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324章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第324章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1 / 1)

第325章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陈默恶狠狠地吻住怀中的女人,带着一股凶悍的占有欲,像是恨不得吞进腹中一般,完全不复往日里的温柔。

“唔……”

路繁花有些难受,不禁捶了捶男人的肩膀。

但她本来就不舍得伤了他,根本没用几分力气,捶在男人结实的肩膀上不过如同猫挠一般,不痛不痒,反倒透着一股子撩人的意味!

陈默呼吸更沉了几分,吻得愈发急切。

路繁花只好任他作为,仰头温顺地承受着男人的侵略,不时还回应一两下……

似乎是感觉到了路繁花的柔顺和安抚,陈默心中的暴戾也渐渐平复下来,动作也逐渐变得温柔。

又是好一阵厮磨,他这才放开路繁花。

路繁花靠在他的怀中,喘囧息着,低声问道:

“你刚刚怎么了?”

经过刚刚那一番缠囧绵,陈默已经冷静下来。

眼下听到路繁花这样问,倒是没有再情绪失控,也没有再像刚刚那样阴暗地猜想着路繁花同刘二林之间的关系,他只是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你为什么要帮刘二林?”

“当然是留着他有用。”路繁花道。

如果不是留着刘二林有用,她哪里会管那个男人的死活?

本来就是一个人渣,先是杀害了原主,后来又差点杀了她,还将她卖了,逼她接囧客!

这种人,她没直接动手解决都是天大的仁慈了,怎么可能还会救他?

如今留着他,不过是他还有用罢了。

“有用?他那样的人,能有什么用?”陈默带着不解,还有一丝怀疑。

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听到路繁花的这个回答时,他内心深处一直叫嚣着的躁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平复了下来……眉宇间也多了一丝潜藏的愉悦……

“他……”路繁花欲言又止。

她连给王寡妇下毒的事情都坦白了,但这会儿她却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说……

因为对王寡妇下毒一事,她做都已经做了,即便陈默不喜,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可她接下来要做的这件事情……还没发生,如果陈默阻止她怎么办?

她心中很清楚,自己绝对不可能放下这份仇恨。

无论是为了原主,还是为了自己。

无论如何,这个仇她都是要报的!

她不想在自己报仇的路上平添上一道意外,哪怕这个意外是陈默……

几番思量,路繁花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只道:

“他之前那样对我,可恨我却不能拿他怎么样,但让我就这样忍气吞声,我也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路繁花倒是不知道陈默曾去调查过她受伤一事,更不知道,他是出于她“名声”的考量,这才没有将刘二林伤害她一事捅出去。

她只当,那件事情过去太久,这个时代的技术手段又不够高超,恐怕难以找到证据,将刘二林绳之以法。

所以,她才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用法律的手段去惩罚刘二林,而是自己私下动手。

但她这样一说,陈默只当她也不想让人知道,她曾被刘二林“羞辱”,更甚至被他当成货物一样买卖的事情,所以才如此说。

他便也没有反驳,只安静地听着。

路繁花见陈默没说话,顿了一下,继续道:

“不管怎么样,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哪怕是我亲自动手!”

说完,她不等陈默开口,又赶紧保证:

“你放心,报仇归报仇,我知道分寸。我只是想让他在以为自己即将得到一切的时候,再失去所有,也体会一下我曾经所受的折磨罢了。”

当然,至于最后他会怎么样,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陈默一时间神色复杂。

一方面,他所接受的教育和理智在清晰地告诉自己,路繁花这样做是不对的。

即便刘二林有仇,也应该用法律的手段惩罚他,而不是报私仇。

可是另一方面……当他想到路繁花躺在病床上于生死之间徘徊的样子,想到她差点被人欺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刘二林!

偏偏为了保护路繁花的名誉,自己不得不放弃追究刘二林的法律责任!

他竟觉得,路繁花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好。

刘二林那样的人渣,就应该受到教训!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样阴暗的思想,更应该阻止路繁花犯错,可是……他却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

路繁花看出了男人的纠结和复杂,她并不意外。甚至,陈默没有立刻斥责她而只是沉默,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

她捧起男人坚毅的脸,道:

“我就是这样,我不算什么好人,我不会学那些圣人秉持什么‘以德报怨’,我只会‘有仇必报’。

“我知道,这些或许与你以前的认知和信念相违背,但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

“你如果接受我,就要接受我的一切。

“我不想在你的面前伪装自己。

“现在,我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是不是真的能够接受这样的我?”

陈默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才刚刚缓和几分的面容骤然一沉:

“你什么意思?”

“我不想等到以后了,我们才因为这样的事情闹不和。不如现在就先说清楚,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唔……”

路繁花的话还没说完就再一次被男人吻住了。

陈默恶狠狠地厮磨着她的唇,临了还不解气地咬了她一口。

“不许说这种话!”他沉声警告。

他不喜欢听她说要分开的话!

“但是……有些问题迟早都是要解决的,与其以后才爆发出来,不如现在就……唔……”

路繁花的唇再一次被男人吻住。

她有些无语地眨了眨眼,她是真的觉得晚解决不如早解决。

他们现在算是热恋期吧?

现在可能觉得什么事情都能容忍,不想分开,但是等到激囧情退去之后,所有以前能容忍的东西都会变成丑陋。

哪怕是现在,就在前两天,他们不也才刚刚因为这个问题吵过架吗?

她不想她和陈默之间最后只剩下怨恨……

“继续说。”陈默松开她,黑眸幽深地看着她,“只要你说错一次话,我就这样‘惩罚’你一次!”

最新小说: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我的1995小农庄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开局幕后签到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