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冤家路窄(1 / 1)

第136章冤家路窄

路大山僵直着身体,任由路繁花抱着,双手抬在空中根本不知道往哪里放,心里更是激动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半天,他才生涩地拍了下路繁花的肩膀,道:

“会好的……会好的……”

只要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糊涂,好好过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一定会的。对了,爹,你等等。”

路繁花松开路大山,转身走进厨房。

她从厨房里拿了一些自己做的野菜菜干,还有之前没吃完的几枚鸡蛋和番薯,然后一并交给路大山。

路大山不解地看着她,并没有接过那些东西:“繁花,你这是?”

路繁花:“这些,你先拿回去吧。路……阿娘那边,你也好交差。”

“不行,不行,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路大山连连一阵摆手,说什么也不肯接受。

就在两人互相推辞的时候,陈默突然推着轮椅过来了:

“爹,你就收下吧。”

“但是……”

“这也是繁花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我已经接到了木工活儿,繁花现在也有了行医许可证,我们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

陈默说着,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几张粮票,也一并塞到了路大山的手里。

路大山原本还想再说点什么的,但听到陈默这样一说,他一时间也没找到理由再推拒,就这样把东西收了下来。

但粮票他说什么也不要,硬是又塞给了陈默。

等他离开,路繁花看向陈默:“谢谢。”

陈默淡淡地看着她,语气再自然不过:

“你爹也是我爹,都是一家人。”

路繁花耳根一热,脸颊也隐隐有些发烫。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听得多了,渐渐习惯了陈默不时蹦出来的“直白”,她很快镇定下来。

看了眼男人手中的粮票,她好奇地问道:

“你这个是哪里来的?”

她知道家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粮票了,这种事情陈默不可能还藏着掖着。

“今天供销社的人来了,那桌子他们觉得很合适,付了一些订金,有几张粮票。”陈默解释道。

现在这个时代,粮票有时候比钱还好用,能拿到这几张粮票可以说是很棒了!

“真的?那太好了。”路繁花由衷地感到高兴。

这几天陈默没少折腾那些木头,虽然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她知道,他其实很在意这份工作。

现在做出来的课桌能符合要求,也算是不枉他这几日的用心。

只是想到自己要的银针……路繁花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

“我要的银针没有弄到,找了几家老师傅,都说做不了。

“不过,我今天遇到周队,他说他认识一个高人,也许能打造。我和人约好了过两人就去找找那位高人。

“如果连这位高人也不行的话……就用普通的吧……”

反正现在也有了行医许可证了,可以想办法买一套针灸针具。

“你的事情,你自己安排就好。”

陈默微点了下头,倒是没说什么,放在路繁花手里的钱他也没问。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潜意识里已经越来越信任面前的这个女人了。

“嗯。那我先去做饭。”

路繁花洗洗手,又转身进了厨房。

家里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菜了,刚刚仅有的几枚鸡蛋也都给了路父,剩下只有菜干了。

这……可咋整?

这个时代就是麻烦,有钱还不行,还得有票,不然她今天进城就顺便买点米啊菜啊的回来了……

“我去村里的供销点看看。”

就在路繁花为难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陈默的声音。

他今天中午在厨房看过,也知道是没什么菜了。

路繁花擦了擦手:“还是我去吧,你在家里把米给淘了。好像米也不多了,正好把粮票也给我,我顺便带点米回来。”

“好。”

陈默倒也没推辞,爽快地将粮票都给了路繁花。他想着路繁花喜欢吃什么,就让她买什么,正好。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小爱国不知道突然从哪里跳了出来,一双眼睛晶晶亮亮地看着路繁花。

“好~,你也去。”

路繁花宠溺地摸了摸小爱国的头,从家里拿了背篓就要出门。

“我来背!”

小爱国主动抢过路繁花手里的背篓,背在自己身上。

反正也是空背篓,路繁花就由着他去了。

两人一路来到村里的供销点,东西不多,但日常基本生活所需倒是都有,毕竟山里人进城一趟不容易,只能靠附近的供销点解决日常所需。

路繁花买了些能放的菜,像是土豆之类的,然后买了点青菜,剩下的粮票直接兑了米。

“哟,我说是这是谁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路繁花啊!”

就在路繁花买完了东西,打算带着小爱国一起离开的时候,一道刻薄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带着满满的一股酸臭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才刚刚不甘离开的王寡妇。

没想到,两人又在这里碰上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

王寡妇说着,伸长了脖子往路繁花背篓里一瞄,眼里顿时闪过一抹嫉恨!

凭什么她毁了她的生活,她却可以过得这么滋润?!

甚至还当上了赤脚医生!连以前瞧不起她的人,现在也纷纷对她改了观!

凭什么?!!

王寡妇心里一阵扭曲,语气愈发尖酸刻薄:

“这是买米呢?这小偷啊就是不一样,日子过得可比我们滋润多了。”

路繁花眸色一冷:“谁是小偷,你再说一遍。”

“我说的就是你,怎么了?你敢做,还不许我说了?”王寡妇一脸挑衅的样子。

自从被路繁花当众撕破她的真面目之后,她好像再不像以前那样端着一副“贤惠得体”的样子了,做尽了刻薄无耻的嘴脸。

简而言之,她在一条不要脸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路繁花冷嗤一声:

“我偷了什么?说话要讲究证据,否则就是诬陷。

“正好周队今天就在村里,要不要我们一起去找他评评理?顺便说道说道,这诽谤罪要怎么判刑。”

路繁花说话的语气不重,甚至有点轻飘飘的,听上去半点不似警告,却偏偏透着一股淡定从容的笃定。

让人不自觉就想信服!

最新小说: 锦屏春暖 若春和景明 天庭临时工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恣睢之臣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八零小确幸 听说我很穷 小狼狗饲养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