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杀人灭口(1 / 1)

第201章杀人灭口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凤凰村?

这里就是一片穷山沟,他那样的“人物”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他刚刚看见她了吗?

他会不会杀人灭口?

路瑶一想到这种可能,全身的血液便好似被冻结了一般,当天晚上便吓得发起了高烧……

路繁花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回事,下午,她带着小爱国去池塘边钓了鱼。

也算是运气好,钓到了好几条。

小爱国趴在水桶边,望着里面的游动的鱼,早就忘了再同路繁花赌气。

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地问道:

“路繁花,这个真的可以吃吗?”

他从来没有吃过鱼,连鱼是什么滋味都想不出来。

也没见过别人吃鱼,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路繁花一愣,“你没吃过吗?”

没吃过山鸡、兔肉,倒是可以理解,但鱼是再常见不过的食物,他竟然都没吃过?

小爱国用力地摇了摇头:“没有。”

路繁花心底闪过一抹疼惜,没想到爱国长到这么大,竟然连鱼都没有吃过。

再一想到,以前在陈家,张红霞对他的虐待,陈父对他的冷漠,她更觉得一阵心疼。

只不过,这一次倒是路繁花当真想多了。

虽然小爱国在陈家的日子确实过得十分不好,但他没有吃过鱼,却不是因为被苛待,而是因为这个时空吃鱼的人本身就甚少。

鱼肉鲜美,可只有去除了鱼腥,才能享受其鲜嫩美味。

这个时空的厨艺发展很滞后,除了从前侍奉过宫廷和贵族的御厨、大厨,寻常人家做菜只能勉强入口,根本谈不上什么“厨艺”。

所以,这看似简单的去鱼腥的法子,却非普通人家的厨娘子、妇人会的,也因此这个时空的人惯不爱吃鱼。

当然,这些也是路繁花后来才知晓的。

此刻,她心中惦记着对小爱国的疼惜,暗暗盘算着……不如今晚就做个全鱼宴?

让她想想,鱼有多少种做法。

唔,酸菜鱼、口水鱼、醋溜鱼片、麻辣烤鱼,再来个鱼汤。

不错,不错,就这么决定了。

不过,既要做全鱼宴,这么点鱼肯定不够。

想着,路繁花道:“爱国,我们再多钓几条鱼。”

“啊?”小爱国疑惑地眨了眨眼,“还钓啊?我们不是已经有……一、二、三……有五条鱼了吗?今晚够吃了呀。”

路繁花摸了摸他的头,“听我的,咱们多钓几条鱼,今晚就让你美美地吃一顿全鱼宴。”

“全鱼宴?”小爱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变得期待起来。

虽然他没有吃过,但只要是路繁花做的,一定很好吃!

小爱国立刻道,“我们快快来钓鱼吧,不然鱼儿就跑了。”

“好。”路繁花笑着,重新挂了条蚯蚓在鱼钩上,甩了出去。

两人一直到临近日暮,这才打道回府。

回到家中,路繁花立刻开始宰鱼烹饪。

陈默看着满桶的鱼,又看了看路繁花:

“你这是?”

不等路繁花回答,一旁的小爱国已经忍不住抢着开了口:

“路繁花说要做全鱼宴。”

陈默听闻,眉间微微皱了皱:

“全……鱼宴?”

他虽然一向不挑食,行军的时候便是野菜根也吃过,但这鱼……实在难以入口。

但见路繁花兴致勃勃,小爱国也是一脸期待,他只能将话咽了回去。

直到看见路繁花当真端了满满一桌子鱼出来时,这才忍不住道:

“那个……今晚就吃这些?没别的了?”

路繁花点头:“对啊,今晚全鱼宴!”

“额……”陈默咽了咽口水,“我觉得……还是去做点蔬菜吃,比较好。你觉得呢?”

路繁花一愣,奇怪地看着他,“阿默,你今天好像有点奇怪啊?”

平常他并不挑食,她做什么,便吃什么。

从来没有对吃什么,提出过任何意见。

今天怎么……

“没有啊,哪里奇怪?”陈默有些尴尬地别开了视线,他为自己挑食感到羞耻,但……面对这满桌子的鱼,他却又实在无法动筷。

他可以吃菜根,哪怕是叫他吃树皮,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却偏偏最怕这鱼腥。

闻了就忍不住想吐。

路繁花挑了挑眉:“真的?”

“真的。吃、吃吧。”陈默一把拿起筷子,怕路繁花再追问什么,夹了一块酸菜鱼,眼睛一闭,就猛地往嘴里塞去。

他已经做好了被腥臭薰得恶心作呕的心理准备,却不想,鱼肉嫩滑鲜美,尤其是那股酸劲,刺激开胃,却独独没有他所想的腥味。

陈默有些不能置信地嚼了嚼,果真一点腥味都没有。

“你这个……真的是鱼做的?”陈默惊奇地问。

路繁花只觉得好笑,“不是鱼还能是什么?”

“可是……为什么一点鱼腥味都没有?”

“自然是去掉了,鱼不去掉鱼腥怎么吃?”

陈默愈发觉得惊奇:“去掉了?这鱼腥还能去掉?”

路繁花古怪地瞥了他一眼:“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谁家做鱼还不去掉鱼腥?”

“不是,自古人们便少吃鱼类,就是因为这鱼腥难以去除。”

“真的假的?”

路繁花有些不能置信,这个时代竟然连去掉鱼腥的法子都没有?

这可奇怪了。

在她的认知里,便是古代,古人的厨艺也是十分精湛的。

要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传统美食?

单是各种糕点、酒酿,都让人忍不住大流口水。

难道因为时空不同,所以连这些地方都有所不同?

“那太可惜了……”路繁花暗叹着摇了摇头。

“可惜?可惜什么?”陈默不解地问。

“可惜了不能经营私商啊。不然,凭借我这番手艺,出去随便开个酒楼那也能变成大富豪啊!到时候我们一家子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哪里还用得着受现在这份罪?”

单是这样想想,路繁花都觉得开心,也省得她整日里为了一口吃粮操心。

陈默面色一沉,警告道:

“这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出去了一个字都不许提。要是被人听到了,你……”

路繁花接过他的话:“我知道,资本思想严重,要是被人听到了就完蛋了。”

不过……这也只是现在,职工下岗,国体瓦解,众人下海经商,那是迟早的事情。

当然,这些话路繁花不会说出口。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路繁花!你出来!”

最新小说: 捉鬼龙王林天佑 八零小确幸 小狼狗饲养计划 锦屏春暖 从向往开始综艺之路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天庭临时工 天龙殿 娱乐:从向往开始的娱乐人生 恣睢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