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 第116章 他像极了“他”

第116章 他像极了“他”(1 / 1)

第116章他像极了“他”

“你什么意思?”陈默再一次问道。

明明他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得没有一丝一毫的欺负,但是路繁花却明显感觉到了他周身骇人的冷气。

他在生气!

而且,非常生气!

路繁花不由一愣,为什么?

他不是一直都很讨厌她吗?

当初之所以会和她结婚,也只是被原主设计陷害了,才不得不负责。

现在,她愿意还他自由,他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

还是说……他觉得离婚很丢人?

这样想着,路繁花连忙补充道:

“你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我会跟大家解释清楚,我们只是性格不合,最终决定和平分手。”

“性格不合?和平分手?看来你一早就有这个打算了,甚至连理由都想好了。”

陈默的眼神愈发冰冷,一向淡漠的面容上带着似笑非笑的嘲讽。

路繁花一怔,看着眼前的陈默她突然一阵恍然……

在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那个男人”……

陈默虽然和“那个男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除了第一次初见时她错愕地将两人认错了之外,之后她再也没有搞混淆过。

主要是因为两人虽然容貌一样,但气质以及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陈默淡漠却周生正气,“那个男人”亦正亦邪,危险惑人。

可就在刚刚,她在陈默的身上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影子……

那一刻,他像极了“他”!

好半晌,路繁花才回过神来: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这样耽搁你不好。

“虽然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但我也看得出来,你不喜欢我,也不满意这桩婚姻。

“既然这样,不如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陈默打断她的话,嘲讽更甚,“你倒是想得开,是不是婚姻对你来说就是一句话?想结就结,想离就离?”

“我……”路繁花一阵语塞。

她总觉得今天的谈话有哪里不太对劲……

她的本意是,还陈默自由,让他可以去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不用因为她的关系束缚自己。

为什么到了陈默的嘴里……却成了她的不是了?

难道好心还有错了?

“算了,今天可能不是一个谈话的好时机,等什么时候你冷静下来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今天可能水逆,说什么都不对,还是另外再找个时间谈谈吧。

路繁花暗暗想,但她才刚转身就被陈默叫住了:

“不必!有什么话现在就说清楚。”

路繁花默默地叹了口气,转身:

“我其实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着,你还年轻,也有那啥……需求是吧?一直这么憋着也不好,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我们这段有名无实的关系唔……”

她的话才刚说到一半,突然感到后颈一沉,紧跟着双唇就被狠狠地堵住了。

有什么柔软的,略略清凉的东西贴了上来……

路繁花眨了眨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傻住了。

什么情况?

她毫无意识地舔了下唇,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强吻了。

陈默是谁啊?

别扭,内敛,动不动就脸红的人……

怎么可能做出强吻他人的事情?

事实上,陈默在做完之后自己也愣住了。

理智上,他其实明白路繁花的话是对的。他们这段婚姻关系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现在结束,也只是纠正这段错误,他应该答应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路繁花用这样一副好不在乎的口吻说出“分手”的时候,他只觉得有一股无名大火灼烧着他的理智,让他极度烦躁!

只恨不得她赶紧闭嘴!再不想从她那张嘴里听到任何他不想听的话!

然后想也没想,就堵住了她的嘴!

好半响,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吻。

他呆了……

完全忘了反应……

就在他好不容易找回神智想着是不是应该松开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唇上一热,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从唇上滑了过去!

登时,陈默只感觉有一道电流从身体里窜过,禁不住一阵颤栗。

他眼眸一暗,呼吸一下乱了。

仿佛着了魔一般,他一把扣紧路繁花的颈子,不受控制地加深了吻……

深深地品尝着他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这是他昨晚就想品尝的……

只是,在双唇即将相触的那一刻,他还是克制住了,终究没有吻下去……

今天终于……尝到了……

比他想象中的

路繁花瞪大了眼睛:“!”

她终于回过神来,猛地一把推开陈默。

不慎力气过大,陈默又坐着,他一下朝后倒去,顺带拉着路繁花一起。

“哐当——”一声,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陈默砸在轮椅上,路繁花砸在陈默身上,一个重心不稳,连人带轮椅两人又一齐朝旁倒去。

两人被轮椅扣在底下,腿缠着腿,嘴贴着嘴,狼狈地滚做一团……

路繁花被这一变故弄得懵逼了,看着身下的陈默,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时间仿佛停住了。

整个世界寂静得只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还有心跳……

扑通——

扑通——

犹如擂鼓。

饶是路繁花也忍不住被这气氛弄得一阵脸红发烫,心跳加速。

她骤然回神,手忙脚乱地从陈默身上爬起来:

“我……”

她第一次明白了羞窘是什么滋味,支支吾吾了半天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默沉默着撑起身体,又去扶轮椅。

路繁花见状,急忙去帮忙。

等陈默重新在轮椅上坐定,现场又是一片寂静。

路繁花低着头。

陈默静静地看着她,脸上一派淡然。

他本来也慌张,但见一向大胆的路繁花第一次表现得比他还慌张的时候,他忽然就平静了。

他淡然却霸道地道:

“既然如此,有你就可以了。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这是你的责任。”

说完,他直接推着轮椅离开了,只留下路繁花一个人傻眼地站在原地。

他……他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说他有那啥需求……

他说,有她就够了……

还说这是她作为妻子的责任……

难道……他这是在暗示她,要、要圆房?

最新小说: 开局幕后签到 我的1995小农庄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顽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