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都市言情 >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 第十五章 要钱?要命?

第十五章 要钱?要命?(1 / 1)

田尔耕出了乾清宫外,看着那魏忠贤,暗地里也是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看到了刚才陛下的表情,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在他看来,这魏公公要有大麻烦了。

“九千岁,陛下让您进去呢!”

魏忠贤听到这句话,低垂的脸上大喜的表情。

他在跪了大半天了,腿都快断了,现在陛下终于肯见他了。

可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田尔耕的样子时,心里瞬间感觉到万分的惊骇。

这田尔耕的鲜血,正从头上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更为惊骇的是,田尔耕手上还拿着一沓宣纸,接着那些流下来的鲜血。

这些鲜血。都快要把那几张宣线给泡透了。

这显然不可能是田尔耕自己摔到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田尔耕被陛下打的。

陛下为什么打着田尔耕?

按理说,田尔耕为陛下送来了十多万两的银子,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可是现在陛下还是打了田尔耕。

那可能有一个,那就是田尔耕没有把差事给办好。

魏忠贤果然是在朱由校面前侍候惯了的老人。

虽然现在朱由校相当于换了一个人,但是他仍然很快就想通了这里面的关键。

当他走进了乾清宫里的时候,连忙跪在地上,开始磕头。

“陛下,奴婢错了!”

“奴婢错了!”

“请陛下的责罚。”

朱由校冷眼旁观,半晌都没有说话。

这魏忠贤心里更加惊慌了。

他的头更用力往地上磕着。

不出一会儿,魏忠贤的额头上,也已经流下了斑斑的血迹。

就在魏忠贤都感觉自己磕头,磕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朱由校终于说话了。

“好了。”

“都是朕身边的老人了,那么多礼做什么。”

魏忠贤:“………”

“不过,既然你说你错了,那你倒是说一下,你错在哪里了?”

魏忠贤这个时候,哪里还不明白。

“老奴让田尔耕贪没了陛下的银两。”

魏忠贤也明白了,这个时候他再说假话,只有死路一条。

“说的倒是不错。”

“那现在你先告诉朕,这一次你们查查张瑞图的府中,到底查抄出了多少银两了。”

魏忠贤叹了口气。

他赌对了。

刚才田尔耕被打,果然是这个事情。

“回禀陛下,老奴不敢隐瞒,这一次锦衣卫查抄张瑞图的府邸,一共超出了三十余万两。”

“这些银两,如今都停在了锦衣卫。”

田尔耕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九千岁是死要钱啊!

朱由校留意到了田尔耕眼神的变化。

他心中瞬间了然。

朱由校眼神死死地盯着魏忠贤,脸上突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魏卿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来人啊,给朕将这九千岁魏忠贤拖出去,乱棍打死。”

朱由校命令一下,瞬间走进来几个太监,就朝着这魏忠贤走去。

太监是陛下的家奴。

魏忠贤也是。

朱由校想让他生,他就生。

想让他死,他就一定会死。

魏忠贤终于知道,朱由校已经不是以前的朱由校了。

现在的陛下,不信任他。

同时,现在的朱由校,比以前来的更加聪慧,更加睿智,也更加有皇帝的威严。

他再一次跪下,声泪俱下。

“陛下,是老奴错了。”

“这一次我们查抄张瑞图的府中,足足超出五十二万余两了。”

“这些脏款,全部都停在了锦衣卫。”

“老奴待会,就叫他们将这些银子全部送进内帑。”

朱由校笑了。

他相信这一次,这魏忠贤说的不是假话。

可是他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是吗?”

“可是朕不这样认为。”

“在朕看来,张瑞图起码有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魏忠贤听到这个话,心里大惊。

他已经明白陛下的意思。

陛下一定要一百五十万两。

可那张瑞图只五十二万银两,剩下的这一百万两哪里来的?

皇帝的意思,就是让他自己拿。

旁边的太监已经来到魏忠贤身边,随时打算把他拉出去。

只需要陛下轻轻挥一挥手,他这个九千岁,就会像一条狗一样被打死。

魏忠贤的冷汗打湿了整个后背。

一百万两。

他有没有?

他有。

但是他要倾家荡产。

说不好,他还要把他住的那座宅子,都给卖出去,才凑得出来。

可是,如果他今天不拿出来,他的小命就难保。

要钱?

要命?

魏忠贤沐浴圣恩,热泪盈眶。

“陛下说的没错!”

“这张瑞图乃是一个大贪特贪的奸贼,他府中足足抄出了一百五十万两银子。”

说着说着,魏忠贤是真的哭了。

他努力半生得来的浮财,今日付之东流了。

“请问陛下给老奴一些时间。”

“半个月之内,老奴一定将他们全部运到皇宫里面。”

朱由校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对魏忠贤无比的满意。

造兵工厂的起步银两有了。

他感动地来到魏忠贤的身边,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大伴说的是哪里话?”

“朕从小长大,一直是你在身边侍候着,你又何必如此逼自己呢!”

“这银两不急,朕再多给你半个月时间。”

“一个月之内把银两,运送到皇宫就可以了。”

魏忠贤心里感叹!

这一百五十两真有意义。

他又从魏卿变成大伴了。

朱由校说着说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松开了魏忠贤的手。

“只是可惜啊!”

“魏卿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你错在了哪里。”

魏忠贤气到发抖。

他全副身家都奉上了,怎么还有错?

他也不愿意再去猜了。

毕竟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陛下,老奴有错,只是老奴毕竟愚顿,还请陛下为老奴指点迷津。”

朱由校挥了挥手,示意那些进来的宦官,先退了下去。

“你说朕这一次升天,到底是天意,还是人祸?”

“到底是被奸人所害,还是朕寿终正寝?”

朱由校这话,就说得有点意思了。

魏忠贤觉得他又懂了。

“陛下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就寿终正寝。”

“陛下必定是被奸人所害,老奴最大的错,就是没有保护好陛下。”

没错,这才是魏忠贤真正犯下最大的错。

他也是直到现在,才转过弯来。

朱由校死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最新小说: 小狼狗饲养计划 捉鬼龙王林天佑 我!鉴宝宗师,开局捡漏大师真迹 恣睢之臣 锦屏春暖 八零小确幸 红楼之林家小福宝 若春和景明 天龙殿 天庭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