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谈心(1 / 1)

第323章谈心

路繁花正这样想着,就见陈默眉宇间微微蹙了起来。

她的心骤然一沉!

他果然在意……

就在路繁花心头发凉的时候,陈默突然开了口:

“你一早就知道了?”

这突如其来与路繁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话,让她一下子愣住了:“什……么?”

“钱有财要陷害你的事情,你一早就知道了?”陈默重复。

路繁花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算……是吧。”

她也不能说早知道,只是心中有几分怀疑。

陈默的面色又是一沉。

路繁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却明显感觉到了陈默的不高兴,下意识地又解释了一句:

“其实也不完全确定,只是那封‘举报信’来的有点突然,钱有财的态度又很奇怪,所以……”

“所以你就什么都不告诉我?”陈默反问。

路繁花眨了眨眼,隐约抓住了什么:

“你是在生气……我没有告诉你?”

不是在怪她用了卑劣的手段设计钱有财?是在怪她对他隐瞒?

其实,一直以来,路繁花对陈默都存在一个误解。

陈默固然是正直的,但他也不是对这个世界的善恶一无所知。他是一个军囧人,面对敌人,也善用手段、计谋和武力。

只是,路繁花因着上次的事情误会了,所以才会一直以为陈默会厌恶她使用一些“不堪”的手段。

“你既怀疑这次的事情是钱有财一手策划,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赖?”

陈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是,这一句话也相当于从侧面验证了路繁花刚刚的话。

他就是在气她什么都不告诉他。

之前王寡妇和刘二林的事情也好……

还有路瑶的事情……

包括这一次钱有财设计她……

无论遇到什么危机,她都想着自己一个人去承担,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他,让他同她一起承担。

每一次,他都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才知道一切。

这种感觉,很不好。

会让他觉得……她根本不需要他……

路繁花一时有些无言。

她确实已经习惯了任何事情都自己去处理,但这并不是因为她不相信陈默,而是一直以来她已经习惯了……

对于从小就独自在外生活,家庭观念浅薄的她来说,她早就习惯了遇事自己一个人承担。

哪怕后来她遇到了“那个男人”,加入了雇佣团,大多数时候,她也还是习惯自己一个人解决问题。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习惯了……”

她还没有学会依靠和分担……

习惯了……吗?听到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陈默感觉轻松,以前……她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才会让她习惯了什么都依靠自己?

但想到过去岳父一家对繁花的态度,陈默突然又有了几分理解。

一个从小被送去外租家长大的孩子……后来又被爹娘冷待拒绝往来,哪怕是嫁给他之后,他也只是每个月按时给她钱,从来不关心她的生活……她不依靠自己,又能依靠谁?

想到这里,陈默的心中只觉得一阵难受。

如果不是她这次受伤住院,失去了记忆,让他了解了她另外不为人知的一面,是不是她一辈子都要承受那些误会、不被理解和冷落?

第一次……陈默竟有些庆幸路繁花失去了记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意外,让他放下了心中的芥蒂,重新认识她,又怎么会有两人的今天?

“以后,你可以试着依靠我,我们是一家人。”陈默道。

路繁花一愣,一时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学会……依靠吗?

这种感觉她太陌生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并不讨厌。

她一笑,点点头,道:“好。”

“那你同王家婶子做的交易又是什么?你确定她不会再反水?”陈默问。

“是王小燕,我检查出她得了一种比较罕见的病,恰好我能治。我以为王小燕治病为交换条件,王寡妇这才临时反水。”

“所以,你刚刚去见王家婶子就是为了去给王小燕治病?”

“对。虽然王寡妇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她对王小燕的疼爱却是真的,就算是为了王小燕,她也不会再做什么。而且……”

路繁花顿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给王寡妇“下毒”的事情说了出来:

“就算王寡妇再有二心,也不怕,我给王寡妇服用了一颗毒药。没有我的解药,她将受尽折磨。”

她既然决定了要在陈默的面前做真实的自己,就不会再隐瞒任何事情——只除了,她身上藏着的那个最大的秘密。

陈默一怔:“毒药?什么毒药?你手里怎么会有毒药?”

路繁花:“我自己做的啊。”

陈默诧异:“自己做的?”

“对啊。你还记得,当时我从顾老爷子那里回来,顾老爷子送了我一本医书吗?”

“记得。”

他还记得,自从得到那本书之后,她捧着研究了好一段日子。

“那本医书并不是寻常的医术,而是一本毒医经录。”

陈默一惊:“什么?毒医?顾老爷子怎么会给你这样的书?”

且不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毒医”一说,便是有,顾老爷子为什么要将这样的书交给繁花?

“我也不知道,可能顾老爷子只是担心某些医术失传吧?”

路繁花对此也是一脸茫然,她当时收到医书的时候,惊讶程度不亚于陈默。

不过,想到顾老爷子或许只是不想那本医书上记载的内容失传,随即也就释然了。

但眼前的陈默眼底还透着担心,路繁花又继续解释道:

“而且,毒和医本就是一家。许多药既是药也是毒,自古更有‘以毒攻毒’的说法,并非‘毒’都是坏的。

“那本医书上面记载的正是许多以毒攻毒的法子,用药大胆而不失精准,实在是一本好书,不需要谈‘毒’色变。”

陈默当然也知道所谓的“以毒攻毒”,但一时之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但想到路繁花医术本就不凡,心中的担心也就慢慢放松下来,但还是忍不住道:

“那本书你一定要好好收藏好,绝对不能被人发现。”

且不说被人发现之后,会不会有人借此来陷害她。

如果被有心人拿到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拿它来制造毒药,祸害人?

有罪的从来都不是工具,而是利用工具做坏事的那个人。

最新小说: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开局幕后签到 外室 顽烈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