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古怪的路母(1 / 1)

第58章古怪的路母

虽然天色已晚,看不真切,但这身衣服她却看得分明,先前从篱笆桩后面绕出来的人穿的就是这么一身。

而那个方向……正是那一男一女密会的方向……

看来……她这个妹妹身上也藏着不少秘密呢……

路繁花勾了勾唇,道:

“你应该就是妹妹了吧?

“以前呢,我确实做过不少错事,但有一句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又有一句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只要我诚心悔改,想必妹妹和爹娘也肯定会原谅我的吧?”

路瑶一愣,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路繁花这个蠢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言善道了?

她冷哼一声:

“你说改就能改了?我也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是不是啊娘?”

路方氏立刻应声,恨恨地道:

“没错!这个小祸害从小到大就是个小孽障,她要是能学好,母猪都能上树!”

“岳母!”一向沉默寡言的陈默突然开了口。

路似锦眸光微微一动,略含惊讶地看向陈默。

但见他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可刚刚那一声……语气分明比平常低沉。

他是故意打断娘的?

不等路似锦反应过来,陈默已缓缓道:

“繁花先前受了伤,对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了。都说‘不知者无罪’,现在繁花的性子也改了不少,希望岳父、岳母能够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话音刚落,几人皆是一愣,陈默当初娶路繁花本就是被迫。

这两年,陈默虽然也遵循着礼节,逢年过节的时候会带着东西来探望他们。

但却并不热络。

对路繁花的态度也是极为冷淡。

可今天……他竟然开口帮路繁花说话了?言语间对路繁花还颇为维护?

几人心里一下想到了先前听到的传闻,难道……路繁花当真不是与人私奔?而是受伤了?住院了?

他们听到这些传闻的时候,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陈家和陈默为了面子,所以才故意对外编了这个谎言。

可现在陈默看对路繁花维护的样子……不像是作假啊……

难道这一次真是他们所有人都误会路繁花了?

一时间,几人的视线纷纷看向路繁花。

这一看,不由得又是一惊,她……当真是变了,虽然样貌还是那副样貌,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换了个人。

从进门到现在,不管他们说了什么,怎么对她,她也自有一股……一股……

对了,宠辱不惊!

路繁花身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气度了?

陈默似好像没有察觉众人的目光一般,轻轻握起路繁花的手。

路繁花一愣,“阿默……”

她有些诧异地看向陈默,又低头看了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触碰她。

男人的手很宽很大,掌心还有很多茧子,手感并不是很舒服,但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陈默却没有看她,只继续道:

“我这次带繁花回来,一来是带她过来见见岳父、岳母;二来也是想让她回来从前生活过的地方看看,说不定能够想起些什么。”

路方氏怀疑地看着路繁花,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她……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正是。”陈默颔首,解释道,“医生说,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只能让她自己慢慢想起来。今天我们突然过来,也没有提前打声招呼,不知道是不是打扰了?”

路方氏一改之前对路繁花的厌恶不喜,对陈默的态度颇为热情:

“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都是一家人,不用讲那些个虚礼。来来来,进来坐。”

她说完,甚至不顾在旁的路繁花,直接推着陈默进了屋。

不难看出,她对陈默的喜爱确是真心的。

也不像其他那些趋炎附势的人,见陈默如今双.腿残疾,便对他百般嫌弃。

这样看起来,倒还真是一个好岳母。

路繁花微微眯起眼眸,看着路方氏,心中的疑惑更甚。

如果路方氏本来就是个黑心黑肺、自私自利的,她这样对待原主,也还能说得过去。

但看路方氏对陈默的态度,她显然不是那样的人,反倒颇为爽利。

这样一来,她对原主的态度就愈发显得奇怪了。

“你倒是好手段,竟然连陈大哥那样的人都被你蛊惑了。”

正当路繁花想得出神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

她收回思绪,转头,就看见路似锦正一脸讽刺地看着自己。

她挑起眉,好整以暇地道:

“好歹我也是你的姐姐吧?你这副目无尊长的样子,是谁教的?

“我听阿默说,我是家中的长姐,所谓‘长兄如父,长姐如母’,你这样可是不孝不悌。”

“你!”路似锦气得一张白玉似的脸顿时一片涨红。

这个路繁花,竟然也有脸以长姐自居?

“要我尊敬你,也要看你值不值得人尊敬!就你这样的人,丢脸都丢到河对面去了,竟然也妄称什么‘长姐如母’,简直笑掉人的大牙!”

路繁花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啧啧道:

“这你就错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我都是你姐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看你啊,还是老老实实叫我一声‘姐姐’比较好,弟——弟——!”

“你……”

路似锦还想再说什么,屋里突然传来陈默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繁花,你还在外面做什么?”

路繁花顿时一笑,故意冲路似锦得意地道:

“你的‘陈大哥’叫我了,哎,阿默也真是的,一刻也离不开我。我就不同你叙旧了,回头见,弟~弟~”

说完,她也不去看路似锦的反应,转身直接进了屋。

独留路似锦一个人站在门外,气得脸色一阵发青。

该死的路繁花!

简直恬不知耻!

居然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果然就不应该对她这种人抱什么期待!

失忆了也还是一样本性不改!

另一头的路繁花却是心情大好,没办法,实在是……一看到路似锦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板着冷冰冰地对着自己,还各种冷言冷语,她就受不了!

非要刺激得他暴跳才好!

这种感觉很陌生,她从来不曾有过……

难道……这就是所谓双胞胎之间的“特殊牵绊”?

最新小说: 出狱后,薄情厉少彻底失了控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外室 我的1995小农庄 开局幕后签到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顽烈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