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258章 拆穿真面目

第258章 拆穿真面目(1 / 1)

第259章拆穿真面目

湖边茅草屋。

路繁花将医药包收进挎包里,背上后,转身对陈默和小爱国道:

“我出门了,你们好好在家。”

说完,她朝父子俩挥挥手,出了门。

今天是给路大山复诊的日子。

这几天,路似锦并没有来找过她,那就说明路大山休养的还不错,并未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这让她颇有些放心。

无论如何,路大山到底疼爱过原主一场,又有养育之恩。

她既霸占了原主的身体,取代了原主的身份,总是要替她还上一二分恩情的。

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路大山能够好的。

路繁花想着,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预料到她要来,她才刚一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是路似锦。

他看到她,眼里再没有了以前的不耐烦和讨厌,反而多了很多复杂。

王寡妇疯了……

刘二林残了……

陈大为突然当众下跪做检讨……

这些事情哪一样都让人震惊,却桩桩件件都和她相关……

怎么偏偏这么凑巧,都一齐发生了呢?

路似锦隐约察觉到,这中间路繁花可能做了什么,并且几乎是肯定的。

连与路繁花最为亲近的陈默都未曾起疑的事情,他却想到了,这或许就是双胞胎之间某种特别的感应吧?

但是,在得知这些的时候,路似锦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因为她的“手段”而心生反感,而是……一个一向连情绪都藏不住的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心思缜密有城府的人?

是怎样的打击,才能有这样惊人的成长?

但凡想想,他就难受得快无法呼吸。

路似锦定了定神,收起心中的复杂,“你来了?”他低声说了一句,侧身将路繁花让了进来。

路繁花并未注意到路似锦的复杂,只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阿爹这几天的情况怎么样?”

“按照你说的,让他好好躺在床上休息,你之前开的药一直坚持在吃,倒是没有再头晕。”路似锦回答。

在路大山晕倒后的第二天,路繁花就将配好的药送了过来。当然,不是她自己送的,陈默送的。

一来,她不想见到路翠花;

二来,也是不想路大山见到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自处。

路繁花:“饮食呢?”

路似锦:“该忌口的都忌口了,吃盐方面也控制下来了。”

路繁花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他们能够这样乖乖听医嘱自然是最好的,也省得她还要操心,那种不听医生话的病人和病人家属最是难缠了。

明明医生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了,“不许这样”“不许那样”,他们却还偏偏要“犯忌讳”,到时候治疗效果不好又要来赖医生。

医生只是一份职业,又不是上帝,给你治病,还得包容你的任性和胡闹?

她跟着路似锦一起进了卧房,路大山靠着坐在床上,路方氏陪在一旁说这话。

看到路繁花进来,路方氏不咸不淡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起身将床边的位置让了出来,路大山倒是眼睛一亮:

“你来了?”

但很快又别开了视线,眼睛到处乱瞟着,一副不知道看哪里是好的样子。

路繁花微微挑了下眉,这倒是父子俩,两人说的话都一模一样一字不差。

她假装没有看到路大山的尴尬,语气自然地开口,既不过分客套也没多亲热:

“手给我,我给你号号脉。”

路大山身体一僵,然后明显地放松下来,他抬起手伸过去。

路繁花一边号脉,一边释放出灵识查探了一下他的颅内。

被阻塞的血管自然不可能这么快就通畅,但好歹并没有恶化的迹象,血流的速度也正常了些。

她收起手,道:

“情况比较稳定,继续保持。记住,千万不能再吃那么齁咸的东西,油重的也不可以。”

听到路繁花类似训斥的话,路大山没有生气,反倒有些高兴,繁花能这样对她,说明没当自己是外人啊。

但同时又有点窘迫……

他怎么说也是她阿爹,是长辈,怎么现在倒像他是个不听话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路大山尴尬地揉了揉鼻子,乖乖听话:“我知道了,我不会吃的……”

“嗯。”路繁花满意地点点头,“病人就应该要乖乖听话,这样才能好得快。我再给你针灸一次,然后再休息几天,如果下次我来复诊的时候,情况还能这么稳定,后面你就可以下地干活儿了。”

她知道,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少了一个劳动力干活,生活会困难很多。

路大山能够乖乖听话在床上呆这么几天,她已经很意外了,肯定是路方氏下了命令,不让他下床。

这样想着,路繁花不由看了路方氏一眼,心中也对自己和路似锦的身世愈发起疑。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然后就被路繁花抛到了脑后。

不管她和路似锦到底是不是路大山和路方氏亲生的,他们既养大了他们,那就是他们的爹娘。

至于亲生父母……

她真没什么感觉。

又没见过面,能有什么感情?她心里向来没有多少“血缘”关系的认知。

当然,这也只是她自己个人的想法。

如果真的确定了自己和路似锦并非路大山夫妇的亲生孩子,她还是要告诉路似锦一声的。

她不想找亲生父母,不代表路似锦也这样想,她总得给他选择的权利。

路繁花一边想着,一边从挎包里拿出医药包。

里面有针灸包、折叠刀、纱布,以及一些常备药丸。

也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路繁花刚刚那一眼的意思,还是看着路繁花给路大山的治疗有了效果,路方氏见她拿出针灸包,很自觉地起身走了出去。

路似锦也跟了出去。

房间只剩下了路繁花和路大山两人。

路大山很自觉地躺了下来。

路繁花集中精神开始给路大山施针……结束后,她擦了擦额间的汗,收拾好医药包,起身走出了房间。

她这一次虽然没有耗费之前那样多的精神力,但还是很疲惫,站在门外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

“你以为随便医好了几个人,就真当自己是医生了?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踩了狗屎运而已!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拆穿你的真面目!”

最新小说: 都市医仙 望眼欲穿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势不可挡 天价萌妻 都市风云乔梁叶心仪 重生之心动 天歌·三生不负三世 我自地狱来 岂言不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