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120章 大柱的选择

第120章 大柱的选择(1 / 1)

第120章大柱的选择

娟子见她再没有推辞,顿时欢喜地笑了起来:

“好,好!”

路繁花见她这样,更觉得自己收下银手镯的决定做对了,又同她简单地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这才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时,又一次见到了大柱。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再像上一次那样对她横眉怒目,但是却一脸警惕,生怕她又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的样子。

路繁花冷冷一笑,从他身旁擦身而过,理都懒得搭理这种人。

“你!”

大柱只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可张了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路繁花从自己的面前离开了。

直到路繁花的身影消失,大柱的脸上才露出一抹纠结复杂……

在路繁花走出去之后没多久,他突然追上出去:

“路繁花,等等!”

路繁花停下脚步,看向他,却不吱声。

大柱被她看得一阵局促,最终还是自己先开了口:

“那天早上……是王寡妇告诉我,你在卫生站的。”

自从那一日娟子大出血醒来后,她这几天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甚至连话都不同他说。

唯一一次主动开口说话,问的便是她大出血那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怂恿他去找路繁花麻烦的。

大柱虽然不算精明,但也不是一个蠢的。

听娟子这么一问,再一想前段日子村子里关于“路繁花与人私奔真相”的传闻……

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利用了?

只是……

他并不想娟子搅和到那种乌七八糟的事情里头去,所以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实话告诉她。

他记得分明,但是娟子看他的眼神失望至极……从此以后,对他愈发冰冷……

他不知道这个路繁花到底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让娟子对他言听计从。

但是,他知道,要想讨好娟子,他就得帮着路繁花。

所以犹豫再三,他还是追了出来,决定将那天早上发生事情告诉路繁花……

“那天早上,我刚到生产队上,突然收到消息说娟子不好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娟子倒在地上,身下全都是血。

“我当时吓傻了,然后就听到王寡妇在旁边说着你是一个庸医,是你害死了娟子……

“我只觉得脑子一嗡,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一心只想找你报仇!为娟子讨回公道。

“后来,听王寡妇说你在卫生站,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冲了过去,找我麻烦?”路繁花接过大柱剩余的话。

虽然她已经从娟子的话中,多多少少猜到了那日的事情与王寡妇有关,但现在亲耳从大柱口中得到证实,还是让她眸光冷了一下。

她原想着,这个时代到底不比混乱的末世,没有律法,强者为尊。

只要你够强,便是杀了人,也没人能拿你怎么样。

为了不连累陈默他们,她到底没对王寡妇等人下狠手。

只是毁了他们的名声,让他们自取灭亡。

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非要闯!

既然他们嫌自己活得太久、太安逸,那就怨不得她心狠手辣了!

正好,自从上次出了陈大为那件事后,为了防止再出现这种因为身体虚弱而被人欺辱的事情,她偷偷培植了不少毒草!正愁没有能施展的空间!

现在……就拿这王寡妇来试药好了!

大柱面色一窘,现在说起来,他也觉得自己当时确实太冲动了一些。

那天娟子难产,没人能救。

还是阿牛说了路繁花医术了得,或许可以找她帮忙,他这才拜托阿牛带他上门去求路繁花的。

他还记得,但是路繁花一听说娟子的情况,二话没说就赶来救娟子了,甚至连出诊费都没有收。

虽然他和娟子后来有提着谢礼上门……

一想到那些寒碜的“谢礼”,大柱的脸色又是一窘。

别说旁人怎么看了,那点东西……他自己都觉得磕碜人。

刚刚在门外面,他不是没有听到娟子要把自己唯一的陪嫁物件——那只她自己一直都舍不得戴的银镯子送给路繁花的事情。

他虽然不喜欢路繁花,也怀疑路繁花别有居心,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但是,她先后两次救了娟子是事实。

别说是一只镯子,就是再贵重的东西,给她也应当。

所以,他没有冲进去阻止,也没脸阻止。

他只羞愧,自己身上没有半点值钱的东西,还要娟子赔上自己唯一的嫁妆。

这样一想,大柱才发现自己当真对路繁花不住。

除了先前她挑拨娟子离开他之外,她确实称得上他们家的大恩人,可他和阿娘却……

想着,大柱羞愧更甚,顿了顿,终是忍不住提醒道:

“我不知道王寡妇为什么要那么说,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她对你好像有些敌意。你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她那个人。”

路繁花一愣,疑惑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她看得分明,这个大柱分明不喜欢自己,还一直提防自己。

怎么会突然主动跑来告诉她事情关于王寡妇的事情,还好心提醒她?

大柱一哼,有些气,又有些羞:

“要不是为了娟子,你以为我会帮你?

“但是,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站在你这一边了!你依旧不是什么好人!

“你以后最好少于娟子来往,更不要怂恿她说什么,要带着孩子单独过日子的话!娟子是我的妻子,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是不会分开的!”

“呵……”看着这样的大柱,路繁花并未有感激,只嘲讽道,“但愿你在你那个好阿娘的面前,也能够这么硬气地坚定立场。”

说完,她也不管大柱什么反应,直接转身而去。

大柱一怔,等他明白路繁花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路繁花早已经看不见身影了。

只留他一个人,满心羞耻和羞愧地呆呆地站在原地……

而另一边,同大柱分开的路繁花,却出现了一些状况……

就在她离开没多久,心口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悸动,丹田处也是一阵滚烫灼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爆发出来一般!

路繁花大口地喘着粗气,表情里有着几分难以置信,这种感觉不是……

最新小说: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我的1995小农庄 顽烈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开局幕后签到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