸得今天路瑶没来。

如果路瑶在场,看到有人拿着刀追砍路繁花,指不定心里要怎么偷着乐呢。

即便路繁花没有受伤,只怕也会被她逮住机会各种嘲讽。

但路瑶一听说路繁花家里要请客,气都气饱了!哪里还会来吃饭?

找了借口说“不想让人看见她现在的脸”,光明正大地没来。

她连这样的理由都说出口了,路方氏和路大山自然也不会勉强她。

但就路繁花而言,路瑶不来,更好。

路方氏点点头,“你心里有数就好,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们先回去了。”

她说完,和路大山一同转身离开。

但是,路似锦却并没有跟着立刻离开,而是在路方氏同路大山两人转身后,趁着他们没注意突地将手里的一个东西塞进了路繁花手里。

还不等路繁花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做什么,就听见他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这是我和阿爹给你的,拿好。”

然后也不管路繁花要不要,转身就快步追着路方氏和路大山两人离开了。

路繁花先看了他们几人的背影一眼,这才摊开手掌去看掌心了的东西,发现是一方手帕。

手帕包成了一团,她捏了捏,里面是一个什么方块状的东西。

这熟悉的样式……

该不会是钱吧?

她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有些喜欢用手帕包钱。

她打开手帕,里面包着的还真是钱……

大概是……路父和路似锦见她最近起了新屋,今儿又请大家吃饭花销了一笔,担心她没钱用吧?

但她哪里需要他们的钱?

她现在的空间里几乎种满了植物和粮食,各种干货,肉干也存了不少。

其实最近他们家吃的那些蔬菜,都是她从空间里摘的。

只是生活上的事情都是她一手安排的,陈默也不可能细心去留意她每次去供销点买了哪些菜,是不是每日端上饭桌上的那些。

所以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

她往后翻了翻,在那些零零散散的钱币下面还藏了几张票。

不多,两张布票,一张粮票,还有一张肉票。

路繁花看着,心中不禁有些发酸。

路似锦既然会拣着路方氏离开的时候悄悄将东西塞到她手里,想必这些东西肯定是他和路父暗暗攒的私房钱。

别看不多,但依着他们本就不怎么好过的日子,这些零零碎碎的钱和票也不知道存了多久。

直到这一刻,路繁花才第一次生出了一种“他们是她的家人,是她的亲人”的概念。

之前,她虽然也想过替原主尽孝。

只要路家人不过太过分的事情,在他们遭遇困难的时候,她也会出手相助。

但是,却到底只是将他们当做了自己代替了原主后,必须承担的一份责任。

从来没有觉得他们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如今她却突然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了,路父和路似锦于她而言,与旁的人是不同的。

一时间她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好半晌,路繁花才将钱和粮票等重新包起来。

她才刚包好,身旁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你打算还给岳父?”

她转头,见到是陈默。

她微微一愣,随即点头:“嗯。”

然后又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要还回去?”

“猜的。”

陈默的表情显得很淡然,好像丝毫不意外路繁花会这样选择,但他很快又道,“我觉得……你还是收下吧。”

“嗯?”

路繁花不解地看着他。

她当然知道,陈默不可能是贪财之人,他这样建议,想必是有他的想法。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我看得出来,岳父和小舅子心里对你很是愧疚。”

陈默道。

路繁花一怔,旋即明白了陈默的意思。

路父和路似锦对她心存愧疚,她是知道的。

这些钱财既是他们的一份关心,又何尝不是他们的一份愧疚和弥补。

如果她坚持不收,只怕非但不会让他们开心,反而还会让他们误以为,自己是不是始终无法原谅他们,这才不接受他们对她的好。

这样一想,路繁花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罢了,这次就收下吧。”

就算是为了要宽慰路父和路似锦的心,这包钱她也是不能退回去的。

说完,空气里一下安静下来。

路繁花这才注意到四周只剩下了她和陈默两人,周围安安静静的,什么都没有,唯有那昏黄的暮色。

想到晚饭前,陈默同她说的那一句“想”,路繁花的耳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红了起来……

今晚……

最新小说: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我的1995小农庄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顽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兼职漫画家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冒牌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