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破绽(1 / 1)

朱由校看到这周奎,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不得不对他有点佩服了。

他也没想到周奎直到现在了,还能够处变不惊。

这周奎显然就是有几分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朱由校来到了张清身边,鼓励的看着他。

“那清泉山上面的道士,除了跟阎鸣泰有所勾连,还有没有跟别的人有什么关系?”

那张清转过脸来, 看一下周奎,用手一指。

“还有这个官人,当时他也来参加了。”

整个朝廷里面,又是一阵骚乱。

然后朱由检的脸上则出现了几分慌张。

他感觉这个事情,越来越往一个不妙的方向发展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 又问道:“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回禀陛下, 小的在房间守门的时候,听过一耳朵,说他是什么信王的老丈人。”

朱由校转个头来看向周奎,眼睛里充满了莫名的神色。

“周奎,事已至此,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说的,

只见这周葵冷笑了一声,大声骂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我和阎鸣泰当时在花满楼里面,见的清泉山道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青玄子。”

“而是另外一个清泉山道人,至于这阎鸣泰为何派人去弄死他,那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你倒是要问阎鸣泰了。”

周奎早就想明白了,这杀手弄死的青玄子,也就是大半个月之前的事情了。

就算是有什么事情,这青玄子的肉都已经开始腐烂了, 就算把尸体挖出来,那也是认不得的。

那阎鸣泰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连忙说道:“没错没错, 我们杀的是另外一个道人,并非是什么青玄子。”

朱由校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两个人。

“朕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个道人的名字叫青玄子,不知道两位,又是如何知道这个名字的呢?”

周奎一窒。

“陛下可不要误会了,只是我们这些人听说过,给那霍维华献药的人,正是青玄子而已,所以才把这个名字说出来了。”

朱由校仰天长笑,“好!说得好!”

说真的,这个事情发展到现在别说我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朱由校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准备呢!

“张清,说说吧,你们从那个道人的尸体上,拿到了什么?”

那张清一听到这话,也振奋了起来。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玉佩。

只见这个玉佩,一看就知道是用上等的美玉雕琢而成,不是寻常之物。

“回禀陛下,本来这阎鸣泰叫我们兄弟两个人,去弄死那个青玄子。”

“还特意交代我们,不要从尸体上拿什么东西,免得过后被人家查出来。”

“可是小的在尸体上,发现了这枚玉佩。”

“一看这玉佩就知道是好东西,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那么好的玉,这是拿回去是能当存家宝的。”

“所以小的一时贪心,就把这个玉佩给拿回来了。”

当这片玉佩拿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文武大臣知道,这周奎和阎鸣泰是死定了。

因为这个玉佩那么特别,青玄子又在清泉山上,挂单的那么长的一段时间。

那么这个玉佩,肯定还有其他人见过。

这足以证明他们杀的人,就是青玄子。

那么如果周奎和阎鸣泰没有参与弑君,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对那青玄子动手?

朱由校居高临下地看着周奎和阎鸣泰,眼睛里面已经不含任何的感情了。

这两个狗东西竟然想杀他,如果不是他穿越过来,他可就真的死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说法?

“事到如今,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说法?”

这个时候,周奎和阎鸣泰已经没有办法再否认了。

阎鸣泰痛哭流涕,连滚带爬,来到了朱由校的身边。

他一边磕着头,一边大声喊道:“陛下,臣知错了,臣知错了,曾愿意以死赎罪。”

“陛下,您就放我儿一条生路吧!”

朱由校直接一脚就把他给踹开了。

“来人了,将这狗东西给我拖开。”

这个时候朱由校又把头转过来,看向了周奎,想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朱由校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一。

他喜欢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被击败者的悲惨。

只见周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很久才把眼睛睁开。

此时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流露出半分的生机。

他十分清楚,朱由校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的家人。

如果是他他是朱由校的话,他肯定会恨不得,将自己家里的鸡蛋,都给摇散黄了,就更不要说人命了。

但是周奎之始终有一个事情,感觉想不明白。

“陛下,这个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老夫算是栽了。”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要杀要剐,那就随你来,老夫绝不二话。”

“只是老夫有一个事情,感觉到十分的不解。”

“老夫自认为这个事情,做得十分缜密,平常人绝对不容易查到老夫身上来。”

“何况我虽然是信王的岳丈,但是我无官无职,参与到这种事情上面来的可能性非常小。”

“而这阎鸣泰直接就是阉党,是陛下你的自己人。”

“按理说,他也不是一个被怀疑的对象,为何陛下你偏偏就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查到了我们身上来?”

这个问题不止周奎感到十分的不能理解,其他的大臣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也十分发懵。

如果是他们的话,就算想得再久,也不太可能想到。

这看似完全没有关联了周奎和阎鸣泰两个人,竟然参与到了这样的大事上面来。

他们急迫的想听听,朱由校有什么说法。

朱由校这个时候,已经回到了他的皇宫座上。

他看见了满朝的大臣,看到了所有大臣求知的眼神。

他也起了几分炫耀的心思。

“没错,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想到你们身上,但是朕留意到了一个很怪异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个破绽,所以导致朕有了一点特别的怀疑,才派了那魏忠贤去查。”

“结果魏忠贤就是通过你们仅有的一个破绽,就查到你们身上。”

大臣们感觉到更加好奇了,他们思前想后,也没发现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漏洞。

“当时,朕醒过来之后,带兵来到皇极殿,想抢回朕的皇位。”

“就在皇极殿的外面,朕见到了一个本来不应该见到的人。”

最新小说: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八零小确幸 恣睢之臣 若春和景明 锦屏春暖 天庭临时工 听说我很穷 驭灵神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