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155章 消亡的那一刻

第155章 消亡的那一刻(1 / 1)

第155章消亡的那一刻

路繁花前一世的修炼也可以算是比较顺风顺水的了,除了最后一层她始终没有突破之外,其他几道大的突破她都是顺其自然地完成了。

虽然算不上是天赋异禀,但也算得上是上上层了。

但饶是这样,她也不曾遭遇过如此轻松随便的突破!简直可以称得上“神迹”了!

更让她惊喜的是,她的空间也随之升级了!

灵田面积比之先前足足大了一辈!

连灵泉看上去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一口井,但就算不试,路繁花也知道,灵泉必定也随之升级了!

事后也确实证明了路繁花的这个猜测是对的。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路繁花已经完全呆住了……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做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在短暂的振奋兴奋之后,随之而来的,却是恐慌。

对于未知和这种不受控制的恐慌。

她一下就想到了上一次的异常突破!

上一次也是像现在这样,她刚从娟子家里出来,就突然感觉身体出现了异动!走到半道上,就突然突破了!

之后……她的丹田处又传来一阵剧痛,在她想要去抢夺古医书的时候,瞬间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也害得她错失了拿到古医书的机会。

这一次,突然又再一次出现异常……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距离消亡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至于这种异常为什么会都伴随着突破……

路繁花其实也认真想过,会不会是因为她的灵魂与这具身体的融合度越来越高,她的异能也会随之恢复到前世的水平,而等她完完全全恢复的那一刻,也就是消亡的那一刻?

“……繁花……繁花?”

陈默原本在等着路繁花的回答,却见她突然沉默不再说话,而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一会儿喜一会儿惊疑不定,最后仿佛想明白了什么,竟隐隐流露出哀伤……

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喜欢,就好像……她有着一个他永远也没有办法进入的世界,哪怕她此刻就在他的眼前,他也始终抓不住她!

所以他想也没想便叫出了声,打断了路繁花的思绪。

路繁花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男人疑惑又带着关心的眼神,心情愈发复杂。

她才刚刚决定要好好地和他在一起,难道……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怎么了,你刚刚想到了什么?”

陈默轻声问,双眼探究地看着路繁花,对于她所有的表情和反应一点一毫都没有放过。

路繁花却缓缓地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陈默一愣,“繁花,你……”

路繁花打断了他:“什么都不要说,让我好好地抱一会儿。”

她的声音听上去虚虚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

陈默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只当她是累了:

“是不是累了?那你靠着我休息一会儿。”

心里也不禁为自己刚刚的咄咄逼人,感到自责起来。

他明明知道她才刚刚醒来,昨晚更是高烧了整整大半宿,他却还不让人好好休息,非要逼着人说话,真是太不应该了。

路繁花不知道陈默在想什么,她只是安静地靠着他,感受着他的体温,以及身上淡淡的属于皂荚的味道……

空荡荡的心仿佛一下得到了救赎,慢慢变得充实起来。

真是的,她什么时候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好好和他在一起,那么,不管是一年,还是一个月,哪怕只有一天,又有什么区别?

只要好好珍惜每一天,不留遗憾,不就可以了吗?

只是……对不起阿默了……也不知道,在她“走”了之后,他要怎么接受这样的事实。

但是啊……人啊,是自私的……

就算知道他会痛,她不想放手,所以……

她低低地呢喃道:“对不起……”

而且,她相信人类的坚强。

再大的伤痛,只要交给时间总会有治愈的一天。

陈默哪里知道在短短的时间内,路繁花的心路历程就已经跑了这么远,还以为她是在说她让自己病倒的事情,于是道:

“说什么‘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应该逼着你。如果你真的喜欢治病救人的话,我也不拦着你,我只是希望你在救人的同时也想想自己。

“就算你不在乎自己,难道你也不在乎关心你的人吗?

“我很……我和爱国都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昨晚看见你突然昏倒,爱国有多紧张,他在你的床边守了大半夜。后来要不是我逼着他去睡觉,他只怕肯定会守着你,直到你醒来。”

他也不是要路繁花从此就放弃治病救人,他只是希望,她以后在做出任何事情之前能够多想想她自己,想想……他……

“对不起……”

路繁花这才真正感觉到愧疚。

她刚刚虽然也在说抱歉,但其实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

在她看来,昨晚的事情就只是一个意外。

更何况,与她治病救人也根本没关系。

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但现在听了陈默的话,她才真正意识到,不是什么意外不意外的问题,而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自己出事了,陈默会怎么样,爱国会怎么样”。

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思考过问题。

但这其实也不能怪路繁花。

只怪她前一世活得太过凉薄,虽然也“那个人”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但对方却是一个危险强大之极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脆弱”的情绪。

她在他面前像战友、像知己,但有时候又更像一个下属。

怎么可能会想什么,自己出事了,自己的上司会不会担心牵挂?

“我以后不会了。”

她保证道,这一次是真的认真地。

“唔,我还不太习惯……我是说,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从有记忆以来都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

“我的意思是说,我可能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还需要一点时间……

她松开陈默,脸难得的有点泛红:

“你愿意,给我时间吗?”

让她学着,适应这个新的身份……

最新小说: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外室 开局幕后签到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