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七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的遂心如意 > 第十七章 初阳

第十七章 初阳(1 / 1)

缓缓来到崔饶东的身前,看着这个仰面朝向天空的清瘦男人,刘胤心里好不是滋味。

他还没死,但也只是吊着最后一口气,或许这口气,为的就是等刘胤走到他身旁。

当刘胤的脸庞映入眼帘,那苍白僵硬的脸皮勉强扯动,嘴角咧开,无神的眼珠里出现了一丝光彩。

“丰之,抱歉,我食言了,之前没有去看你们。”

若有若无的虚弱声音传入耳朵里:“不...晚...凤...阳...兄...谢...谢你...”

此时刘胤只觉得有什么卡在自己胸膛里似的,十分闷得慌。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他知道这个男人没有时间了,所以他决定问一些有意义的,想来想去,他只问了三个字:

“值得吗?”

“...愿...做...六...君...子...”

刘胤懂了。

然后他扬起脸,看着阴沉沉的天幕,让雨水落在眼窝里打转,而后又低下头,对自己这位即将远行的朋友道:“我猜,你此时此刻,一定很想念这句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谢...谢。”

说完这两个模糊不清,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吐出的字后,这个清瘦男人的胸口就此缓缓陷了下去,再不见起伏。

他的眼是闭上的,脸是带着笑的。

刘胤把这个朋友扛起来,放到了自己肩上。

崔丰之,或者说他这样的人,不应该留在这里。

与此同时,一道道尖锐刺耳的警哨声在附近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快速接近。

租界里发生枪战,这是对租界政府的挑衅,洋人们不会允许警务处花着纳税人的钱却维护不了纳税人的人身安全。

当大批的持枪巡警赶到现场时,除了发现一地尸体和弹壳之外,再无其他。

...

酉时

所属于青帮财产下的一座大院,内堂中,一个个浑身散发着精悍气息的汉子们呈两排,分别立于内堂的左右两侧。

他们面无表情,沉默无声,就像固定的雕塑,带给堂中跪在地上的一个男子极大的心理压力。

男人老实跪着,低着头,额前不断有汗水滴落打湿膝前地板,喉咙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剪子帮?”

里面的一张太师椅上,传来了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

“是,是,那人,那人是这么说的。”

终于听见这位帮中辈分最高的老人开口问话了,男人连忙回答道,只不过因神情紧张而有些结巴。

“不,不能是,虽然咱们青门与他们历来有纷争,但那也要看在什么事上。朝廷上下来的旨意,租界外也闹得那么大,他吴瀚龙那小子敢在此事上做文章?谅他还没那个胆子。”

苍老的声音继续传出来,对此给予否认。

男人立即抬起头,顺着话茬往上说:“师祖,您的意思是说,此事有蹊跷?是有人嫁祸他们,想挑起咱青帮和剪子帮之间的争斗?”

“现在人也跑了,差也办砸了,你说是,还是不是?”

此言一出,男人的瞳孔微微一缩,额上的汗水更加密集。

他听出来了,老头子不仅要甩锅剪子帮,让官府找剪子帮的麻烦,从而为青帮攫取利益,还要追究他的罪责!

“师祖!看在徒曾孙替帮里劳苦多年的份上,您就,您就饶了我吧!”

男人悲泣叫着,然后便一个劲地磕头,把额头磕破流出鲜血还不停下。

“唉~,就是因为你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不然你还能跪在这儿说话?但,家法无情呐!老夫岂能因一己之私坏了我青门规矩?不过呢,你放心,官府那边还要你去说道,会给你留一命的。”

男人的一颗心已经彻底沉入谷底,脸色变得极为苍白。

但即便如此,他仍要高声赞颂道:“谢师祖开恩,谢师祖开恩!”

“好啦,好啦,下去吧。”

话音方落,两侧便各自走出一个汉子,一人抻着男人一条手臂,把他拖了出去。

不久,院子里便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

亥时,剪会总堂

大堂里虽未有洋人的电灯,却放满了煤油灯,所以也算灯火通明。

宽敞的堂内两侧各有四张椅子,共八张,椅子后的墙壁上分别贴着“忠、孝、仁、义、礼、智、信”八幅大字,有一张椅子后没有字。

这八张椅子上,现在全坐着人,是八个神情各异的男子。

他们虽然皆有所思,但目光却全部都在正中间的首座上。

穿着一身锦褂的吴瀚龙此时正襟危坐,老脸严肃,一改往日的淡然,他望着帮里的这八位骨干,低沉道:“都说说吧,你们怎么看?”

话音方落,那“礼”字位坐着的矮个青年便立即叫道:“义父,这是栽赃,这是污蔑!青帮一口咬定救走贼党的人和咱们有关,但咱可不能背这个锅啊!”

他一说完,“仁”字位的那个一脸凶相的大块头也开口了:“是啊,我还说我是青帮的人呢,谁信啊?哈哈...就说这空口白牙把屎盆子往咱头上扣,咱凭什么接?”

“信”字位坐着的男人一边用茶盖拨弄茶碗里的叶子,一边慢悠悠地接上话道:“在申海,是个人都知道租界里是那帮子青皮的地盘,这次他们估计也是接了官府的活儿,却给搞砸了,所以推责任到咱们头上,不会有人信的。”

听他们三个说完,吴瀚龙又扫了一眼其他人,见他们没动静,便点名道:“师爷,你怎么看?”

后面唯一没有字的那张椅子,就是师爷的。

戴着瓜皮帽和圆框眼镜,留着山羊胡的男人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然后折扇敲在掌心中,分析开口道:“会长,现在我们有两个难处。”

“嗯,愿闻其详。”

吴瀚龙对此君还是有些礼遇的,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师爷眯起眸子,继续道:

“松江府里面的那些位,估计是谁也不想揽这个罪责,所以就借青帮说的由头想拿我们当替罪羊,这是其一。

青帮也想趁着这个机会从我们身上咬下块肉来,甚至一口吞下我们,这是其二。

眼下要想破局也有两个应策,一是破财免灾笼络住官老爷们,二是严防死守青帮的发难。

只要拖下去,时间一长,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待师爷把话说完,吴瀚龙的脸色好看了许多,赞道:“好,好,还是师爷深知我心,深知我虑呐。”

见几对目光扫过来,师爷微微一笑,低下了眸子。

吴瀚龙开始吩咐,对信字堂堂主吕虎道:“阿虎,破财这件事,就要你亲自出马点账挑选了。”

“请会长您放心。”

成熟稳重的中年人点点头回道。

“人杰,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那边没问题吧?”

吴瀚龙又转过头看向忠字堂堂主吴人杰。

吴人杰是他唯一的亲儿子,忠字堂也是剪子帮七个堂口里唯一不涉及任何生意或杂事,只负责操练打手的堂口。

吴人杰下巴微微一抬,眼神里略显傲气,道:“爹,你要信我。”

“好,其他人各司其职,但也要防备留心,万万不能教人趁这段时间内给钻了空子,有事情立即向我禀报。”

“是。”...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灯火通明的大堂内只剩下了吴瀚龙自己。

他原本挺拔的身板缓缓靠到了座背上,眸子里一片阴沉。

他盯向梁顶,自语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谋害老夫?你,乃至你们,到底存着什么阴谋?”

有官府里的大人物亲口确认这件事,证明此事的真相与严重性,他自然不会怀疑青帮的人在编造谣言诬告。

只是他想不明白,那敢与朝廷作对救走贼党的人,应该是贼党的同伙吧?却为何要自称是帮会中人?

自称帮会中人也无碍,没人能管得了他的嘴,可他为何偏偏宣称属于自己剪子帮的人?

以至于给他惹来这般麻烦,叫他现在十分头痛。

“老夫对那帮子乱党们向来是敬而远之,没有任何瓜葛和恩怨,他们救人便救人,平白无故地陷害老夫作甚?”

“不对,这其中必有缘由在!”

老头纵横江湖多年,敏锐的感知到,那人栽赃陷害剪子帮,一定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是假冒乱党之人呢?目的其实就是为了陷害老夫?让老夫想想,哪家势力有这个可能,老夫最近又得罪了什么人...’

他一面用那只带着玉扳指的手掌轻轻拍着扶手,一面陷入沉思当中。

“嘶——,难道...是他?”

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吴瀚龙的一张老脸上却浮现出诧异之色。

‘可就算那个小瘪三有本事杀得了阿力,他也不敢掺和进这种事里吧?这可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漩涡,扯进去就是尸骨无存呐,他有那个胆子吗?嗯,再想想,再让老夫想想还有谁...’

...

寅时,公共租界公墓

“在早些时有人看着,实在不好办,你不会嫌晚了吧?”

一座墓前,刘胤盘膝坐着,给自己倒了一盅酒,也给自己身前的小酒盅里倒了一盅。

一盅酒下肚后,他继续道:“也别嫌这碑都是洋文,毕竟这本来就是人家的窝,咱有个地方住偷着乐就行了,没必要明目张胆的。”

再给自己倒了一盅,他抬起头道:“对,我说错了,这本来就是咱们的地盘,自罚一杯!”

仰头一饮,又倒一盅,把手里的酒盅向前一敬,随后道:“你说原来这里的倒霉蛋啊?我寻思着龙王爷也想瞧瞧洋人长啥样子,就把他送过去了,你瞧,他这都不在这住了,你还担心个毛线?”

喝完后,伸出手一把撕掉墓碑上的照片,不屑道:“呵,洋枪队?一群没少做恶的东西,而且长得是真几把丑。”

一盅又一盅,直到他把一瓶酒都喝完,这才把酒盅拾进兜里,拎着空酒瓶子站起身。

“死人有死人的事,活人有活人的事,我还要回去盘点我的战利品呢,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说完,转身就欲离开。

而也不知是他醉了,还是他耳朵里出现了幻听,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歪了歪脑袋。

身影停顿几秒后,继续前进融入夜色。

空气中给留下最后一句话:“他们?我上哪知道去,但估计他们会有回来的那一天。”

...

“我们会有回去的那一天。”

渔船的甲板上,杜新武拍着熙志平的肩膀安慰道。

“我相信。”

熙志平点点头,他一夜未眠,内心到现在也没有平静。

“洪兄既然为我们断后,那他就一定有把握全身而退,而且我相信他会把丰之的尸首埋葬好的。”

正是因为要接自己,所以崔饶东与熙志平二人才会去申海,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或许是出于心中的愧疚和自责,杜新武说出这话时垂下了脸庞。

经他提醒,熙志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背影,但他总觉得洪六兄弟的背影很眼熟,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具体却记不起来了。

摇了摇头,熙志平不去想,而是看向了远方,他招呼道:“杜先生,你看。”

此时正是卯时,破晓的光辉洒满波涛,一轮赤红的旭阳自海上升起。

海上生初阳!

这等景色常人罕有能目睹,但在两人眼中,却寓意着很多东西。

杜新武觉得,这次离开中土,前往和国面见那位先生,一定会给迷茫的他带来指引,就像这即将升起的太阳一样,永恒不失方向!

熙志平以为,旭日东升挥洒光明、驱散黑暗照亮八方,正代表着他们的革新事业会一往无前,必然成功!

“丰之兄,你放心吧,革新一定会成功,等到了那一天,我会亲自告诉你。而你的精神,我们也会永远铭记!”

最新小说: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 破阵录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