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腿伤复发(1 / 1)

第43章腿伤复发

路繁花一愣,阿牛?昨晚的治疗很成功啊,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才是,怎么会“不好了”?

她下意识看向身旁的陈默。

正好看见陈默也直直地看着自己。

“我去看看。”

她出去开门。

门才刚一打开,梅香就冲了进来,一把抓紧了她的手:

“繁花嫂子,你赶紧同我去看看,阿牛看起来很不好!求求你,繁花嫂子,你一定要救救阿牛!”

“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情等我见到人再说。”

路繁花安抚道。

她的话音才刚落,闻声赶来的张红霞就接过了话:

“哟,这不是梅香吗?

“早就跟你说过,不要随便找个什么人就拉去给你家阿牛治病。

“我可事先说好了,阿牛真要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能赖我们家,是你们自己非要拉着路繁花去给你们家阿牛治病的!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去城里找正规的医生吧,现在赶去兴许还来得及,万一……”

路繁花皱了皱眉,直接无视了张红霞,不等她说完便直接对梅香道:

“我们走吧。”

“嗯。”梅香急忙点头,两人相携离去。

张红霞还半张着嘴,看着两人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你……默子,你看看你媳妇,她、她……”

她指着门口,转头跟陈默告状,想要他看看路繁花这个媳妇是怎么忤逆她的!是怎么地罪不可赦!

却不想陈默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推着轮椅就跟着出去了。

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张红霞的脸色一瞬青一瞬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气得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两个狗杂种!”

她刚骂完,一转身就看见爱国站在房门口怯懦懦地看着自己,她眼珠一瞪,没好气道:

“看什么看,狗东西生的小杂种!”

爱国吓得小脸蛋儿一白,转身跑进了屋。

张红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重新望向门口。

不行,我也要跟过去看看,万一有什么事情,我也决计不能让路繁花那个贱丫头连累了我们!

她想着,也一路跟着路繁花等人来到了阿牛家。

阿牛此刻正躺在床上,他那条伤腿肿胀异常,看起来就好像随时要爆开一样。

饶是路繁花看见此情此景,也不免皱了下眉。

紧跟着进来的陈默也被这一幕惊到了,下意识地看向路繁花:

“怎么会这样?”

“看情况应该是寄生虫清除后产生的后遗症,我……”

路繁花正要解释,却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

“什么?后遗症?果然是你这个惹事精招惹的祸!”

说话的,正是张红霞。

她狠狠地瞪了路繁花一眼,急切地道:

“我说阿牛他爹,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家阿牛怎么样那都是路繁花自个儿的主意,可与我们老陈家没有任何关系!

“万一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要找就找路繁花的头上,千万别扯上我们老陈家!”

明明连阿牛是个什么状况都还没弄清楚,她就一副急欲摆脱关系的模样,那副自私自利又冷血的嘴脸直叫阿牛爹娘黑了脸!

什么玩意儿!

梅香冷硬地呵斥出声:“陈婶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

梅香本就不是什么柔顺的脾性,只是这两天她为着阿牛的事情着急,没心思同张红霞计较。

所以几次三番地,听她说话难听,她也都忍了。

但现在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了!

“陈婶子,我敬你是长辈,你几次说话难听,我都一直忍着没有驳你的面子!但你诅咒我们家阿牛是个什么意思?你说这种话,就不怕遭雷劈吗?”

张红霞被“遭雷劈”三个字吓得骤然脸色一白,结结巴巴地辩解:

“什……什么诅咒?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和阿牛无冤无仇的,我怎么会诅咒他?

“我只是担心……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

“担心?”梅香嗤了一声,冷讽道,“阿牛是我男人,需要你一个外人担什么心?你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路繁花一愣,有些诧异地看了梅香一眼。

这个女人……脾气还真是越来越对她的胃口了,听刚刚她那几句话说的,够狠!够绝!够带劲!

她都忍不住要拍掌叫好了!

张红霞被气得一张脸一会儿红一会儿青,半天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开口道:

“我……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互相关心照顾也是人之常情,你怎么能说得这么难听?”

梅香却丝毫不留情面:

“我说话再难听,也比不上陈婶子。不好意思,我家庙小,容不下陈婶子这尊大佛,还请陈婶子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你!”

张红霞那张虚伪的假面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她狠狠地瞪着梅香,尖酸刻薄的嘴脸暴露无遗:

“你以为我稀罕来你们家啊?

“我告诉你,你就是八抬大轿请我来,我也不来!

“今天我来不过是想要把话说清楚,她路繁花做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她医死医活,都是你们活该!谁让你们偏偏要相信她这么一个蠢货?

“以后你们别想找了借口上门寻我们老陈家的麻烦!更别想要赔偿!我们老陈家一分钱都不会赔给你们!”

饶是脾气好的阿牛娘这会儿也听不下去了,气得双眼通红地恨声道:

“你、你给我滚出去!滚!!”

他们家阿牛还没死呢,她口口声声什么“赔偿”、什么“麻烦”是什么意思?

是在诅咒他们家阿牛不得好死吗?

还是在暗指他们全家都是骗子?

竟然利用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命来骗他们老陈家的一点赔偿?

一想到这些,阿牛娘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一阵头晕目眩,直直地往后倒去!

幸亏一旁的阿牛爹眼疾手快,一把扶稳了她:

“怎么了,老婆子,你没事吧?”

看着自家老伴被气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样子,他只觉得头顶热气一冲,冲着张红霞恶狠狠地道:

“张红霞,你给我听好了,以后我们家不许你踏门半步!以后就算在村里遇到了,也只当做不认识,我们两家打今儿起老死不相往来!”

“你以为我多稀罕你们这样的破落户?我告诉你,以后我们老陈家也不许你们踏门半步!你最好说到做到!哼——!”

张红霞冷哼一声,一甩手,转身出了门。

最新小说: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冒牌天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我的1995小农庄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顽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