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250章 一桩“惨案”

第250章 一桩“惨案”(1 / 1)

第251章一桩“惨案”

翌日。

路繁花照例一大早起床,摸着黑上了山。

但是,依旧无功而返。

她还是没有找到关于那个“神秘危险人”的任何踪迹。

路繁花倒也没有太失望,对于她来说,只要古墓没被人动过,其实找不找得到那个“神秘人”都不打紧。

她挖了些药草、摘了几枚野果子,在古墓附近打了一会儿坐,就下了山。

今天,她是将粥煮在了锅里才出的门,等她回来,一锅粥煮得刚刚好,每一粒米都炸开了花,又软又糯。

一家三口吃了早饭后,路繁花将自己摘的野果子洗了,一人分了几枚。

吃完后的核她却没有扔掉,而是悄悄转移到空间,种在了灵田里。

现在,她的空间灵田里已经种了许多的药草、野菜,和野果子。

等回头再种上蔬菜和粮食,以后便是遇上天灾人祸,他们一家子也不愁没吃的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她的空间里不能存放活物。

她之前有试过将自己抓到的野兔子放进空间,发现不行。

要不然,她在空间里养上几头猪,再喂上几窝鸡和鸭,以后想要吃肉的时候随时就能吃上了。

单是这样一想,路繁花都要流口水了。

这个时代,要吃肉实在太麻烦了!

有钱还不行,还非得要肉票。

她现在的身体,一天不吃肉,就觉得浑身无力没精神,这样长时间下去肯定不行。

看来,她还是得想个办法,能随时随地吃上肉才好!

路繁花暗暗想着,背上挎包去了学堂。

她才刚一走进教室,又受到了众人目光的洗礼。

这种情况,她早就习惯了,也浑不在意,只当做不知。

但是,今日大伙儿看她的眼神却和以往有些不同。

以往他们看她,或好奇、或嫉妒、或鄙夷,但独独没有今日的……同情?似乎,还伴随着一丝愧疚。

这倒是新奇。

怎么好像个个都好像一副“做了坏事”,对不起她的样子?

路繁花略微扫了那几眼一眼,很快就认出他们都是凤凰村的人,再一联想到昨儿早上发生事情,她心中便明白了。

看来,他们知道了,路瑶伙同刘二林设计陷害她的事情。

也知道了,她和李二林根本没有苟且,都是被人诬陷。

他们这是觉得……以前冤枉了她,所以愧疚了?

路繁花无声地笑笑,她虽然并不是一个在意别人目光的人,但如果能够“洗白”,她自然也乐见其成。

一上午,路繁花就这样在一众人“不时地偷看”中度过了。

中间有好几次,章文业都看着她欲言又止,神色既复杂又纠结。

对此,路繁花只是冷笑了一声:

“呵!”

怎么,他这是知道骂错了人,想道歉?却又碍于面子,放不下身段?

那不好意思了,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接受!

他爱怎么想怎么想,只求他别再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来教训她!

所以,下了学后,当路繁花察觉到章文业要来找自己说话时,她立刻快一步出了教室,丝毫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章文业:“……”

他看着她纤细却透着傲骨的背影,内心只觉得愈发复杂……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责骂她的那些话……

不曾想,竟是自己误会了她……

她从来就没有做过那些不知廉耻的事情,都是刘二林陷害的她。

一想到这里,章文业心中对刘二林骤然生出了一股恨意,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误会路繁花?又怎么会同她那样说话?

又怎么会……让她现在避自己如避蛇蝎一般?

“她怕是……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吧?”

章文业的眼神一下暗淡下来……他苦涩地笑了下,拿起桌上的课本,缓缓走出了教室……

背影竟是说不出的落寞……

他却不知道,这一幕却被有心的人看在了眼里,更不知道他一时的失态给路繁花带去了多大的麻烦……

虽然他并没有同路繁花什么接触,可那眼神里的东西……却是藏不住的……

即便不是很分明,也能让人一眼看出,他对路繁花的“不同”。

如果路繁花知道,在自己走后,章文业一个人对着她的背影期期艾艾地看了半响,还被人敲了个正着,只怕要气得脸都青了。

只可惜,她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她才出了学堂,正想要去供销社买些菜种子,就听到了一桩“惨案”:

“王寡妇疯了!还砍伤了刘二林!”

这怎么可能?

路繁花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便是否定。

虽然她同王寡妇的接触不算多,但她作为一个获得过“贞洁牌坊”,曾是一众人心目中的“道德模范”的标杆,最后却被捉奸在“田”,揭露了她和刘二林的奸情。

从此名声尽毁!

这样的冲击,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称得上是“毁灭性的打击”了。

但是,王寡妇却撑过来了,仿佛还没事人一般照样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

这足以说明,她是一个内心十分强大的人。

这样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疯?

更何况,她的“病”也已经被她治好了,她昨天还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撕破了刘二林最后的一层遮羞布,成功地打击报复了刘二林。

正所谓“大仇得报”,正是春风得意时,更不可能突然发疯了。

可是,下一秒,她就看到了被人抬着的刘二林……

只见他满脸血肉外翻,浑身血迹斑斑,显然受伤不轻。

出于医者的本能反应,她下意识地释放出灵识检查了一下刘二林的伤势。

随即,她惊呆了。

刘二林的“那里”……没了……

他被人切掉了命——根——子!成了个太监!

这得有多恨,才能下这样的狠手?

难不成……王寡妇对刘二林还真是真爱?

因为知道了刘二林喜欢的是路瑶,对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是利用,所以恼恨之下就“毁”了他?

路繁花正这样想着,就看到了一脸血迹的王寡妇。

才过了一晚,她彻底变了一个模样。

从来都将收拾得齐齐整整的人,此刻却披散着头发,衣服也是歪七扭八地缠在身上。

她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块石头,不停地砸着面前一团看不清形状的物什。

一边砸,嘴里还一边絮絮叨叨着:

“砸烂你!砸烂你!看你怎么睡女人!”

路繁花一愣,似想到了什么,猛地一下瞪圆了眼睛,该不会……

最新小说: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我的1995小农庄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开局幕后签到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