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陛下与狗(1 / 1)

“属下只好找来了两条狗,把那仙药喂给……那狗。”

“一直让它们喝了两天,只见这两条狗果然越喝越开心。”

“两三天过去了,也没有见到那狗有半分异常。”

“不但如此,属下还见那两狗精神爽利,不但晚上不睡觉,连白天也不用睡觉。”

“所以………属下才把这个仙药献给了陛下。”

魏忠贤惊呆了。

“现在那两条狗呢?”

霍维华脖子缩了缩。

“死了。”

“死了?!!”

“过了大半个月,那两条狗就死了。”

“死了你还献药?!!”

“当狗死的时候,属下已经把药献上去了,陛下都吃了半个月了,属下哪敢把这事说出来。”

“何况,属下觉得那两条狗撑不住的,陛下未必也撑不住,说不好陛下已经撑住了呢。”

事情没错了。

朱由校也是这症状。

他没撑住。

一开始朱由校吃这个药的时候,也是感觉到精神异常振奋,浑身舒爽。

当朱由校吃了一两个月药,身上就开始浮肿,慢慢的就不行了。

魏忠贤当场气疯了,他用颤抖的手指指着霍维华。

“陛下跟两条狗,他能一样吗?”

“这狗能做的事情,陛下怎么能做?”

“哦,不!”

“这狗都做不成的事情,你让陛下去做?”

魏忠贤说完这个话,忽然然又感觉到有些不对。

他这个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像骂朱由检狗都不如?

魏忠贤把头拧回来,看向身边的随从。

“谁敢在外面乱嚼舌根子,咱家要他的命。”

旁边的东厂番子和老杨,都像小鸡啄米一样,纷纷点头,表示自己啥都没听到。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霍维华终究还是没忍住哭出了声。

“九千岁,属下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全部交代了。”

“求您饶我一命吧!”

魏忠贤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怎么说也混了那么多年,没有点本事混不到今天这种程度。

“好了,那该问的,咱家这边也问完了。”

“老杨你这边就可以继续做事了。”

霍维华听到这个话大惊失色。

“九千岁,属下知道的,真的已经全部招了。”

“属下没有一点点隐瞒,九千岁明鉴啊!”

魏忠贤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只听到魏忠贤的声音幽幽传来。

“你的话已经说完了,但是老杨头的活总得干完。”

过了一会儿,负责看守牢门的两名东厂番子,就听牢房深处,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那些不是太监的东厂番子,都打了个多少啰嗦,只感觉胯下一凉。

“马贇,立即召集麾下的人马,把那个清泉山给本督团团围住。”

“一定要找到那个青玄子。”

马贇听到这个命令连忙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大量的东厂番子骑着快马离开了京城,直往新泉山的方向去。

而这个时候,孙元化终于赶到了皇宫。

他来到了乾清宫的前面,恭敬地对负责守在乾清宫门口的张桐施了一礼。

“张公公,我有要事,要面见陛下,还请张公公代为通报。”

孙元化的脸上有点激动,又有点着急。

张桐看了他一眼,脸上十分冷淡。

“等一下,陛下在忙。”

孙元化听到这话,就有点不高兴了。

朱由校跟他说过,让他制作火器的事情,都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让他如果有什么进展,或者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可以立刻进皇宫,请求见他。

孙元化觉得自己现在制造出来的东西,已经足以令人感到惊讶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朱由校知道距离之后的惊讶表情。

可是没想到,他第一次来见朱由校,就已经被挡住了。

而此时的朱由检,还真的是在忙着。

此时,曹婕妤正在他面前吞吞吐吐的。

又是过了一刻钟的时间,朱由校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你的父亲和你的堂兄弟。现在已经来到京城吗?”

曹婕妤先是将口中之物,吐到手帕上。

“回禀陛下,臣妾的父亲和堂弟已经来到了。”

“现在正住在陛下所赐的宅子里面,等着陛下你的召见。”

朱由校点了点头。

这个效率倒也还是可以。

过两天吧。

“朕这两天比较忙,过两天朕有空了,就马上见他们。”

“你可以叫他们先做准备。”

其实是曹婕妤也没看出来,朱由校哪里忙了。

无非就是今天这里逛逛,明天那里逛逛,好像他以前没来过这个紫禁城一样。

但是既然朱由校这样说了,那曹婕妤也只能够装聋作哑。

过了一会儿,曹婕妤收拾完毕,从前殿走了出去。

她看到了准备来拜见朱由校的孙元化,心里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一红连忙走了。

孙元化看到那曹婕妤的背影,心里这才了然,明白朱由校到底在忙什么。

这个时候,张桐才进去帮孙元化禀报。

没过一会儿,张桐又走了出来。

“孙侍郎进去吧,陛下要见你。”

孙元化深呼了一口气,这才走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面对有朱由校的时候,始终都感觉到有一份压力。

在仿佛那朱由校的眼睛,能够看穿他的一切。

他来到朱由校面前,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微臣孙元化参见陛下。”

朱由校眼睛都没抬一下。

“有什么事情吗?”

孙元化一听到这句话,脸上马上就是一片激动。

“回禀陛下,您让臣搞的那个栗色火药,臣已经搞出来了。”

“今天臣和老师就在兵工厂试验过了,那炮弹打出去的距离,确实要比平常的火药远了一里多的地。”

“真可谓是大获成功啊!”

朱由校听到这话,稍微提起了一点眼帘,脸上有点不解。

“就为这事?”

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就这点事情,还值得你专门跑进皇宫来,跟朕说一遍?”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拿着朕给你的俸禄在划水?”

“你这和带薪拉屎,岂不是一曲同工之妙?”

孙元化愣住了。

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带薪拉屎。

但他一听到这话,就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最新小说: 锦屏春暖 若春和景明 天庭临时工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强势锁婚:机长老公你好棒! 恣睢之臣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八零小确幸 听说我很穷 小狼狗饲养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