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全城追捕(1 / 1)

第130章全城追捕

路繁花接收到对方恶意的眼神,冷冷一笑,飞身一脚踢了上去!

众人只看见一道纤细的身影以一道极凌厉的气势冲向前面仓皇逃窜的小偷,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那道纤细的身影就已经将小偷踩在了自己的脚下。

刚刚或叫嚷着要抓小偷或看热闹的人纷纷傻了眼……齐刷刷地停在了原地……

整条街道一片寂静。

路繁花居高临下地看着脚底下尖嘴猴腮的小偷:

“把钱交出来。”

小偷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直到现在他都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一脚掀翻了!

如果不是身上的痛提醒着他,他会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他愤恨地瞪向路繁花,却在看清她的面容时,一怔,眼底闪过一抹贪婪和痴迷……

好美……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眼底的痴迷很快又变成了恨:

“你这个贱……”

他愤怒地叫骂,却在触及路繁花冰冷的眼神时背脊一寒,所有的话骤然憋在了喉咙口。

只、只是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竟然让他感到了恐惧,就像……

但路繁花没有给他时间多想,见他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半响不说话。

她眉宇一沉,一脚揣上他的心口:

“把钱交出来!”

“唔——”

小偷闷哼一声,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那一脚仿佛要将他的心脏踢裂!

他哪里还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立刻哆哆嗦嗦地从怀中连钱带包钱的帕子一起掏了出来:

“这、这里……”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是真的会杀了他!

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他的这种“感觉”其实可以称之为“杀气”!

路繁花弯腰从小偷手里取走钱,然后一转手,按住男人的肩膀,咔嚓——一声直接卸掉了男人的肩膀。

正好其他围追小偷的人在这个时候也跟了上来,看到这一幕,纷纷傻了眼,看着路繁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这……这姑奶奶什么人啊?

这么厉害?

路繁花没有去管其他人怎么看,她拿了钱丢下废了一条胳膊的小偷,去找刚刚的中年妇人。

“繁花?”正当她要离开的时候,一道声音却叫住了她。

她转身,就看见苗树人正站在围观的一群人中,朝她的方向张望着。

一见到她,苗树人立刻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还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

他刚刚远远地看见一个姑娘一个飞踢,麻利干练得像个武林高手一样,踢飞了前面一个正在奔跑的男人。

还不等他来得及感慨,一眼扫过去,发现这姑娘竟十分眼熟——好像是路繁花?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她!

他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痛得“哇啦啦”乱叫的男人,问:

“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路繁花回答,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了一道沉稳的嗓音:

“大家散一散,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紧跟着一群人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众人一看他们身上整整齐齐的警.服,登时齐刷刷地指着倒在地上的男人激动道:

“公.安同志,抓小偷!这人是个小偷!”

刚刚还在哀嚎的小偷一听,顿时吓得噤了声,他揪起头,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还想找机会逃跑。

却不想,一抬眼就看见了一排齐刷刷的警.服!

他顿时一下瘫软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运气?

他只不过就是偷了一个乡下女人的一点点钱,然后莫名其妙被全城追捕,又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彪悍女人揍了个半死、还卸了一条胳膊,现在居然还让他碰到一群公.安!

天要亡我!

他在心里仰头哀嚎一声,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两名公.安立刻上前将他架了起来,结果才刚一碰到他的胳膊,就听到人一声惨叫。

他们这才发现,男人竟被人卸掉了胳膊。

不由纷纷看向路繁花。

刚刚那一幕不单单只有苗树人看到了,他们也远远地看到了。

但被人群阻拦了视线,他们只看到了路繁花凌空飞跃的那一脚,并没有看到她卸掉小偷的胳膊。

刚刚他们只是欣赏和惊叹于路繁花这样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家,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现在再看路繁花眼神里却多了些别的意味。

其中,为首的男人走到路繁花和苗树人两人面前,他看了眼路繁花,道:

“苗村长,这位同志是……?”

路繁花一耳就听出,他就是刚刚在人群中让大家散开的人。

苗树人立刻介绍道:

“周队,她是我们村的路繁花,她爱人以前也是部.队的,前段时间出任务受了伤这才退了下来。”

一听说路繁花是军.人家属,男人坚毅的眉宇间立刻多了几分敬意:

“原来是英雄家属。路繁花同志,你好,我是周川。”

“你好。”路繁花简单地打了声招呼。

对于周川口中的“英雄家属”,她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她看来,陈默确实能够当得起“英雄”二字,这是属于他的荣耀。

见她态度如此不卑不亢,周川不禁又高看了几分。

虽然生在乡野,却淡定从容,又有如此身手,必定是一个不凡之人。

真不知她的爱人又是何样的人物。

他心里对路繁花的“英雄爱人”产生了几分好奇,但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先处理眼前的这桩“小偷案”。

于是,他问道:

“刚刚是你帮忙抓到了小偷?”

路繁花点头,“对。”

“既然这样,还请你配合我们回所里一趟,我们需要录一份口供。”

“可以。不过,我要先去找到那位失主,把钱还给她。”

路繁花还清楚地记得,刚刚那名妇人趴在地上哭得几乎快要绝望的样子。

她不能否认,如果不是听到那个女人说自己是一个母亲,这些钱是她孩子的救命钱。

她未必会管这档子闲事。

自从接触了小爱国,又见到了娟子与宝儿相处那一幕幕美好的画面,她不自觉地受到了一些影响……

对于“母亲”“孩子”,有了不一样的情感……

最新小说: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全球灾变:我在避难所升级很稳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开局幕后签到 外室 顽烈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