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仗义执言(1 / 1)

朱由校没有管王体乾与魏忠贤之间的小动作。

骑兵已经有了训练的人选,就是曹文诏和曹变蛟。

可骑兵在他心目中的作用,暂时也还不是最重要的。

对于朱由校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步兵,以及他的炮兵。

但是那曹文诏和曹变蛟两个人,显然不太擅长训练步兵。

他还得需要找出一个擅长训练步兵的将领。

他想了想,又在桌上写了一个条子,扔给了魏忠贤。

“你要吏部连操作一下,把这个人给朕掉进京城来。”

“朕有重任要交给他。”

“还有刚才的事情,不要再让朕发现再有下次,先站起来吧!”

魏忠贤如获至宝地,收起了一张条子。

“谢陛下!”

东华门外的大臣,已经跪了将近两个时辰了。

年纪大一点的大臣,已经摇摇欲坠。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个是刷声望的时候。

便是有一些大臣感觉到再难受,他们也要硬生生的熬住。

这个时候,有一个被太阳给晒懵了的国子监监生陈良海,竟然站起来。

昨天晚上他才去花月楼,消遣了一个晚上。

今天又在这里跪了两个时辰,他早已经顶不住了,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

陈良海指着紫禁城里面,一脸的疯狂。

“昏君!这真的是昏君了!”

“如此下去,百姓官员人人不得安宁。”

“照我这样看,还不如让昏君退位。”

“推贤明的信王上位,才能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在场的文武大臣们听到这个话,当场脸色就变了。

他们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推翻朱由校这个事情。

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

这陈良海的话说明白一点,那就是谋反。

张瑞图可还在天上看着他们呢!

当今的陛下对于敢于谋反的人,那可是绝不手软的。

陈良海的其他同窗,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赶紧就想伸手,将他拉下来。

可是他这个嗓门也太大了,又哪里来得及。

那一边的锦衣卫已经听到了他的喊话,心里大喊一声,“好家伙”。

这简直就是白送上门的功劳。

几个锦衣卫当场就穿过了人群,直接将那名陈良海抓了起来, 就要当场带走。

其他的国子监监生看到这一幕, 也开始疯魔了。

他们竟然开始推搡那几个锦衣卫。

因为人群太多, 那几个锦衣卫的人当众熬了几拳。

看着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那边的锦衣卫同知许显纯,再也顶不住了。

他当场站了出来,一把拔出了手里的绣春刀。

“怎么?你们也想谋反不成?”

“如果谁对锦衣卫出手, 那就等同干跟陈良海同谋,意图谋反。”

许显纯这一番话喊出来, 所有的国子监监生, 都把脖子缩了一缩。

无奈之下, 国子监监生只能转头过来看,向了他们的领头人温体仁。

这温体仁也是暗地里骂了一声,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虽然温体仁也想这样做,但是这种话是能说出来的吗?

这个陈良海就这样闹了一闹, 硬生生的把他们的气势给去了一此三成。

他明白, 这些锦衣卫可不是说笑的。

他们要是在这里跪着, 那倒没什么事情。

那怕他们指着皇宫, 骂朱由校是个昏君。

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倒能够刷一波声望。

可是他们不能够喊出, 要推朱由检上位的事情。

这个就是大忌。

可是问题人不帮也不行,再这样下去他的名声也毁了。

“好了,不要再吵了!”

“我们不要忘记, 我们来到这里是做什么的。”

随后,温体仁指的那个陈良海。

“出言不慎, 必有灾祸。”

“我们来到这里,可从来没有说过要推翻陛下。”

“如今是你自己闯下的祸, 你先跟锦衣卫回去调查清楚,老夫相信你也是无心之失。”

说完之后, 温体仁又转过来,看向在场的国子监监生。

“不过诸位也可以放心,今天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绝对是光明正大的。”

“这个事情过去了,我们也会像陛下,陈述这里面的误会。”

“老夫会为陈良海求情,绝对会让他全须全尾地,从锦衣卫大牢出来。”

温体仁的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国子监监生纷纷喝彩了起来。

“温公真乃治国之良臣!”

“温公正直之士,千古流名!”

“恨不得以温公为恩师矣!”

温体仁又刷了一波声望。

他在场的官员和国子监监生的心目中,就更加高大了。

那陈良海也抬起了胸膛,看着锦衣卫,大声骂道:“我乃国子监的监生,来到这里乃是仗义执言。”

“你们这些奸贼鹰犬,便是要抓我回去,我也丝毫不惧。”

许显纯没有管他那么多,挥了挥手,直接就让锦衣卫把人带走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跪在东华门外的大臣和国子监监生,不仅没有因此而消沉,反到更加振奋了起来。

每个人都把胸膛躺得直直的。

他们死死地盯着皇宫之内。

无论如何,他们今天一定要让那昏君付出代价。

他一定要把那周奎还有兵部侍郎阎鸣泰救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发生了另外一个事情。

这让整个东华门外的大臣,更加振奋了,仿佛已经达到了高潮。

只见内阁大学士徐光启和孙承宗,也来到了东华门外,在领头的位置跪了下来。

那许显纯看到了这一幕, 也是叹了口气。

他走到孙承宗和徐光启的面前。

“两位大学士又何必如此呢?”

“陛下对两位大学士十分看重, 以后必然是要重用的。”

“你们今天在这里跪一跪,岂不平白毁了, 在陛下心目中的印象。”

孙承宗眼神里没有半分后悔,也没有半分畏惧。

“老夫虽然蒙陛下的恩典,方能入阁,成为了内阁大学士,但是我也是一个读书人。”

“老夫的内心里,还装着公道人心。”

“这魏阉率领的东厂,在没有任何缘由的情况下,直接闯进了周奎和阎鸣泰的家里,将这两人及其家眷全部抓走了。”

“这就是苛政。”

“就算老夫要罢官下狱,老夫也要正这个纲纪。”

“请许同知替老夫转告陛下,臣请求陛下将这魏忠贤治罪,不能够让正直之士寒了心。”

最新小说: 小狼狗饲养计划 捉鬼龙王林天佑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恣睢之臣 锦屏春暖 八零小确幸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若春和景明 天龙殿 天庭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