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被人跟踪(1 / 1)

第24章被人跟踪

路繁花心下一松,将狗娃放了下来。

狗娃咳了两声,慢慢张开了眼睛。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下炸开了锅:

“神了!狗娃真的活了!”

“天呐!她是怎么做到的?”

“都断了气了,还能救活?这、这不是‘大罗神仙’吗?”

众人看着路繁花,眼底充满了好奇和不可思议。

她、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狗娃奶奶几乎喜极而泣。

恰逢医生也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溺水的人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来的正是同路繁花曾打过一次照面的刘虹——刘医生。

今天姜医生和另外一名医生去县城进药了,早上她又正好去了邻村出诊,村里的卫生站一个人都没有。

她是在村口听说有人溺水,半道赶过来的。

看到路繁花不由一愣。

路繁花起身让开:“人已经醒了,你检查看看。”

刘虹立刻回神,她赶紧蹲下替狗娃做检查,随即松了一口气:

“孩子没事,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真、真的没事了?”狗娃奶奶还是有些不能相信,刚刚……狗娃都没气了……

被路繁花折腾了一番,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还什么事都没有?

刘虹笑了笑,柔声安抚道:

“阿婆,您放心。刚刚的抢救做得很及时,方法也很准确,狗娃已经没事了,回去喝碗姜汤压压惊就行了。”

抢救?

路繁花刚刚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救狗娃?

不是故意糟践他?

狗娃奶奶下意识地看向路繁花,却发现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那个……刘医生,我问你啊,这……亲嘴儿也是救人吗?”

她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她活了几十岁从来没有听说过亲嘴儿也能救人的。

刘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着解释道:

“那叫‘人工呼吸’,简单来理解就是给人‘渡气’。”

“那……捶胸呢?”

“捶胸?是‘心跳复苏’吧?这人的心要是不跳了,人也就没救了。‘心跳复苏’就是借助外力帮助心脏恢复跳动,也是救人的方法。”

狗娃奶奶听得一阵愣神,虽然有些词她听不懂,但她却明白了一个意思,那就是:

路繁花对狗娃做的那些,真的都是在救人!

她错怪她了……

想到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狗娃奶奶心里顿时一阵愧疚,随后想到了什么,表情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另一边,路繁花正背着背篓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她感觉到一股不对劲,好像……有人在跟踪她!

她停下脚步,蹲下来假装清理自己鞋面上的泥土,趁机扫了眼自己的身后。

果然看到一道黑影快速地从自己的身后一闪而过,躲进了路旁的一棵树后面。

路繁花装作没有发现地站起身,继续往前走,面色却冷凝下来。

是谁在跟踪她?

和刘二林口中提到的那个“幕后黑手”有没有什么干系?

正想着,身后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虽然声音很细微,但是拥有异能之后,她的五感要比普通人敏锐得多,她一下就听到了那逐渐靠近的声音。

呵——

路繁花勾了勾唇,无声冷嗤。

既然人家都主动送上门来了,她总要给人家一点机会,要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很不近人情?

她故意往人少的小道上走去,引对方上钩。

果然,她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脚步一顿,然后跟了上来……

就在她马上将要看清楚对方是谁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叫住了她:

“路繁花!”

路繁花一愣,猛地转过身去,却只看到了一片一闪而过的衣角。

跟踪她的人已经离开了……

看来,这次机会错过了。

可惜了……

她心想着,循声望去,只见陈默正推着轮椅朝她的方向而来。

她还没开口,对方已经先开了口:

“你没事吧?”

“没……”事啊……

路繁花刚想回答,陈默却已经再次开口:

“你的手怎么了?”

她一愣,这才留意到自己手上的纱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血染得殷红。

大概是刚刚救狗娃的时候不小心让手上的伤口裂开了吧……

她无所谓地甩了甩手:“没事。”

连心脏被穿了个大窟窿她都熬过来了,这么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陈默面色沉了沉,流了这么多血,她完全不在意吗?

明明以前是那么娇滴滴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这么不拿自己当一回事?

“去卫生站。”他皱着眉,语气冰冷。

路繁花一怔,他这是……生气了吗?

为什么?

她张了张嘴,但看着陈默那张与“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儿后,她改了口:

“额,那你先把东西拿回去,我去卫生站……”

她将背篓取下来交给陈默,打算自己去卫生站。

陈默却跟了上来:“我跟你一起去。”

路繁花有点意外,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一向寡言少语的陈默,一路上几番欲言又止。

两人一同到了卫生站,刘虹背着药箱也才刚回来,见到两人一愣:

“你们这是……”

“我来换药。”路繁花抬了抬手,让刘虹看到自己手上的伤口。

“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刘虹赶紧把门打开,“你们先坐,我去拿药。”她说着,直接匆匆进入了内室。

路繁花在长椅上坐下,也不等刘虹回来便自己拆了纱布。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第一次看清楚自己手指上的伤。

真的是血肉模糊,甚至好几根手指的指甲壳都裂了,乱七八糟地插在手指上。

陈默看得皱起了眉,却见路繁花好像没事人一样,似乎还看得津津有味,仿佛受伤的不是她自己。

“不痛?”他忍不住问出了声。

“痛啊。”路繁花毫不犹豫道。

她又不是一个死人,怎么会不痛?

陈默:“……”

痛,还这副表情?

路繁花无所谓地挑了挑眉:“习惯了。”

虽然她不曾挨饿受冻,但在战斗中受伤却是家常便饭。

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疼痛。

陈默却不知道眼前的路繁花早已经换了一个灵魂,听她这样说,只以为她以前经常被人欺负,甚至殴打……

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

最新小说: 兼职漫画家 怪盗翻车指南 我的1995小农庄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冒牌天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