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初现怀疑(1 / 1)

第11章初现怀疑

众人一惊,慌张地看向陈默:

“咋、咋办?”

还是苗树人沉稳,反应快:

“快,赶紧把人送去卫生站。”

他瞄了众人一圈,把手里提着的煤油灯交给了一旁的人:

“还是我来背吧。”

跟来找人的都是一些年轻小伙子,多少有些不方便。

他女儿凤飞都和路繁花一样大了,还是他来背人比较合适。

他背起昏迷的路繁花,一行人调头下了山……

路繁花再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卫生站里头了。

她望着四周略显陌生的环境,有片刻恍惚。

这里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对了,爱国呢?

她记得自己昏迷前看见陈默了,也确实将爱国安全交到他手中了,他现在在哪里?

路繁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正要下床找人,却被一只手摁住:

“你身上有伤,不要乱动。”

她转头看去,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名年轻女子,女子剪着齐耳短发,容貌虽不算好看,但也还算清秀。

只是面容稍稍有些陌生。

路繁花认真地想了想,这才从脑海里提取出眼前人的信息——刘虹,是卫生站的医生。

她心头一松,既然自己被送到了卫生站里,那就说明爱国肯定也得救了。

“爱国呢,他现在怎么样了?”她问。

刘虹笑了笑,对于她这个臭名昭著的“坏女人”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排斥,只声音轻柔地道:

“你放心,他已经没事了,默子正在隔壁陪着他。”

她的话音刚落,刘虹身后的布帘子就被人撩了起来,陈默推着轮椅从隔壁穿了过来。

路繁花这才注意到,隔壁还有一张病床,两张床之间只隔了一道布帘子。

如果没有猜错,隔壁床上睡的应该就是爱国了。

在这个年代,这样简陋的医疗环境算是很普遍了。

刘虹见陈默过来,主动起身退了出去,把狭窄的空间留给了他们小俩口。

两人却谁都没有开口,一时间整个病房里静悄悄的。

好半响,陈默才动了动嘴,挤出两个字:“谢谢……”

此刻见到路繁花,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当他们把人送到卫生站的时候,他才知道,路繁花的情况远比他所以为的还要糟糕。

不但浑身狼狈,双手的十指更是一片血肉模糊,连鞋子都破了,大拇指指头也是血迹斑斑。

听刘虹检查后说,她身上也是大大小小都是伤,尤其是后背上,有巴掌那么大一块淤青,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的。

幸亏没有伤到骨头,否则……只怕又要在床上躺上好几个月了。

爱国说,他们摔进了坑里,是她背着他爬上来的。

她身上那些伤也就得到了解释。

为什么背上会有淤青?肯定是摔下去的时候被撞的。

而手指和脚趾上的伤,都是为了爬上来的时候弄的。

在他的印象里,路繁花很娇气,什么都不会做,也受不得一点点苦,对爱国更是坏到了极点!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为了救爱国,把自己伤成这样……

尤其……那之前他还对她那样冷漠,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路上……

路繁花笑了笑,显得不甚在意:

“爱国是你的儿子,我救他是应该的。”

她说得坦然赤诚,陈默的耳根却有些发烫。

他只觉得……她的话太过大胆直接了些……

却不知道,是他误会了。

路繁花的原意是,他是她的救命恩人,爱国是他的儿子,她救爱国是报恩。

但陈默却误会成了……委婉地表白……

他握了下拳,别开了视线,语气略显生石更:

“……你好好休息,爱国已经没事了。”

路繁花点头:“嗯,那你快过去陪他吧。”

现在的爱国十分没有安全感,大概……只有陈默这个当爹的才能够让他安心。

陈默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转身回了爱国的隔间。

看着病床上爱国睡得极为不安稳的小脸蛋儿,他的眸色陡然沉了下来。

一开始他看到爱国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时,只以为他和路繁花一样,是掉进坑里时不小心弄的。

但医生却告诉他,他身上的伤不是撞伤,到更像是被人用棍棒打的。

以前,他放假回家时,曾经撞见过路繁花殴打爱国。

从那之后,他再也不放心将爱国交给路繁花,便重新将爱国交给了爹和那个女人照顾。

毕竟在他和路繁花结婚前,一直都是他们照顾爱国的,也没有出过什么岔子。

可……

之前路繁花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爱国身上的伤却是新伤……那么,他身上那些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突然离家出走,真的是像那个女人说的那样,因为害怕路繁花,所以听说她回来了就跑走了吗?

这样的怀疑……突然出现在陈默的脑海里……

最新小说: 穿成偏执病美人的情敌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人在乡村,医名远播 穿进古早虐文里当妈粉 冒牌天师 女神们都想租借我 我的1995小农庄 前朝后宫都是修罗场(女尊) 病美人替身不干了 顽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