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182章 触碰了他的底线

第182章 触碰了他的底线(1 / 1)

第182章触碰了他的底线

郑芦笙愣了愣,“吃醋?”

吃什么醋?

路繁花只是笑笑,也不解释,将银针取下一一收好,道:

“我去看看粪蛋儿。”

然后跟着出了办公室,只留下郑芦笙一个人还站在办公室里一脸茫然。

路繁花离开后,直接去了粪蛋儿的病房。

她刚刚原是想直接去手术室的,但想了想还是去同粪蛋儿的爹娘打一声招呼比较好。

她敲门进去的时候,粪蛋儿娘正扶着粪蛋儿在喂他喝水。

短短几日不见,粪蛋儿看上去仿佛又消瘦了几分,但看上去精神倒像是不错的样子。

见到她进来,母子俩同时转过头来,一大一小两双眼睛怔怔地看着她,一个惊喜,一个好奇。

最后还是粪蛋儿娘先反应过来,她欢喜地迎向路繁花:

“恩人,你怎么来了?”

刚说完,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震,激动得几乎颤抖起来:

“是、是不是俺家粪蛋儿的事情有着落了?”

自从前几日,路繁花来看过说她有办法救她家粪蛋儿后,这几日他们一家三口就一直在等着路繁花的到来。

现在终于见到路繁花,粪蛋儿娘的一颗心一下吊了起来,满含期待、激动、欣喜地望着她。

路繁花点头,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嗯,我已经同医院方面说好了,待会儿就会带粪蛋儿去手术室。”

粪蛋儿娘当即激动得红了眼睛,泪水哗啦啦一下落了下来:

“太……太好了……俺娃儿……俺们家粪蛋儿有救了……”

路繁花看着眼前激动得不知所措的女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老实说,她不是什么心思敏.感细腻的人。

后来丧尸病毒爆发,她更是见惯了战场和杀戮,生死往往只在一瞬间。

她也失去过同团的战友和伙伴。

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根本没时间让人伤心、难过。

能够存活下来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踏着无数同伴的鲜血和尸体走过来的,她甚至亲手杀死过被丧尸病毒感染而无法救治的同伴。

面对生死和情感,她远比一般人要麻木。

过了半响,她才尝试着温声挤出一句算不上安慰的安慰:

“冷静一点,你这样会吓到孩子。”

粪蛋儿娘转头看向病床上的粪蛋儿,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她忙一把抹干了眼泪,走到床边,抱起粪蛋儿让他跪在地上,自己也跟着在他身旁跪下:

“粪蛋儿,快,这就是你的救命恩人,给恩人磕头谢恩。”

粪蛋儿已经瘦得不像样子,一个肚子却大得出奇,跪在地上摇摇欲坠,感觉随时都会摔倒。

但他的背脊却挺得笔直笔直的,小小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坚定的光芒:

“谢谢恩人。”

上一次路繁花来的时候,他是睡着的,并不知道当时在病房里发生的事情。

后来,他想过来后,阿娘告诉他,他有救了!他的病能治好了!

救他的人,就是上一次帮阿娘抓小偷的大恩人!

他心中只觉得既激动又感激,老早就对爹娘口中的“大恩人”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听阿娘说,恩人不但心底好,长得也忒好看,就像天上的仙女儿!

他在脑海里想象了无数个“恩人”的样子,天上的仙女儿那该有多好看?

是不是有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白的,还有长头发?

也有可能不是。

但不管怎么样,恩人肯定特别喜欢笑,笑起来眼睛特别好看,温温柔柔的。

粪蛋儿的脑袋瓜子里还想不出“温柔”这样的字眼,只是他想象中的路繁花都是一副温柔的模样。

直到刚刚真正见到了路繁花,知道了她就是他的恩人,粪蛋儿才发现,恩人和自己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也不喜欢笑。

看起来也不温柔。

不过,倒是极好看,极好看的,说不出来的好看。

可粪蛋儿在那一刹那,却觉……这就是恩人了,这才是恩人应该的样子,他也说不清为什么。

但总之,路繁花虽然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但他却觉得她比他想象中的都好!

“婶子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路繁花急忙上前,想要扶人起来。

然而,粪蛋儿娘却拦住了她的手,态度坚持地道:

“恩人,你就让俺把话说完吧。”

说完,她转头看向粪蛋儿,道:

“粪蛋儿,你记住,大恩人是救了你两次命的大恩人!不管你个身体能不能治好,你都要记住这份恩情!”

粪蛋儿坚定地点点头:“是,娘,俺记住了!”

粪蛋儿娘的话让路繁花微微吃惊,不管能不能治好,都要感恩?

她倒是想不到,这个妇人竟这般通透,且心襟开阔。

粪蛋儿娘却很满意,她就知道,自家儿是个好的。

她将粪蛋儿拉了起来,正好手术室也已经准备齐当,护士过来通知的时候,郑芦笙也跟着走了进来。

粪蛋儿被护士带去了手术室。

路繁花则跟着郑芦笙去了准备室,换好了防护服这才去手术室。

等他们进到手术室内,李老医生早已经换好防护服等在里面。

见两人进来,一双眼睛立刻亮晶晶地看向路繁花,随后瞥见她身旁的郑芦笙又是一哼。

郑芦笙:“……”

郑芦笙一阵无言,却也没放在心上。

但相处多年,对于自家恩师的性子,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虽然脾气大了点,甚至有时候还莫名跳脱,但却是个忘性大的。这会儿还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呢,过会儿就自个儿忘了。

说白了,像个孩子心境,还真是应了那句话——老小,老小。

除非,这人触碰了他的底线。

一如那天在病房中对路繁花口不择言的那位……隔日,他可就再没见过那位了,连他们的研究小组都将他除名了……

不用问,也知道必定是恩师下的手。

那手腕可谓是雷厉风行,与平常跟个孩子似的顽童完全不同。

这样想着,郑芦笙不由得侧目看向自己斜前方的路繁花。

这位路医生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跟在恩师身边这么长时间,从未听他提起过有这么一个人,他敢肯定,恩师同对方认识的时间绝对不久。

可才认识短短时日就能够叫恩师如此器重……倒着实厉害。

郑芦笙眸光闪动,看着路繁花的视线里多了些深思…

最新小说: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冒牌天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我的1995小农庄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开局幕后签到 顽烈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