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救助白猿(1 / 1)

第7章 救助白猿

“手不行,用嘴试试!”

上官剑雄用手拔刺使不上力,便想用牙齿咬住刺根往外拔,想法不错做起来却很难。

首先他需要克服白猿化脓的脚底发出的刺鼻腥味;其次还要想办法用牙咬住白猿脚底的尖刺。

猿脚掌比他的脸还大,脸凑上去视线完全被遮挡,想在视线不良的情况下咬住刺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极难。

上官剑雄一试果然难极,先是白猿脚底化脓的腥味和老皮散发出的怪味几乎薰得他喘不过气。

他凭着极大的忍耐力抵受住了难闻的气味,然后去找要拔的刺。全身匍匐在地屁股翘高,姿势十分难受且不雅。

更难的是视线受阻眼睛看不见刺的位置,他需要像搜寻母乳的婴儿一样用嘴在白猿脚底搜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准确找到刺根所在,他用牙齿紧紧咬住,心中默数一二三再使尽全身力气用力往外拔。

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他没有勇气再来一次,更没勇气再闻一次白猿脚底难闻的气味。

还好这一次一举功成将白猿脚底的刺拔出扔掉,拔出刺却没看见他所预料的鲜血喷射而出。

将头凑近白猿脚底一看,伤口外流出些许白色粘稠物,上官剑雄猛拍一下脑袋道:“我可真傻,脚肿老高显是已经化脓,我却还想着会喷出血来。”

“听爹说过伤口化脓若不取出脓头,伤势依然会恶化,久而久之会危及生命。”

“白猿伤口的脓头应在脚底心深处,想要徒手取出十分不易,我该怎么办才好?”

“没有工具,徒手又取不出脓头,剩下的唯一可行之法便是用嘴将脓头吸出。”

“罢罢罢!救猿救到底,我就勉为其难,再为它吸一次脓头。”

上官剑雄思量良久,决定为白猿吸出脓头。

打定主意,上官剑雄用手势比划,让白猿克服疼痛行到溪边,他在吸脓头时,好一边吸一边用溪水漱口。

若不漱口,但凭一口气蛮干,他实没把握能忍耐到将脓头全部吸出。

白猿到也听话,从地上爬起,双臂与左腿支撑在地,右腿抬高一瘸一拐走向溪边。

一人一猿到了溪边,上官剑雄找了个离水面三尺高的坎让白猿坐下,他跳到坎下只需微微弯曲身体便能吸白猿脚底的脓,弯下腰又可以捧一捧溪水漱口。

上官剑雄用了一个时辰,边吸边漱口总算将白猿脚底的脓头吸出,又浇水将伤口洗尽。

正准备坐下歇一会儿,白猿又双手比划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上官剑雄顺着它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它指向的是一面山崖,立刻会意白猿是在告诉他那边有治伤的良药。

“你是在告诉我那边有药吗?可我不认识药,就算过去也没用。”上官剑雄无奈的说道。

白猿听懂了他的话,立刻起身,一瘸一拐在前带路。

“你是要带我去帮你采药吗?”上官剑雄问完,白猿使劲点了点头。

上官剑雄顺着它的心意,跟着它往前走,没走多久便到了崖边,白猿用手指着崖壁上一株似兰草的野草,让上官剑雄去采。

那草离地约七八尺高,上官剑雄已有武学根基,早已练过轻功,七八尺的高度难不到他,轻轻一跃便贴着崖壁将草采下交给白猿。

白猿接过塞入口中狂嚼一通吐出递给上官剑雄,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受伤的右脚。

上官剑雄立刻明白白猿是让他将草药敷在伤口上,于是他小心翼翼将草药敷上,又从衣服上撕下一大块布包扎好。

包扎好伤口,白猿突然伸出手臂搂住上官剑雄,突如其来的变故将上官剑雄吓得不轻,以为白猿多日不曾吃饭,要将他当点心吃掉。

他还没来得及求救,白猿的舌头已舔在他脸上,弄了他一脸口水,并无吃他的意思,这才明白白猿是想谢他相助之恩。

“快放开我,你多日不吃东西,我去摘些野果给你吃。”上官剑雄用双手撑住白猿的脸说道。

白猿乖乖放下他,双手打拱作揖表示感谢,上官剑雄十分惊讶。打拱作揖是人类的礼节,白猿居于深山从何处学来,让他十分费解。

惊讶归惊讶,他不能失信于白猿,飞快奔向果树,摘了一堆野果,脱下衣服包了一大包。

回到白猿身边,上官剑雄打开衣服做成的包裹,让白猿拿野果吃。

白猿老实不客气的拿了一个,自己却没吃,而是先递给上官剑雄,它这是借花献佛感谢剑雄救助之德。

“我不饿,你吃。”上官剑雄将野果推回。

白猿摇摇头又将将野果递过来,看它的意思像是想说恩人不吃,我也不吃。

上官剑雄拗它不过,接过野果咬了一口,白猿见他吃了才兴高采烈拿了两个野果往嘴里塞。

上官剑雄看它吃得开心,暗自感慨:“白猿虽是禽兽,却极通人性,不知比塞北三煞那几个恶人好上多少倍。”

想到塞北三煞,又忍不住想到了惨死的双亲与姐姐,一时悲从中来,手中的野果再吃不下,不争气的眼泪噗刷刷流了下来。

白猿见他泪流不止,放下刚拿起准备吃的野果,以手撑地将身体挪近一些,再用手轻拍上官剑雄后背以示安慰。

上官剑雄这几日连遭变故,亲人尽失,加之年纪尚小,突然得到安慰更是悲从中来哭得更加放肆。

竟忘了安慰他的是一只白猿,头不自觉的枕在白猿腿上尽情抽泣,也不哭了多久,他有些累了枕着白猿的腿沉沉睡去。

待他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初升的旭日照进谷地,映红了半边山崖,上官剑雄睁开眼见自己枕在白猿腿上很是尴尬赶紧坐直身体。

他刚坐好,白猿便递上一个他昨天摘的野果,上官剑雄实在饿得慌,接过之后狼吞虎咽吃下肚。

刚吃完,白猿又递过来一个,他再次接过吃完,等着白猿再递,没能等到。偏头一看,铺在地上的衣服里已没有野果,他刚吃的是仅剩的两个。

歉然道:“你还没吃吧!”

白猿先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似乎是在说它没吃,但不饿。

“你歇会,我去摘野果。”

白猿体格庞大消耗甚巨,又几天没吃东西岂能不饿,示意不饿是为安慰他,这一点上官剑雄年纪虽不大,却也心知肚明。

??谢谢是苏芋圆啊逍遥大师的投票,谢谢您的支持。求票、求赞、求评论、求收藏!谢谢!

?

????

(本章完)

最新小说: 非凡人生 酸梅 始皇大寿,送长生不老药一份 混沌雷修 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 仙家有田 我可以爆修为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列表 我杨过誓不断臂 天龙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