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与人私奔(1 / 1)

第20章与人私奔

坐在炉灶前烧水的陈默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他不能明白,明明路繁花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刚醒来的时候,她连他的身份都不确定。

这不过才过了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就能够这么自然地对他说出那么……那么露骨的话……

难道只因为他是她的丈夫?

所以她就可以这样毫无顾忌?

还是说……今天不管是谁站在她的面前,她都能说出那种话?

陈默突然想起了村里那些关于路繁花的“传闻”。

在两人还没有结婚前,路繁花在村子里就很有名,一个是她极负盛名的容貌,还有一个是与其美貌绝然相反的臭名——其中被议论得最多的便是“水性杨花”一词……

对于这些传闻,他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情”……他被迫娶了她……

那些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才变得和他息息相关。

他也不是不知道,村里的人都在背后悄悄议论他是“绿帽王”。

只是,他并不在意。

娶路繁花,是责任,是义务。

对他而言,无非就是家里多了一张嘴,多添了一副碗筷。

他可以照顾她,却从来没有真正将她当成自己的妻子。

甚至,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妻子”这个词和路繁花联系起来。

只要没有被人抓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他都不会计较。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在意了。

如果刚刚面对的人不是他,她是不是也能够这样随便地说出那样轻浮的话?

如果当时在医院醒来,她见到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告诉她,他是她的丈夫。

她是不是也会像对他一样地,对待别的男人?

难道……她真的像村里人说的那样,天性放.荡?

是了,他怎么就忘了呢?

如果她不是天性放.荡,又怎么会与人私奔?

别人不知道,他却知道得清楚!

她路繁花是货真价实地与人私奔了!

虽然他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抛下她不管,她又怎么会身受重伤被人送去医院。

但他曾见过她偷偷与一个神秘男人见面。

虽然他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的容貌,两人当时的动作也没有太亲密,但言词间的暧.昧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想到这里,陈默的双眸顿时阴沉沉得宛若一湾黑水!

“阿嚏——”

正在屋里收拾换洗衣物的路繁花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皱着眉揉了揉鼻子,该不会……昨晚淋了点雨就感冒了吧?

这娇弱的身子……

她只觉满心嫌弃。

等陈默进来通知水烧好了,她立刻拎着热水进了房间。

他们住的侧屋是没有澡房的。

在主屋的后头,茅厕的旁边,倒是有一间澡房。

但与其去那里,路繁花更愿意在自己房间里洗。

结婚后,陈默将原本只有一间的卧室用竹排隔成了两个小间,又在房间的另外一侧多开了一扇小门。

她单独住在后面这半间小间里。

爱国住在前头。

偶尔陈默放假回来,都是和爱国一起睡的。

所以,这间房间算是她一个人的。

路繁花调好了热水,脱了衣服,就躺进了澡盆里。

不过,为了顾及脚上的伤,她并没有把脚放进盆了,而是搭在盆沿上。

虽然条件简陋了点,澡盆也小了点,但这确实路繁花来到这个世界后真正意义上泡的第一个澡。

一个小小的澡盆愣是被她泡出了浴缸的味道。

加上天气又热,水也不会凉得这么快,她竟窝在澡盆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在路繁花进房间后,陈默也打了热水叫爱国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只是,爱国都洗完半天了,却始终不见路繁花从房间里出来。

他不禁皱了皱眉。

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晕在里面了吧?

陈默突然想起了,昨晚在山上找到路繁花时的画面……

她当时一身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到处都是泥污,甚至还能隐隐约约渐渐血色的痕迹……

她自己却仿佛没有察觉一般。

当她将爱国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她甚至扬起了一抹笑。

明明那个时候夜晚一片漆黑,火把的光也不甚亮敞,可她那一抹笑容却不知道为什么深深地印刻进了他的脑海里……

那种……好像终于安心下来,可以放心离开般的笑……

陈默心中一紧,立刻来到路繁花的门前:

“路繁花,你……”没事吧……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陈默就被眼前的画面怔得呆愣在了原地。

他连自己想要做什么都忘了,满脑子都只有白.花.花的一片……

最新小说: 恣睢之臣 八零小确幸 捉鬼龙王林天佑 天庭临时工 天龙殿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小狼狗饲养计划 娱乐:从向往开始的娱乐人生 锦屏春暖 从向往开始综艺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