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如意(1 / 1)

“这是...金手指?!”

觉醒了宿慧,两世记忆相融,对于这个词汇,刘胤基本上是脱口而出,第一时间想到的合理解释也是这个。

“难不成,这就是我觉醒了前世记忆的原因?”

他更是联想到了这一点。

“嗯,很有这个可能,两者之间存在着联系, 可能觉醒记忆就是一个先决条件,然后勾动金手指出现。不然,我手腕上的这块胎记二十多年都没动静,为何偏偏就在同一天彰显神异?”

他开始愈发笃定。

而后,心神落到脑海中的如意上,自然而然的,他本能的就明白了这玉如意的作用:

————————

如意寻宝,指点迷津。

每逢亮起,必有缘由。

心想神思,方位呈现。

去与不去,自行决断。

————————

就这么点信息,但却简洁明了,功效及如何使用,交代的非常清楚。

当然,这也可能是如意仅想给出的。

‘如意?寻宝?妙哉。’

刘胤脸上浮现出喜色,心中不仅没有什么阴谋论,反而极为期待。

这些年的经历和锤炼早已让他性格稳重、多谋善断,他以为, 人若没有价值,那才是最悲哀的。

与其恶意去揣测, 不如接受现实。

至少能证明, 自己是有价值的。

“让我试试...”

他尝试着再闭上眼, 却发现脑海中的如意已经消失不见。

但只要一想,心中就隐隐有一个方位,本能的知道“宝物”在什么方向,距离他有多远。

而这如意第一次给他指明的宝物所在,距离他没多远!

“好啊,这就相当于自动导航了。”

睁开眼后,他击掌赞道,喜不自胜。

旋即把行李箱提起来,打算现在就按照脑海中如意给出的方位去寻找一下瞧瞧,同时办另一件事。

但想了想,觉得拎着箱子出去也不妥,便把箱子放下打开,取了其中几件最为重要的东西贴身收着,然后把箱子塞入床底,随后出门下楼。

...

申海,原本只是松江府治下的一座小县城。

后来随着朝廷屡次对外战争失败而签下的种种屈辱条约,申海也同其他一些城市一样开埠通商, 由此变得繁华起来。

至今,这座城市逾有百万人!

刘胤所入住的这家小旅社虽不在租界内,但也是紧挨着公共租界一条街上的门面。

因此, 街上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攘攘,鳞次栉比的店铺、店面是一家挨着一家,条幅牌匾上写什么的都有,一幅好不热闹的喧嚣景象。

“卖报,卖报!鄂人侵占我辽地至今未还,朝廷再遣杨大人远赴鄂普斯谈判!”

“卖报,卖报!和国驻申海领事呼吁,鄂普斯野心昭然若揭,昨日江东惨案犹在眼前!”

“卖报卖报...”

报童在人流中穿梭,不停挥舞着报纸,高声呐喊。

刘胤只觉得心头一揪,这稚嫩的声音此刻听起来竟然是那样的刺耳!

他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低语:“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但为何这叶子上的纹络却如此相似...”

目光环视,行人来往,一切照旧。

报童的声音没有激起任何波澜,一张张面孔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是麻木吗?也或许是失望。

倒是他自己,因脑袋后没有辫子,一身洋装,俨然一幅二洋人的形象十分扎眼,惹得人们对他指指点点。

对此他也很是无奈,只能抓紧离开人多的地方。

被人瞧无所谓,招来巡逻兵丁的盘问就不好了。

虽然被抓了也不怕,能顺势揭露留学归来这一身份,但现在他还有要事,觉得不是时候。

很快他便来到了公共租界内。

相比之租界之外,租界里则更加繁华,宽敞的马路、驰行的汽车、一座座花园洋楼,种种所见都更加贴近刘胤记忆中的那个世界。

而现在,他这一身穿着打扮就不再显得扎眼了,也没人多看他。

...

面对刘胤的询问,这个蛊格兰人耸耸肩道:“罗兰路最多只有86号,没有你说的404号。”

“什么?”

刘胤一愣,脸色微变。

申海公共租界,罗兰路404号,这是叔叔每次给他寄信所填写的地址,他牢牢记在脑子里,绝对没有错。

见他不信的样子,蛊格兰人再次道:“是的,就是这样。”

“没有...”

刘胤低喃一声,对此有些怀疑。

难道是面前这洋人想戏耍他?

他往坏处想,眼中疑虑加重。

“伙计,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勇敢,剪掉了辫子,你难道不怕你们的官府把你抓起来吗?”

蛊格兰人对于他与自己那些同胞完全不一样的发型非常好奇,在申海夏人中会蛊格兰语的不在少数,那些买办比比皆是,但敢不留辫子的买办,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吧,谢谢你。”

他不想与这人在其他话题上多聊,告了一声谢后便离开。

之后他又找了不少人询问,却都和之前那个洋人说的一样。

最终他去了罗兰路,一栋建筑一栋建筑的查数,发现正如所有人告知他的那样,罗兰路的尽头是86号,一家售卖百货的店铺。

“这就有意思了...”

自店铺中买了一顶礼帽戴在头上后,刘胤双手插兜,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事实上,他已经猜到了一个可能。

他叔叔是一个多么警惕的人,怎么会留下这样的尾巴?

虽然两人间的书信来往十分隐秘,但也要进行中途传递,这怎么说都属于留有痕迹。

对于他那样谨慎缜密的人来说,破绽再小也是破绽。

或许,这本就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地址。

“那么,这处地址并不存在,我又该通过什么方法找到他的踪迹呢?”

他摸着下巴,感觉毫无头绪。

‘只有找同门兄弟这一条路了,或许他们会有线索和情报,也或许他們正在等着我的到来。不过也不急,偌大申海,想要找到他们的藏身所在也要看运气,还是先根据‘如意’所指点的方向去寻宝吧。’

一边想着,刘胤一边向着脑海中指明的方向而去。

离开租界,他压低头上的帽子,快步疾行,串了几条街后,终于在一间饭馆的门口前停了下来。

“竟然...”

一抬头,他的眸中闪过饶有兴趣之色。

未曾想,如意给他指明的方向竟然是这里!

饭馆的牌匾下悬着的一只灯笼,看起来极为普通。

但灯笼的形状、样式、悬挂方式,常人视之看不出来门道,唯有悉知暗语的人,才能明白那代表的含义。

正是:

洪灯照斗是洪天,高溪庙内招兄贤。

忠心义气公侯位,奸恶之人斩灭先!

“这可好了,两件事能成一件事了。”

他笑着走进了饭馆。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