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离婚!(1 / 1)

第7章离婚!

众人心里一片唏嘘。

没想到啊,平常陈婶子看着特热情好相处的一个人,对人路繁花却是这样的……

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就哗啦甩了人家一耳光,现在还口口声声逼着人家下跪!

当着大伙儿的面,她都这样了,可以想见……平常在家的时候,路繁花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

看来,这人啊,还真是不能只看表面……

众人看了看陈婶子,又看了看她身旁的王寡妇,眼底流露了一些玩味……

王寡妇这会儿是真恨不得自己晕过去了。

最后还是苗树人实在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开口解释:

“陈家婶子,今天这事儿……”

不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红霞就打断了他:

“村长,您放心,今儿这事儿我一定给你们大伙儿一个交代!我绝对不叫繁花坏了我们整个凤凰村的风气!”

她说完,看向一旁的陈默,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长辈姿态就是一通数落:

“默子啊,不是我这个当后娘的要说你,可你看看你干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我老早就跟你说过了,繁花这个媳妇要不得,你偏不听,你看看她把家里整得乌烟瘴气的。

“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答复,你到底同不同她离?”

苗树人皱了皱眉,打断她:“陈婶子,你这话说得太过了!”

哪里有逼着人家小俩口离婚的?

路繁花下意识地看向陈默。

陈默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情却有些起伏。

他从前只觉得路繁花不是个好的,就以为她同他那个后娘是一路的,从不曾认真想过,她在家里过的怎么样。

今天看来……事情似乎远不像他想的那样……

他眸光沉了沉,冷声道:

“婶子,她是我的妻子。”

路繁花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

过去,她从来都不觉得“妻子”这个称谓有多特别,直到此刻从陈默的嘴里说出来,她才发现,这两个字竟如此的温暖,浪漫。

“妻子?默子,你是不是疯了?她都同人私奔了,给你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这种女人,你居然还要?”

张红霞一脸不可置信,心中却忍不住暗恨地咬了咬牙。

这个该死的小贱种!

她都嫁给富贵这么多年了,他却从来不肯喊她一声“娘”,好像无论她做什么,她都替代不了他那个短命鬼娘的位置!

别以为她不知道,陈富贵那个老东西也一直没有忘了那个贱人!

明明那个贱人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尸骨都凉透了!

路繁花眸中寒光一闪,忽然转身扑到陈默身边,趴在他的膝盖上,用一副哀婉脆弱的嗓音道:

“阿默,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为难了。

“可是你也知道,我因为生病失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根本不知道她是咱们的后娘。

“都说‘独头蒜,羊角葱,后娘的巴掌,过堂的风’,我要早知道她是咱们的后娘,我肯定就不顶嘴了。她让我下跪我就下跪,让我磕头我就磕头。

“可是……我不明白,婆婆为什么要这样诋毁我?我明明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她为什么要说我同人私奔了?”

路繁花的话音刚落,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意思?繁花没同人私奔,是生病了,在住院?真的假的?”

“我看是真的吧?刚刚没仔细瞧,现在看看繁花好像是消瘦了不少啊。”

“我也觉得是真的,要不然人家默子怎么会亲自接她回来?哪个男人受得了自己头顶上戴绿帽子?这到底是哪个造的谣啊,造孽哦……”

“那……这陈婶子是怎么回事啊?她是默子的娘,又是繁花的婆婆,她难道不清楚繁花是私奔了,还是在住院?”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感叹了一句:

“哎……到底不是亲生的……”

这话一出,众人看张红霞的眼神纷纷都变了。

是啊,要是亲生的,哪个会这样端着屎盆子往儿子、儿媳的头上扣?

“你们……你们在胡说什么?”张红霞的一张老脸在众人的议论声下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简直比调色盘还精彩。

她内里虽然阴狠,却是个好面子的。

所以才常年在外装出一副热情爽利的样子。

却没想到,今天竟折在了路繁花这个贱蹄子的手里!

这个小贱人,难道是故意的?

不,不会……路繁花就是一个蠢货,她怎么可能这么聪明?

什么都不记得了?

哼!看她以后怎么收拾她!

张红霞狠狠瞪向路繁花,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最新小说: 八零小确幸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恣睢之臣 天庭临时工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小狼狗饲养计划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若春和景明 锦屏春暖 听说我很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