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证人(1 / 1)

这时候阉党其他几个大学士,也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事情了。

内阁黄立极,施凤来,李国普等人,当场站了出来。

“回禀陛下,臣附议!”

“臣附议!”

“老夫认为孙大学士所说的十分有理。”

有了这几个人领头,其他的阉党大臣也都通通站了出来。

还有一些骑墙派,看到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也通通加入到了这个阵营中来。

温体仁又是一阵的头痛。

他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可是那周奎和阎鸣泰万一真的参与弑君了呢?

不!

不可能!

他不可能那么倒霉!

温体仁心里已经开始有点后悔。

他就不应该当这个领头羊,现在肉没吃到,反倒惹到了一身骚。

朱由校看到这一幕,心里无比的痛快。

“来人,把那周奎和阎鸣泰带上来吧!”

负责殿外守卫的锦衣卫千户,马上派了一队锦衣卫,去到东厂的大牢里面提周奎和阎鸣泰。

这周奎和阎鸣泰被锦衣卫,从各自的牢房提了出来。

两个人走出牢房时,看到了朗朗晴空,却心思各异。

阎鸣泰看着旁边的锦衣卫。

“你们这是要把我们带去哪里?”

那名锦衣卫没有回他的话。

旁边的周奎倒是冷笑了一声。

“还能带我们去哪里,当然是要把我们给放的。”

“你不是也收到消息了吗?”

“昨天数百大臣和数千国子监监生,在东华门外为我们请愿。”

“想来陛下,也顶不住衮衮诸公的压力,证明了我们的清白,现在正要放了我们了。”

“哈哈哈哈哈!”

阎鸣泰听到这话,不知想的是什么,神色有点困顿,反倒沉默了起来。

很快,周奎和阎鸣泰就已经发现情况不对了。

锦衣卫竟然是带着他们,往皇极殿的方向走去。

不过,周奎和阎鸣泰很快想明白了。

都知道今天皇极殿那边,正在举行朝会。

朱由校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了他们吗?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不是让朱由校在所有的大臣面前,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那如果不是的话,抓他们过去干什么?

两个人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朱由校把他们提过去,恐怕要是再皇极殿上审问他们。

周奎想到这个,心情就更加舒爽了。

那青玄子已经死了,被他们埋了起来。

所以说,朱由校就算真的抓他们去审讯,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得乖乖放了他。

周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朱由校那挫败的表情了。

算命的曾经说过,他这辈子有当国丈的命。

只是可惜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心愿才能够达成。

当周奎和阎鸣泰带到皇极殿上,所有的文武大臣都看着这两个人。

他们从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有可能做出了,参与弑君那么大的事情。

大家都把头扭过去,瞅了朱由检一眼。

如果到时候这个事情真的确定了,也不知道这朱由检跑不跑得掉。

现在朱由检的脸色,也是一阵变幻。

他心里开始祈祷,这个事情千万不要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就完了。

朱由校看着百官,这神色各异的表情,感觉到有些痛快。

他显然已经成竹在胸了

“现在人已经来了,哪位大臣愿意当这个主审官?”

在场的文武大臣都骚乱了起来。

每个势力都很想当这个主审官。

因为主审官很大程度上,能够改变这一场审讯的走势。

温体仁刚好想自告奋勇,可是那孙承宗已经站出来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孙承宗慢慢已经有点察觉到,恐怕他在这个事情里面,被当成傻子来耍。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一定要要耍他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陛下,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这个主审官让微臣来做,不知可否?”

朱由校面露微笑,这当然是一个最适合的人选。

“其他的各位爱卿,有没有什么意见?”

整个大殿立刻响起了赞同的声音。

“臣以为孙大学士做主审官最好。”

“臣赞同!”

“老臣附议。”

孙承宗本身出自于东林党,同时他又是朱由校亲自提拔的大学士。

更为重要的是,孙承宗为人又十分的公正。

如果是他来当这个主审官的话,其他人还真的没有意见。

其实也找不出比他更适合的人选了。

朱由校特意看向了温体仁,想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温体仁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情愿。

他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他再反对,就显得有几分心虚了。

所以他也只能够站出来。

“臣也附议!”

“好!”

“那就开始吧!”

孙承宗站在周奎和阎鸣泰的前面,神情颇为严肃。神情颇为严肃

“根据东厂得到了消息,你们两个有参与弑君的举动。”

“所以东厂的提督太监魏忠贤,才将你们暂时扣留。”

“不知道你们两个,可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周奎信心满满地站了出来。

虽然他一身的囚服,但是看他那个状态,反倒显得有几分临危不惧。

大臣们都有点赞叹。

就周奎这样光明磊落的伟男子,又怎么可能会做那种大逆不道之事。

“回孙大学士,这个事情是绝对没有的。”

“对于陛下之前所吃的那个仙药,周某也有所耳闻。”

“但是那个所谓仙药,仍是前任兵部左侍郎霍维华所献。”

“老夫与那霍维华向来没有什么来往,又怎么会跟他同流合污?”

周奎这个话说完,大殿内都是赞同的声音。

这周奎可是信王的老丈人,而那霍维华是阉党,对魏忠贤忠心耿耿。

这两个人怎么都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面。

孙承宗感觉到有些无奈,只能把头扭过来看下朱由校。

显然他知道的事情太少,这个主审官他还真的做不了。

只能够朱由校自己亲自出马了。

朱由校冷笑了一声。

“带证人吧!”

片刻之后,大殿外被锦衣卫进来了两人。

一个稍胖,一个高瘦。

两个人都被铁链锁着,神色颇为惶恐。

阎鸣泰看到那两个人,眼珠子瞪得极大,心里荡起了滔天巨浪。

最新小说: 若春和景明 小狼狗饲养计划 八零小确幸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锦屏春暖 天龙殿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天庭临时工 恣睢之臣 捉鬼龙王林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