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226章 乖乖的,等我回来

第226章 乖乖的,等我回来(1 / 1)

第227章乖乖的,等我回来

路繁花一愣,疑惑地看着讲台上的男人。

他认识自己吗?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正当路繁花想要探个究竟的时候,对方却移开了视线。

章文业别开头,放下手中的课本和戒尺,沉声道:

“都坐下。”

他话音刚落,哗啦一下,众人齐刷刷地找了各自的位置坐了下来。

苗凤飞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再闹,只能狠狠地瞪了朱大菊一眼,乖乖坐下。

教室终于恢复安静。

章文业紧蹙的眉宇微微舒展,继续道:

“今天所有人,回去后罚抄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十遍,明天上课时交上来给我。”

“啊——”众人顿时一片哀嚎。

但见章文业眉宇一沉,很快又都乖乖闭上了嘴巴。

“同学们好,我叫章文业,你们可以叫我‘章老师’,从今天开始我将担任你们的文化课老师……现在,请各位同学先来自我介绍一下,从左边第一组的第一排开始……”

章文业先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又让众人简单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开始正式上课。

饶是路繁花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章文业确实教得还不错。

语调抑扬顿挫,虽然刻板了一点,但是却讲得通俗易懂。

的确很适合他们这样刚入学的新生。

想来对方应该是认真备过课的。

就这一点,路繁花对此人的印象也好了几分。

至少是个负责任的好老师。

一天的课程结束,晚上,路繁花回家吃了饭,又带着自己的医药包去义诊了。

顺道还去了趟大柱家。

宝儿的情况,她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好在,吃过她开的药调理之后,宝儿的情况有所恢复。

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但有好转的迹象便是好事。

路繁花又详细地叮嘱了几句,这才放心离开。

倒是大柱娘,从见到她进门就一直嘀嘀咕咕,嘴里不干不净的。

路繁花也懒得同这种愚妇计较,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大柱家。

回家后,她抄写完章文业布置的作业,又给陈默做了针灸、按摩。

一直忙活到半夜才休息。

但第二日天,天还没亮,她就又爬起来了。

现在白天要上学,她就没有这么多时间在山上呆着了,她只能起得更早,在上课开始前去山上。

“繁花?”她才刚一动,身旁的陈默就被惊醒了。

路繁花一愣,转头抱歉地看向他,“吵醒你了?”

“没事,是我睡眠浅。”

他们经常要出任务,已经习惯了睡着中都保持警惕,稍微有个风吹草动人就会醒来。

陈默缓缓坐起身,揉了揉眉心:

“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我想上山采药。”

“这么早?”

“是啊,现在白天不是要上课吗?我现在不去,就只能晚上去了。”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这山上的路我都熟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放心,我会快去快回的。”

“但……”

陈默还想坚持,路繁花突然俯身过来,一把勾住他的后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乖乖的,等我回来。”

陈默被她突如其来的亲密弄得一怔,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唇,有些失神……

等他再回过神来时,路繁花早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不过,路繁花也确实做到了快去快回,在吃早饭之前她就赶回来了。

吃完了早饭,她又去上课,然后义诊……晚上回家,给陈默针灸后,又一头扎进了炼药房……

日子一转就到了三天后。

她才刚一进教室,招弟立刻就粘了过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她道:

“繁花,三天了,俺的药呢?”

路繁花挑了挑眉,药,她早就配好了。

只是,她原以为招弟不会每天都来上课——但为了生计,家里忙活儿的时候,不一定每个人每天都能来上课——所以她才让她去她家拿药。

倒没想到她这么积极。

不过,那药就被她放在空间里,也不是不能现在给她。

想着,路繁花道:“配好了,正好带在身上,你等等。”

她将手伸进挎包里装作从里面拿东西的样子,实则手腕一转,从空间里取了药。

药已经被她制成了药丸,用防水纸包裹着。

她将药包递给招弟:

“这是一个疗程的药,一共三种,这上面分别写了每一种药的吃法。你记住,要按照要求服用,不要弄混了。”

“谢谢!”招弟兴奋激动地接过药,继而一转,又紧张地问道,“多、多少钱?”

路繁花伸出一根手指:“一块钱。”

招弟瞪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一、一块钱?”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块钱,多吗?

多!

可以买一打鸡蛋了!

但是,按照药费来说,多吗?

不多。

绝对不多!

现在只要往医院跑一趟,没个十来块,怎么出得来?

招弟急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钱,仔细数了数,递给路繁花:

“这……这是我自己存的私房钱,给!”

路繁花接过钱,轻勾了下唇角,手中的钱都是些零零角角,一看就是平常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

对嘛,这才是正确地打开方式啊。

哪里像王寡妇那样,直接就抽出两张百元大钞……

想到这里,路繁花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今天也该去给王寡妇“治病”了……

下午下了课,路繁花就直接去了王寡妇家里。

算上今天,这就是第五次“治疗”了,王寡妇脸上的烂疮明显已经开始结痂愈合。

虽然看着依然还是难看,但是身上的那股恶臭已经没了。

只等结痂脱落,也就彻底痊愈了。

当然,就像路繁花说的那样,即便治愈了,也免不了毁容破相了。

但饶是这样,王寡妇也依旧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终于……她终于不用再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了!

“路繁花……谢谢……”

王寡妇睁开眼,看见在自己面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路繁花,第一次没有半点不服气地诚恳地说道。

路繁花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睬她的道谢:

“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剩下的,你每天坚持喝药就行了。”

如果不是有些事情要交代,而王小燕又刚好不在,路繁花早在“治疗”完就离开了。

哪里会等到她醒来。

路繁花说完,丢下几包药,转身走了。

王寡妇也知道自己过去对路繁花做的事情,不是一句“道歉”或者一个“感谢”,就能够洗清的……

也并不在意路繁花的冷淡。

路繁花出了屋之后,抄着小路往自家走去,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却突然从后面抱了上来!

最新小说: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我的1995小农庄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开局幕后签到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