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当众下跪(1 / 1)

第255章当众下跪

陈大为一大早,突然找到了村长,说自己要当众做一份检讨,请村长帮忙叫几名村代表过来。

苗树人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反复询问,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最后没法,只好叫来了村代表。

几名村代表到了现场之后,陈大为就在大马路牙子上,双膝一曲,跪了下来:

“我要做检讨,我犯了错误。

“尤其前段时间,给二弟、二弟妹一家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经过这段时间,我深刻地反省,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路繁花是一个好女人,是一个好弟妹,看到她现在和二弟过得好,我既感到欣慰,也感到对不起。

“幸好,二弟和二弟妹都是宽容大度的人,原谅了我的过错。

“但是,我却不能原谅我自己。所以,今天我要当着大伙儿的面,对自己以前的行为做出深刻的反省。

“并且保证,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一定不让二弟、二弟妹以及大家失望!”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不是没见过做检讨的,但是,自己主动并且当众下跪做检讨的,却是生平罕见。

这是……向路繁花和陈默做检讨?

检讨什么?

陈大为做了什么对不起陈默的事情,大伙儿不知。但是,他和路繁花有什么纠纷……众人倒是想起一件事情来……

前段时间,陈大为的老婆王氏不就吵着闹着说路繁花打伤了陈大为吗?

但是,后来事情出现了反转,说不是路繁花要打陈大为,而是陈大为意图对路繁花不轨。路繁花是出于保护自己,这才伤了陈大为。

最后两方争吵不休,又拿不出什么证据,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现在听陈大为的意思……难不成,当时真的是他想要对路繁花做什么,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过来被路繁花教训了一顿?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两口子的事情?”

有人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出来。

大伙儿一听,也纷纷竖起了耳朵,他们也好奇想要知道真相。

“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行为不端,居心不.良。说出来都丢人,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问了。总之,请大家一定要相信,二弟和二弟妹一家都是好人。

“话我就说这么多了,感谢大伙儿今天在这里为我做个见证,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

说完,陈大为也不再管众人怎么好奇,从地上爬起来就离开了。

当王美美等人听到消息的时候,气得脸都绿了!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等陈大为一回家,王美美就扯着他大吵大闹了一顿。

但是,这回陈大为的态度却很坚决,一向怂蛋的人,难得硬气地直接无视了王美美的吵闹。

气得王美美一个仰倒,这一倒竟然直接病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同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路繁花,也微微愣了一下。

虽然这是她自己提出来的条件,但她没有想到陈大为当真这么果决,前一天晚上才答应她,第二天一早就付出了行动。

而且,还找了苗树人和村委会的人做见证。

这并不是路繁花要求的,显然是陈大为自己的想法。

还有他的那番说词……他并不是单独向路繁花道歉,他的每一句话都不忘带上了陈默。

这就避免了很多不好的联想。

可谓是很用心了。

当梅香绘声绘色地将陈大为的这些话模仿给她听的时候,她确实大大地意外了一把。

梅香说完,凑到路繁花跟前,小声说道:

“繁花嫂子,你说……这陈大为是怎么一回事啊?他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她刚刚正好看到了现场,把陈大为从头到尾的话都听了一个遍。

陈大为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是知道的,那就是一个色胚子!怎么可能突然做什么“深刻的检讨”?

她只觉得有病!

要么就是有阴谋!

那可还行?

繁花嫂子那可是她的大恩人!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阴谋,她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都不做啊?

所以,她想也没想,立刻跑来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路繁花,就想提醒她多注意注意!免得着了人家的道了!

路繁花看着梅香关切的样子,一笑,道:

“没事,他这是要有求于我。”

她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将陈大为想要找她看病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对于陈大为得的是什么病,她只字没提。

梅香一听,顿时恍然大悟,随即跟着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还以为他要耍什么手段。”

她也是个痛快人,知道没事之后,也没多留,摆摆手道:

“没事就好,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还要赶着去上工呢。”

说完,起身就走了。

那可真是“风风火火地来,风风火火地走”。

路繁花看着,心中却有些触动,如果不是真心实意地关心她,又怎么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对方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然后上门来提醒?

当晚,夜深人静的时候,陈大为就偷偷摸上了门。

鉴于他表现良好,路繁花也没有再刁难他,给他施了针,又开了些药丸。

当然,治疗费自然不能少。

陈大为拿着药,心中一阵激动:

“我……我什么时候能好?”

路繁花一边收拾着针具,一边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折腾了你的身体这么多年,想一次就能治好?”

陈大为偷瞄了眼旁边的陈默,顿时只觉得背脊一寒!

他立刻收回了目光,干笑着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问问……问问……”

从刚刚他进门开始,陈默就一直坐在一旁。

虽然他从头到尾什么话都没有说,但却莫名透着一股压力……

尤其,他这病……又很尴尬……

他总觉得,陈默看他的眼神透着一股冷。

以前,他也没觉得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有这么强大的气场啊?

路繁花自然也留意到了陈大为的尴尬,她忍不住抬头看了陈默一眼。

虽然她从来没有让他刻意避出去,但……以前她给别人看病的时候,他都会自己主动避开……

怎么偏偏今天坐在旁边一动不动?

虽然他手里在干这活儿,好像不经意的样子,但路繁花就是觉得他是故意的……

最新小说: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我的1995小农庄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开局幕后签到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