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鸡飞狗跳(1 / 1)

第68章鸡飞狗跳

她的眼睛那么亮,表情那么鲜活,轻轻那么一眨,魂儿都要被勾去……

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妖精!

这样轻浮的女人,明明是陈默一向最讨厌的。

可这一刻,他却没有任何反感和厌恶,反而一颗心跳得扑通通——飞快,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他悄悄捂了捂胸口,怀疑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出了啥毛病……

要不然,为什么总是这么不受控制?

他想着,眼睛不自觉地朝路繁花看去。

路繁花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抬头,粲然一笑。

仿佛一朵最骄阳的花,刹那间四周的一切黯然失色,只剩下了她那张妍丽的笑颜……

扑通通——

扑通通——

陈默只觉得胸口响声震天,再也控制不住,推着轮椅落荒而逃……

路繁花看着陈默快速离开的背影,只觉得一阵莫名?

这又是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但她很快就将疑惑抛到了脑后……

这边气氛一派良好,另一边的陈家,气氛就不怎么好了……

梅香敲锣打鼓动静闹得那么大,他们很快就听到了风声。

等听完,阿牛不但没有残废,还被路繁花治好了!梅香带着一众人敲锣打鼓,就是为了上门感谢她。而且,还带了许多谢礼……

张红霞几人的脸色顿时一阵比一阵难看。

不是说阿牛残废了吗?

不是说他的腿再不能好了吗?

怎么突然就又好了?

路繁花那个小贱蹄子竟然真的会给人治病?

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

唯独陈大为心里藏了几分高兴,嘴上忍不住地替路繁花辩说道:

“你看,我就说繁花是个好的吧?你们非要把她赶出去,现在可好了,村里的人指不定要怎么说我们家了。”

他以前只以为路繁花空有一副美貌,除了在床榻上陪男人睡觉,一无是处。

他也就想睡一睡,尝尝滋味。

现在见她不但长得貌美,还藏了一手好医术,心里更是激动了几分。

这么好看,又能干,如果被他勾到了手里,那所有好处不就都是他的了?

上回路繁花救了狗娃,王家就送了好多谢礼。

他早就看得眼红。

听说这回阿牛他们家送的更多!

只要一想到以后这些都是自己的,连路繁花这么个大美人儿也都是自己的,陈大为激动得忍不住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好不快活,耳朵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王美美一把狠狠地扯住他的耳朵,凶狠道:

“好你个杀千刀的!你在想什么?啊?你说,你刚刚是不是又想路繁花那个小贱人了?”

好个色胚子!

一天到晚就知道护着路繁花那个騒货!当着她的面,竟然也敢肖想那贱人!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得一脸猥琐!

王美美气得眼都要红了。

陈大为一下清醒过来,他捂着耳朵哀叫起来:

“唉哟——!唉哟唉哟——!疼疼疼!你做什么啊?撒手!撒手!!”

“你说,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嘶……我什么都没有想!”

“你还敢说你没想?你没想,那你笑什么?”

“我笑怎么了?哎……疼……我还不能笑了吗我?你到底撒不撒手?”

“我就不撒手,你能把我怎么样?”

王美美恶狠狠地说着,冲着陈大为的耳朵又是狠狠一拧!

这要是搁了平常,陈大为肯定不敢反抗,只会好声求饶。

也不知道是刚刚的美梦做得太投入了,还是因为其他,见王美美不依不饶,他的心里突然就蹿起了火!

“好你个泼妇!还不赶紧给佬子撒手!你信不信佬子拿皮带抽死你!”

王美美本就气得不轻,现在听陈大为不但不知错,居然还骂她泼妇?还叫嚣要拿皮带抽她?

更是气得脸都青了!

她一把就朝陈大为扑了过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阵抓挠:

“好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窥觊自己的弟媳不说,竟然还要打自己的婆娘?

“老娘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是不是?

“老娘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陈大为也就嘴里叫嚷叫嚷,哪里想得到王美美会真的扑上来打人,被王美美一下得了手,压在身下狠狠地挠了几下!

痛得他一阵叫唤:

“你……你居然真动手……唉哟……疼……你这个疯婆子!泼妇!我跟你没完……疼疼疼……你赶紧停手……”

他叫得越狠,王美美下手就越狠!

愣是将他的脸上抓成了一个花猫!

张红霞看得一阵气急,平常这个大媳妇就总欺负她儿子!

但她心里也清楚自己儿子是个什么德行,只要不闹得太过分,王美美想管着,她也就让她管了。

可扯扯耳朵,骂上几句,那不过是小打小闹,做了也就做了,怎么能真动手打人?

那可是她儿子!亲儿子!

“王美美!你这个毒妇!你在做什么?还不赶紧从我儿身上下来!”

张红霞瞪着眼睛冲过去一把扯住王美美的衣领,将她甩了出去。

王美美虽然更年轻,可她是个惯会躲懒的,从没认真做过事,哪里抵得上张红霞力气大?

被张红霞这么一甩,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在了凳子上,连人带凳子滚做了一团!

一旁的陈长生看着这“鸡飞狗跳”的一幕,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兴奋地拍着手叫好道:

“打得好!打得好!用力!再来一拳!”

气得才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美美又是一个仰倒,指着陈长生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你这个小杂种,给我闭嘴!”

张红霞才刚将陈大为从地上扶起来,正心疼他的伤势:

“我的儿啊,你伤到哪里了?快让娘看看。”

转耳听到王美美骂陈长生的话,顿时气得不轻:

“王美美,你骂谁呢?”

倒是陈长生,也没听懂这句骂的是什么意思,扯着脸吐着舌头冲着王美美一阵做鬼脸:

“我才不是小杂种,陈爱国才是小杂种!”

“砰——”

眼见着家里乱成了一团,一声巨响猛地打断了所有人。

几人一震,脸上纷纷闪现出了紧张和害怕……

最新小说: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顽烈 我的1995小农庄 冒牌天师 兼职漫画家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