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和好(1 / 1)

第313章和好

回去的路上,路繁花静静地跟在陈默的身侧。

许久后,她终于缓缓开了口:

“谢谢。”

她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说服那些同学来为她作证。

但是,她却很清楚,那些人当中并非每一个都对她有好感。

他那样嘴笨的一个人,能够说服这些人过来替她作证,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

陈默却并没有因为她的道谢而高兴,甚至才刚刚柔和下来的态度也因为这一句话变得冷硬起来。

他微蹙着眉,淡声道:“不需要。”

他和她之间……不需要道谢。

他不喜欢她同他这么客气。

或许是因为陈默的声音过于清冷,也或许是因为他眉宇间的那抹不悦过于刺眼,明明不久前,两人还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彼此间的情意,此刻却一下淡漠下来……

好像又恢复成了之前两人冷战时的模样……

路繁花有些怔忪,心底才刚刚涌起的热切,突然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

呲啦一声,就灭了!

心口鼓鼓跳动的热意也逐渐退了下去。

但一想到这个男人今天默默为自己做的一切,路繁花眼中的光亮又,心中隐隐冒出来的念头突然又坚定起来!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她不是那种会逃避的人,既然心中有了想法,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

即便最后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也比这样当一个缩头乌龟来的强。

“默。”她脚步一顿,叫住了陈默。

陈默停下推轮椅的手,侧头看向她。

路繁花缓缓开口:“关于之前说的离婚一事……”

陈默搭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猛地一紧,眉宇间的沉色不由更甚。

她这个时候提“离婚”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还想同他分开?

他原以为她昨天不提分房一时,便是默认留下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前天的时候他还在想着,只要不让她讨厌,放她离开也可……

可不过才过了一日,如今只一想到她要离开,他的心中竟有一股难以遏制的黑暗在疯狂撕扯叫嚣,随时想要吞噬他的理智!

陈默闭了闭眼,勉力压制叫嚣的情绪,沉声道:

“你想说什么?”

路繁花一心想着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并没有留意到男人的反应。

她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道:

“我不想离婚。”

陈默瞳孔猛地一震,眼眸张了张,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说什么?

如果是平常,路繁花肯定会一眼看出男人的异常。

但她现在心里也紧张,无心留意其他,只见陈默在听了她的话之后半响不语,便以为他心里不愿。

心里重新燃起的火苗也渐渐有了熄灭的趋向……

她艰难地再一次重复:“我说,我不想和你离婚……”

虽然一开始,她确实是抱着“报恩”的想法。

也想过,等她治好了陈默的腿,她就离开。

但后来……他们互通了心意,她也将他当成了自己的丈夫,真心想要在这个家里留下来。

从前不觉得有什么。

哪怕是突然之间穿越到这个完全陌生的时空来,她也不曾害怕过,更不知道孤寂为何物。

可如今……她已经习惯了温暖,习惯了陈默和爱国带给她的平静,她……不想再重新回到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了……

单是那样想想,她都觉得无法忍受。

那种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与你有牵绊,没有一个人牵挂你,好似全世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太冷寂了……

陈默的手颤了颤,许久,才哑声开口:

“你……想好了?”

路繁花的心在久未得到陈默回复的时候,已经逐渐绝望。

虽不舍,但她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既然陈默不愿,那便……罢了吧……

就在她打算要放弃的时候,却听见陈默突然开了口。

她不禁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明白陈默刚刚说了什么。

她心里觉得奇怪,她能说出口,自然是想好了。

但她嘴上还是点头“嗯”了一声:“想好了。”

陈默:“不反悔?”

路繁花:“不悔。”

什么都不争取的就这样分开,她才会后悔呢。

陈默不再说话,他抿着薄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半晌,他终于低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说完,然后推着轮椅就离开了。

路繁花:“?”

知道了?

就这?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路繁花站在原地怔愣了会儿,随后抬脚追了上去:

“知道了是什么意思?还离婚不离婚了?”

陈默不语,依旧默默地往前“走”。

路繁花满脸雾水,不死心地再一次追问:

“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行不行给个准话儿啊?”

陈默微蹙着眉,神情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悦。

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耳根微微泛着红,那双素来平静无波的眸子里此刻流光溢彩,仿佛藏着一条银河。

哪里是不悦,分明是高兴坏了。

路繁花不走了……

她答应不离开了……

她说,她不想和他离婚……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期盼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期望,居然就这样实现了!

他甚至不敢去细问,她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他怕自己一旦问了,如今这美好的一切就会像一个泡泡一样,嘭——地一下破了,消失不见……

只是,这种情绪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皱着眉佯装镇定。

偏路繁花一个劲儿地缠着追问……

陈默终是耐不住她的纠缠,低声开口:

“不分开……”

路繁花眼睛一亮:“当真?”

陈默:“……唔。”

路繁花:“你想好了?”

陈默:“……嗯。”

路繁花:“你不后悔?”

陈默:“……”

她这是要把他刚刚问他的话,再重复一遍吗?

路繁花眼睛里含着星星点点的笑意,整张脸都神采飞扬起来。

她知道,陈默这是答应不离婚了。

但她尤是不死心,见陈默没有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又自顾问了一遍:

“不后悔?”

非要逼着陈默答应不可。

陈默抿了抿唇,最终缓缓开口:“……不悔。”

他只怕她离开……又如何会悔?

路繁花顿时笑开了颜……

最新小说: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冒牌天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我的1995小农庄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开局幕后签到 顽烈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